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三十七章 凡人!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判官就在那里,距离临时驻地不过几十米,记者们放下心来,同时又疑惑,这种非人的存在,真的能够和其他人一样接受采访吗?

    袁方很无奈,但孙铮的法子简单粗暴,却实用无比。

    果然早前还一个个吵闹无比的“无冕之王”们,被超出理解的事实教训之后,顿时乖巧下来。

    接受安排进入临时驻地,一群没见过世面的老外们顿时有些怀疑人生。

    从门外看驻地营房,毫不起眼,似乎与山林背景融为一色。但进得房来,立马就能发现其中别有洞天。

    首先就是干净!

    不比这个时代大多数建筑,营地的房屋里统一刮过腻子,并在表层涂了混有植物胶的白色涂料。

    这是孙铮花费杀戮点特意加工的,为了让媳妇心安理得过点好日子,他也是蛮拼的。不光捎带着改造了外婆家,连同营房在内,所有军属、妇救会成员家的房屋,都沾了他的光。袁方特意组织了一支半专业的建筑队伍,学习掌握孙铮传出来的技术。

    记者们来了兴趣,仔细观察营房。果然处处都有惊喜。

    地面虽不是水泥铺设,但浸水三合土夯实干透后,效果也不比水泥差。宽阔高大透风的建筑结构,木制窗户上没有玻璃,却有一面精致的竹帘,两米高的天花板上,用吊簧固定着马灯……

    营房种种新奇,仔细观察就能发现。所有的技术都是这个时代相对比较常见的,但那种稍稍异于常人思维的构思,却是前所未见。

    就连厕所和洗浴间的结构,都让一帮号称来自“文明世界”的国际友人大呼神奇。

    尤其是看到水源,竟是用打通的竹子连结,搭建了一条长达数百米的竹制水管,从另一座山头,一路引流过来的。

    看看那条以山体、树木为支点,一路架过来的竹管。众人啧啧称奇,有人甚至想去近距离观察,他们想知道竹管是怎么处理渗漏和接口的。

    袁方心中偷笑,并没有过多解释。一群土鳖,干嘛要防渗漏?山泉又不要钱,漏点水还能养护沿途树林。沿着地形一路传下去,每家都有分水口。用的时候接一下,不用的时候就让它往下流。堵它干嘛?流水不腐都不知道还有好意思说自己是文化人!

    好不容易,炊事班开饭,才将这帮人的骚动安抚下来。

    饭菜上桌,众人面面相觑。只见桌上摆着数盘都是炒土豆、炖土豆、蒸土豆等等,没办法,山里条件艰苦,粮食供给困难,土地出产也不多。只能提供土豆给大家。

    这时候,反倒是那些老外接受的更快,毕竟都是把土豆当主食的国度。

    这让那些原本还想争执几句的国统区记者们,识相的闭了嘴。人家洋人都能接受,总不能自家人反倒来挑刺吧?传出去可真的要丢人。

    经过半天各种折腾,得知判官明天会在自己家公开接受大家采访。记者又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商讨采访大纲和访问技巧。毕竟最初准备了大量关于身份质疑的问题,现在统统用不上了。

    夜色降临,孙铮悄然来到一线天进山隘口,钻进树冠掩去身形,静静等待。

    凌晨一点左右,营房中偷偷潜出几条黑影,这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一路小心潜行,来到隘口处,先是很紧张的检查一番。确认没有危险,这才举起手电筒,冲个某个方向明明灭灭做了几个暗号。

    同样的暗号连续做了三遍,这才收起手电筒,再次潜行返回。

    看着这帮人小心翼翼沿着崎岖山路返回,孙铮有些好笑,要是这帮人知道自己能顺利潜出营地完全是因为别人放水,而借着夜色打暗号的行为更是完全落入判官眼中,也不知道会不会心态崩溃。

    来到几个暗鬼打暗号的地方,翻开一块涂着淡淡记号的石头,取出压在其下的纸条一看。竟然将进山的道路画的大差不差,甚至连自己家的位置都做了明显标记。

    这手艺,比特战队那帮棒槌强多了。教了那么久,能画地图的连一半都没有!这事结束,得让他们好好补个课。

    早在同意按受采访之初,孙铮就料到鬼子必然会搞事。没想到,他们明面上动用军队做了攻击还不算,居然学自己玩起了特战潜杀。

    一线天之所以被称为一线天,就是那十余里的进山通道,抬头看天只能看到一条线,通道最窄处只能过一个人。这段天然防线走完,还有数十里拐来拐去的小山道,翻过几道山梁,才能真正进入根据地。

    特战小组都不必死盯记者团,只要潜伏在两边高崖上用望远镜盯着就行。

    采访团通过后,昨天夜里,一线天悄然潜入了一支十八人组成的精锐小队。

    这帮人身手明显比早前的鬼子精锐更强,身负长短刀等冷兵器,并没发现有携带火器。

    追查中发现,这帮人在山林中潜行的技能并不比特战队差多少。如果不是仗着地形熟,特战队极有可能会被对方甩脱。

    用电台向孙铮做了汇报,孙铮就让特战队不必追杀,他要放这帮鬼子到跟前,然后搞个惊喜。

    果不其然,记者团里潜伏着他们的人。

    这几个只是暴露的,谁知道还有没有更多?

    孙铮打消深挖的念头。这个时代,想要彻底断绝这种事,完全不可能。

    眼看着那队小鬼子像跳蚤一样,一路踩着山道疾行,似乎并不受山地约束,甚至整个潜行的声音都很小。

    咦,有点意思啊。

    脑中闪过一道灵光,难道是传说中的忍者?

    啧,这可不比军队训练出的特战精英。谁知道这种邪门传承到底都有什么能耐?

    不行,不能放他们进山,不然万一失个手,漏掉其中一个,到时候都是麻烦。

    正好,自从再次加点,这一阵一直缩在家里锻炼提升,还没开过张呢,就拿这群鬼子忍者发个利市!

    悄然闪下树,绕过一个圆弧,沿着山腰根本不适合通行的位置反向潜行,绕了一圈,从后方接近。

    这群鬼子确实很强,但也有限。他们或许能在夜里找到路,却没有孙铮那样的夜视能力。

    想了想,孙铮将刀收起,慢慢提速,学着他们的步伐,试着将自己融入队伍。

    直到孙铮近身,最后的小鬼子也没能察觉异常。

    孙铮心中偷笑,加快脚步,轻轻伸手在最后的鬼子肩上拍了一把。

    那鬼子大惊,但记着行动纪律,并没出声,而是直接使出一个擒拿手,一把叼住孙铮手腕,手臂猛然爆力,就想将孙铮制服。

    但孙铮力量加点已经40,单手举起400公斤轻而易举。对上这样的存在,招式再巧妙也没用。你没人家力气大!

    孙铮巍然不动,只是反向使力,轻轻向上一举,那鬼子来不及变招,直接被举的双脚离地。

    一力破万法!

    在这瞬间,孙铮一个念头,悬空的小鬼子凭空消失,被收入空间。

    孙铮对空间的使用日渐纯熟,收取死物时,只要在身周方圆五米范围,一个念头就能收走。但收取活物时,却必须亲手接触,并且能够完全控制。不过一但收入空间,不管什么活物都会瞬间死掉。

    这一变故从发生到结果只是几个呼吸,前面相临的鬼子似乎有所察觉,稍稍慢了几步,扭身看过来的同时,左手冲外做了个手势。

    孙铮向他接近,也学他的样子做了个同样手势。

    那鬼子似乎放心下来,但在扭身的刹那,右手一抬,一道疾风扑面而来,竟然放了暗器!

    嘿,孙铮头一偏,闪过暗器的同时,切入鬼子面前,也不屑于什么招式,一个虎扑将其抱住,一念过后,鬼子凭空消失,再次得手!

    就这么一路施着各种花招,孙铮一路尾随,连连得手。

    直到鬼子队伍从十八人缩减到八人时,第八人才惊觉有异,猛然抽刀出鞘。

    出刀声音虽然不大,但在这寂静的夜风中却很是刺耳,前方七人同时察觉,瞬间做出防守姿态,几乎只是一眨眼,就与第八人组成了一个小小防御阵形。

    哇,原来这几个才是真正的高手!

    孙铮咧嘴一笑,后撤几步,起身一跳,消失在夜色中。

    八个鬼子环顾四周,发现后面一大半队员没了踪影,大惊失色。也顾不上什么任务不任务,先找到那一半人,解决掉危机再说。

    孙铮远远闪开到三十余米开外,发现鬼子已经失去视野。于是一直保持着至少三十米距离,静观鬼子变化。

    八个鬼子低声交谈,不时发出类似某种野兽的叫声,应该是一种联络暗号。

    过了大约十分钟,鬼子确认后队失联。稍一商议,决定中止任务,原路返回。

    这地方太诡异了,人是怎么消失了,最后那个黑影是什么,完全不知道。这还怎么搞?

    别看忍者整天玩神秘,事实上这帮人遇到自己无法解释的神秘事件,反应往往比平常人更强烈。这就是专业素养带来的心态变化,以他们的能力看不破,那说明人家段位比较高!

    八个小鬼子原路折返,搜索前行,越搜越是心惊胆战。没有血迹,没有博斗迹象,似乎走着走着,自己的队员突然就没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孙铮远远看着这帮鬼子越来越谨慎,排成的阵形也更加紧密。再想像之前那样无声无息的偷袭,已经不太可能。

    山风送来种种古怪呼啸,孙铮远远绕开数百米,站在半山腰,冲着那帮鬼子发出一阵作怪声音。

    “凡人!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人!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

    “该来的地方……”

    “地方……”

    “方……”

    八个鬼子胆战心惊,这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