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三十四章 你们已经被我包围了!
    平安县东城楼,孙铮手持双刀,静静等着那群持刀鬼子精锐向自己走来。

    城东面,本就是任旅原计划的主攻方向,所有的目光都注视着这里。

    距离城墙不到五百米,就是任适逸的前敌哨所。战斗打响前,他已经将自己的指挥部移到了一线。那群观察团也冒着危险,一起到这里观察。

    此时,有两个原本就打算全程拍摄整个攻城战斗的外国记者,正不停的捏着手中快门。眼前那一幕实在太过骇人听闻,亲眼见证的同时,他们也想把这神奇的中国强者拍摄下来。

    不远处另一处观察哨,楚云飞、李云龙、丁伟三个团长面面相觑,一肚子话不知从何说起。只能瞪大眼睛,盯着城头事态发展。

    那队鬼子精锐匆匆来到孙铮面前,很客气的鞠躬。

    “阁下想必就是传闻中的判官,在下柳生一郎!”

    孙铮点过这队鬼子人头,冷笑道:“只有你们十三个吗?我听说你们山本一木大佐,在德国进修,组建了一支号称世界最强的特战队。怎么就只有你们几个?山本一木本人呢?要做缩头乌龟吗?”

    柳生一郎持刀在手:“判官阁下!山本大佐并不在平安县。胜败乃兵家常事,我等既为军人,便以战死为荣,请阁下赐教!”

    孙铮扬一扬手中刀:“还是不死心啊,枪炮无用,难道刀剑就行了?来吧,你们一起上!省得让人说我欺负你们。”

    鬼子们却并没有齐上,柳生一郎独自举刀,大喝一声,冲步上前。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敏捷没加点,速度跟不上,招术再精妙有个毛用!

    孙铮一个错步与他擦身而过,右手一划,柳生一郎身首分离,栽倒当场。这位剑术高手的起手式都还没亮开。

    起脚轻踢两下,两截尸体掉落城下。

    又一名鬼子出列,用蹩脚国语道:“在下井上野春,请赐教!”

    孙铮有些恼火:“让你们一起来,竟然看不起我?”

    也不避让,身上黑甲将刀锋弹开的同时,一刀自下而上撩过,将井上野春从裆下劈开,自下而上裂成两片,五脏六腑掉了一地。

    孙铮再不耐烦,一声清喝,迈过尸体,双刀斩向鬼子队伍。

    十一名残余鬼子大声呼喊着给自己打气,手中刀光闪闪,各自竭尽全力想砍上判官一刀。

    然而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就算砍中黑甲,连防御都打不破,也只能给自己增加点心理安慰。在刀临头的时候,他们最后的念头里,不知道有没有像那些遇难的中国百姓一样,有过畏惧和憎恨?

    这队小鬼子被劈个精光,东城墙上残余的鬼子们已经趁机撤离到其余几面城墙。

    孙铮立在东城门楼顶,举起双刀冲着平安城内大声吼道:“城里的鬼子们听着,你们已经被我包围了!限你们五分钟内,缴械投降!”

    城中某处军营,一位面相坚毅的鬼子军官放下手中望远镜,转头下令:“在这样的神魔面前,凡人的任何努力都是徒劳的。不必再做无谓牺牲,命令城中各部,向判官阁下缴械投降!”传令兵离开后,军官举枪自尽。

    三分钟不到,城头上、城下军营、各种防御工事后,鬼子们列成大小队伍,齐刷刷走出工事,将手中枪械推放在地上,投降了!

    城下,无数双眼睛共同见证了这一幕,任适逸眼前一黑,差点吐血。他费尽心思,牺牲了那么多兄弟,结果搭起戏台,让别人唱了全场!

    观察团中,一群老外大呼小叫,连称不可思议,一人破一城,一人逼降一城鬼子兵,这是何等的神奇!就算亲眼见证,依旧难以置信。

    城头上,孙铮却是一阵阵蛋疼。

    我特么真的只是想找个借口多砍几个鬼子的,你们的武士精神呢?你们效忠天皇的勇气呢?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信念呢?

    这就是传说中绝不投降的皇军?你们太特么让我失望了!

    这一届鬼子是我见过最差的!

    358团哨所,三位团长大眼瞪小眼,原计划四十八小时生啃的骨头,连四个钟头都没撑过来!早知道这位爷很强,可谁能想到居然强到这种程度?!

    丁伟用双手比划了个爬墙的运作,叹息道:“别说用刀插着爬墙,就是搭着梯子往上爬,我也爬不了那么快!”

    李云龙和楚云飞多少都有点特战队的内幕消息,对视一眼,同时摇摇头,没有搭话。

    鬼子投降是好事,可接下来才叫蛋疼。

    这次围城的部队五花八门,哪儿的都有。可鬼子们投降,声明是向判官本人缴械,并不认可其他部队。

    中央军和晋绥军、八路军,都先后派人进了城,大家各凭运气,谁先到就先圈占地盘,有人占了就去下一处。毕竟不是自己打的,倒也没闹什么抢地盘的笑话。

    不管来的是谁,小鬼子们都没意见。但接管部队可以收缴武器装备,却没法接收俘虏。

    那帮小鬼子也不说话,就直勾勾的看着城头判官的身影,别人打骂也不还手,但那种鄙视的眼神却比刺刀还要命。

    都是军人,玩命的职业,谁还能没点血性?被这白眼一翻,再厚的脸也挂不住,只好远远端着枪,做个看管的样子。

    不过短短半个钟头,城中十余处鬼子军营、工事,数十处伪军、警察驻地,先后被攻城部队接管。

    平安县光复!

    身为焦点的孙铮,却坐在城墙垛口怀疑人生,思索未来。

    看来自己的杀伤力太强,已经超过鬼子承受能力。这帮畜牲,没人性,畏威而不怀德。平时一个个装的凶巴巴,遇到个更狠的,却是怂的比谁都快。

    难怪在原世界曾看过一个传说,远征军的孙立人将军,曾将三千战俘坑杀,却从此成为日军最恐惧的对手。

    投降了呐,怎么想个辙,把这帮孙子都砍了呢?真是愁人!

    嗯……我特么就把这帮孙子砍了又怎么地?投降了又怎么样?杀俘又如何?老子特么的又不是军人!

    面前一阵人影晃动,孙铮从沉思中觉醒,却见眼前齐刷刷跪了一地的人。

    “多谢判官爷救命之恩……”

    一阵乱七八糟的呼谢声,原来是刚才从鬼子屠刀下逃得活命的平安县百姓。

    咦,对啊,虽然杀俘影响不好,可特么的惩治罪犯没什么问题吧?

    孙铮心里有了计较,伸手虚抬:“你们回头看看!小鬼子也是两个肩膀扛个脑袋,不是三头六臂!可为啥他们就能行凶,我们就只能做待宰的猪羊?

    这帮鬼子在平安县日子不短,相信你们大家多少都有些了解。现在,你们都把自己家的,亲戚家的,或者熟人家的,只要是记得的血债,都一个一个翻出来。咱们和这帮小鬼子,好好算一算!”

    人群中一个妇女嚎啕大哭:“鬼子没有一个清白的呀!哪一个手上没有咱们乡亲的血?”

    众人齐声附和,一个个哭的震天响,恨不能当场扯个鬼子出来生吃。

    孙铮等众人声音渐低,扬声道:“那好!我给你们报仇的机会!以判官的名义,允许你们复仇!谁要是敢阻拦,叫他来找我说话!”

    这个消息随着城头百姓的呼喊声,很快就响遍了全城。百姓们听到这个消息,纷纷抄着能找到的工具,呼朋唤友,冲向了鬼子军营广场。

    负责维持秩序的中央军士兵直接懵了,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也不知是哪个脑子活泛的,突然把衣裳一脱,拎着刺刀就加入了群众队伍。旁边的兄弟们互相看一看,一部分胆大的有样学样,脱了军帽军服,拎着刺刀、匕首加入了狂欢。另一部分纠结着,只好继续端枪警戒,免得鬼子们狗急跳墙。

    很奇怪,手中有凶器的鬼子有如魔鬼,可是放下兵器之后,却如羔羊一般乖巧,尽管眼瞅着事态崩坏,却没有任何一个愿意挑头出来反抗。这种场景,与当初南京城外那一幕何其相似。

    城中突然变故,很快传到了城外指挥部。

    任适逸大惊失色,当着国际观察团的面,要是闹出杀俘的丑闻,收复失地的功劳怕是要变成黑锅。

    情急之下,他也来不及考虑有什么安全隐患,更顾不得什么仪容风度,直接喊上警卫一路小跑往城里跑。

    等他跑进城,眼前一幕简直刷新了他的三观。只见城门最近的一处工事前,无数百姓争相呼喊着,手中各种锹、锄、耙子、扁担、木棍等等,胡乱挥舞着到处打砸,数百米方圆的广场中央,到处都是刺目的鲜血,上百名鬼子俘虏悲号挣扎,基本已经看不出人样了。

    任旅长差点气的原地爆炸,举起手枪冲天开了三枪,板着脸控场。

    维持秩序的有一半都是他的兵,没有半句废话,三两句解释清楚。

    是判官的意思,百姓也是他发动的。任旅长一腔怒火登时消了大半,这他娘的……

    与此同时,其余几位指挥员也遇到,相比之下,八路控制的区域相对平和些,其余无论是中央军还是晋绥军地盘,全都一片血污,根本没啥两样。

    观察团的队伍也得了消息,紧随着任旅长脚步,匆匆赶来。血淋淋的场景,搞的一群观察员很是迷茫。不是说投降了吗?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