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三十九章 山沟里的记者会
    山村从鸡鸣狗吠中醒来,记者们一夜好睡,起床洗漱,意外发现早点终于不再是土豆开会,小米熬成的稀粥,配上清脆可口的咸菜,也有野菜包子和馒头,更惊喜的是居然还有水煮蛋……

    如果一来就是这伙食,肯定会被见过世面的记者们鄙视。但经过昨天土豆宴的教育,再见粥菜,一下就觉得亲切无比,恨不得顿顿能享用。

    袁方亲眼看到这些天之骄子们的惊喜浮在脸上,心中对孙铮提议的这个小手段佩服无比。果然,所谓的幸福都是比出来的。只要对比得当,再差的条件也能让人感觉到幸福。

    唉呀呀,判官不光杀鬼子厉害,连心理学都这么强。难怪他教出来的特战队,国共两党都眼红。

    啧,还是得让雪娟同志多努力,争取早日将他拉进革命阵营。

    饭桌上,记者们得知判官会在上午十点与大家见面,接受正式采访。

    心里放松,再看根据地,觉得哪儿都顺眼。

    尤其是听到对面山腰,远远传来一阵读书声,更是震惊到凌乱。如此艰苦的条件下,他们居然还开办了学校!

    大多数人都无法相信,这个似乎只会缩在山间乡下的“土鳖”政党,才是人类历史上真正的最开放、最先进的执政团体。

    这个先进不是指技术,而是思想!

    他们的知识结构当然比不上所谓的精英团体,受过高等教育的更是少之又有。但就是这样的一些人,他们愿意在连饭都吃不饱的时候,竭尽全力的为民众扫盲。在最高领导团体连新衣服都没有一件的时候,却舍得从牙缝里挤出资金来聘请各方技术人员,将种种先进技术引入本土。

    为什么这样“小米加步枪”的土穷挫队伍能取得最终胜利?答案很简单,就是民心所向!

    民心是个从先秦时代就挂在精英嘴边的老生长谈,但纵观人类历史,真正能够理解并坚定不移的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他们!

    这些将民心当成刷分手段的人,不会明白,自然也无法理解他们眼中所见的种种奇迹。

    记者们发现,这远离城市的山间部落,人们虽然并不富裕,但脸上却洋溢着从心底发出的微笑。那是一种久违了的表情,有些外国记者甚至是第一次从国人脸上看到笑容!

    这贫穷的山间村落,条件确实简陋。但是入目所见,打着补丁的衣服洗的干净;泥胚竹木搭建的房屋,结构简单,却打理的井井有条。光是这种洁净卫生的感觉,就是生平仅见!

    记者们像发现了空中花园,兴奋的沿着小道来回乱串,手中相机不时按下,原本准备给判官专用的胶卷,被提前用掉许多。

    总算还记着判官的采访,上午十点左右,记者们陆续来到孙铮家。

    袁主任亲自客串服务员,客气的将众人穿过堂屋,走进院子。

    孙铮家的院子依山而建,山体那面曾经做过很长时间的靶墙。后来修建了训练场,孙铮抽空把山体削平,做成一面“山墙”。本来给李雪娟当会场用,为了这次采访,他花了几天时间做了点修改整理。

    雪白的山墙上,涂绘着一个直径约两米、红黑两色的保护伞图案。

    山墙前方,排着数排桌椅,完全就是小学生课堂结构。

    记者们陆续落坐,见识了根据地的种种奇妙,一场记者招待会,也没什么了不起。

    孙铮很快出现,特意做旧的修身版中山装,很显身材。举手投足间,散发出的自信,在这个时代的国人身上很难见到。

    “但我相信大家大老远进山来,不是为了度假,咱们就省掉那些客套。直接开始,为了避免大家重复提问。首先容我做个自我介绍。

    “我叫孙铮,字建功,今年21岁,汉族,已婚。是本省中部阳平镇人氏……”

    将自己的简历宣读一遍,甚至连缀学返回家乡的原因都讲了出来。随后又将自己回乡以来,所遭遇的几次战斗大概讲了几句。

    “我知道大家都传说我是闯过阴司,有鬼神之力,在这里,我很郑重的澄清一下,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轰!在场的记者们顿时忍不住,争先恐后的喊出了声。

    “孙先生,那你怎么解释自己刀枪不入……”

    “判官!有人明明看到你死而复生……”

    场面一度近乎失控,孙铮双手虚按,但根本止不住,刷的抽出枪,砰砰砰冲天扣了三响。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谁在记者会上见过这阵势?鬼子那么嚣张也没敢当着一群记者开枪的呀!

    孙铮收枪摊手:“大家都是文明人,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这样吧,咱也别搞什么点名制,就挨个轮着来。在场三十二位记者,无论中外男女,人人有份。每人一个问题,一轮问完,要是还没问完,就再来一轮,直到解答你们所有的问题为止,大家看怎么样?这位漂亮女士,你坐第一排,就从你开始吧!大家有没有意见?”

    还有个屁意见,好几个吓的差点溜下椅子,到现在还没回过神呢。

    那女记者平复情绪,努力挤出个笑容,翻着采访本:“孙先生你好,我是中央社的记者,我的问题是,你对三民主义怎么看?”

    擦!这年头中央社是国党的,难怪会提这种问题。

    不过很奇怪,现场所有人似乎都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就连差点扑上来救人的袁方主任都满脸期待的盯着他。

    孙铮环视一圈,轻轻摇了摇头道:中国目前的处境,不是哪个主义更好的问题。而是谁愿意放下身段,踏实的用心做事的问题!不明白?那我换个说法,老百姓其实根本不在乎什么主义,老实说,如果袁大头当年能够真正消灭割据的军阀、干翻列强,让百姓摆脱头上几座大山,人人安居乐业;让工人有工开,农民有地种,娃娃们有书读,老人能退休。那让他当皇帝有什么关系?

    “可是不行啊,不管是袁大头的帝制,还是孙先生的总统制。大家看看,偌大的中国,数千年领先世界的天朝上邦,被这帮人搞来搞去,弄成了什么模样?自己吵成一锅粥,为了一点私利,连另立政府的事都干得出来!?

    “蒋委员长口口声声自己最革命,可自他执政以来,先丢辽东四省,又失南北二京,国土沦丧大半,他竟连宣战的胆量都没有!北洋时期再烂,鬼子也不敢这么嚣张!

    场中不少人登时就想分辨,孙铮一个眼神扫过去,一下想到刚才的枪声,顿时低头不语。

    孙铮接着道:“对中国来说,一个执政团体是好是坏,不是看他打的什么旗帜,也不是看他是什么政体。是要看他能不能让局势稳定,能不能增进人民团结,能不能改善人民的生活。要看在他的治理下,生产力能不能得到持续发展,让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好!”

    哗哗哗!

    这段话刚落地,从袁方开始,场中一大半人兴奋的鼓起掌来。

    当然震撼了,这可是经过数十年摸索才总结出来的核心理念,是华夏民族复兴的理论依据!

    掌声持续了超过一分钟。

    重新安静,孙铮看向那脸色不太自然的女记者:“我想,这些话应该能够回答你的问题吧?”

    女记者还想开口,孙铮一指旁边另一位女记者:“下一个!”

    “孙先生你好,我是新华社记者,我想请问一下,您的信仰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