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三十三章 去你吗的大局观!
    丁伟解释他的来意:“任适逸确实有两把刷子,当着国际观察团,这官样文章做的花儿一样。他这没法耍黑招,现在又借着打县城,搞起了阳谋。看来确实是得了蒋校长亲传!”

    李云龙笑道:“怎么?又是功劳他领,黑锅别人背那一套?”

    丁伟嘿然道:“我是真没想到,这家伙入晋这么多年,不声不哈的像个佛爷,没想到要紧关头还挺尿性。昨天强攻那一仗,确实露脸。没说的,敢亲自顶在前面硬拼鬼子精锐,这咱服气!现下平安城里千多号鬼子,城下国共两党加上晋绥军,地方武装,至少一万五六,这么强的兵力在手,啃是肯定能啃下来,可这个戏怎么开锣也有讲究。

    任旅长说了,打算让他的666旅做主攻,正面强攻。就是要当着全世界的面,狠狠的杀一杀鬼子的嚣张气焰,给世界人民的反***事业提口气!

    根据他的分派,咱们八路武器少,装备差,但群众基础广泛,这一次,要有效利用这个优势,将各方来援的敌人拦截,只要能保证四十八小时攻击时间,他一定能拿下平安县!”

    李云龙啧啧称奇:“没看出来呀,这家伙还真是个人物!”

    “没办法呀,人家拿到了大义名份。为了抗战大局,咱只能服从命令!”

    楚云飞道:“说到底,中央军对地方武装,还是又拉又防。要没有特战队那一场,他老任怕是甩都不甩我楚某,如今咱们特战队在观察团面前亮了相,他也不好意思不让咱报仇。这不,攻城这一块,也给咱358团留了一面墙!”

    孙铮沉思片刻道:“特战队在这种攻城战中作用不大,没必要在这里浪费。让他们以小组形态,去参与拦截援军的战斗吧。他们在那种环境下,战果会更明显!”

    丁伟连忙出声:“这个主意好!正巧,会安方向,有鬼子一个联队已经出动。我们新一团两个营已经和这帮鬼子接了一仗,可这帮家伙滑的很,一遇阻击,马上就转了方向。咱们装备差,没法追,只能调动友军就近拦截……”

    就着地图,几人很快就将战场形势分析了个大概,孙铮一个手势,楚雷出门一声唿哨,五个小队长先后到场。

    孙铮指着地图,迅速划定了几个区域,由五支小组各自出击。五人默然不语,悄然离去。

    丁伟、李云龙、楚云飞三人瞅着背影直眼红。

    丁伟突然道:“老李,你这吃独食的性子啥时候能改改啊?孙老弟和特战队辛辛苦苦杀的小鬼子,结果武器装备全让你拣了。你这,说不过去嘛。”

    李云龙嘿嘿一笑:“那没办法,孙老弟和咱老李是挑担,自家人当然便宜自家人了。再说了,别人眼红咱还能想明白,你老丁也眼馋?昨夜大乱战,你别说你没拣便宜。我都听说啦,本来一帮妇救会老娘们准备给你们做点夜宵,结果拣柴火的时候,撞到在山坳里装死的皇协军第6混成旅213营,好家伙,一嗓子就缴了一个营的械!这便宜谁不眼红?要说起来,这帮灰孙子还是咱们独立团追的乱跑,才撞到你们手里的。要不是咱们急着去接应孙老弟,这好事能轮到你?”

    楚云飞一脸黑线,自己被鬼子劫了营,营部被打残,炮营被毁,损失惨重,结果人家帮忙的却跟着发了各种洋财,这找谁说理?

    为了转移这两人明撕暗炫,楚云飞赶紧把话题转回战场。

    “老任这军令状看着提气,可也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啊。这个硬骨头,他现在是崩了牙也得生嚼!中央军装备好是不假,可这平安县,城是咱的们城,百姓是咱们的百姓。炮粗弹足有什么用?当着国际观察团的面,这是要用大炮绣花呀!”

    丁伟道:“没办法,这种仗,只能硬啃。所以我挺佩服老任的,这家伙血性上来,还真挺爷们!”

    轰轰轰!

    连续数声炮响将众人的话憋了回去。众人从指挥所的观察孔瞭望,只见平安县城头扬起朵朵烟柱。

    任适逸的大炮叫阵了!

    城头鬼子的炮同时回应,炸的我方阵地一朵朵血花迸放。

    孙铮突然想到,要是鬼子照着这个观察所来上一炮,直接就能端掉三个团长,那战果,怕是整个二战史上都能扬名吧?

    嘿,好像太猥琐了。

    正瞎琢磨间,楚云飞突然恨声道:“这帮子畜生!”

    只见城头,持枪的鬼子们,押着一排排的百姓站在女墙垛口。

    果然,瞬间我方大炮就哑了火。城墙下方一角,一群借着炮击正准备登墙的国军战士就这么暴露在了鬼子枪口下,一阵手雷、机枪连环雨,那队战士死伤大半,仅余极少数狼狈撤回防线。

    打退攻击,城头的鬼子们哈哈大笑,其中一个突然用刺刀接连将城头三名百姓捅落城头,并扬起手中刺刀,冲着城下狠狠的划了几下。

    李云龙大怒:“这老任简直是昏了头!害了自己兄弟,也没救下那些百姓!”

    楚云飞黯然道:“有国际观察团在,他怕也是没办法。嘿,军人嘛,死在战场上不是应该的吗?”

    孙铮沉着脸道:“可也应该死的有价值!鬼子这种人质战术是第一次用吗?他难道没一点思想准备?什么狗屁国际观察团?什么国际声誉,都特吗的放屁!中国的事,还得是中国人说了算!想用自己人的血,来博取列强同情?这骨子里就是奴性!”

    他本来不想掺和这事,反正平安县现在成了孤岛,拿下这帮小鬼子只是个时间问题。让任适逸拿来刷个国际印象分,也不错。

    可眼前这一幕,却真真切切的让他心痛。一瞬间,他就想到了,这种事,在整个抗战期间,几乎无时无刻都在发生。

    活生生的性命,被标以“大局”“大义”等名份,一批又一批的被送到屠刀下。

    去你吗的大局观!

    去你吗的国际影响!

    去你吗的小鬼子!

    孙铮双脚一弹,直接从观察孔蹿出阵地,头上同时具现一顶类似万磁王的黑盔,整个人有如一具黑铁人偶,一路疾驰,连跑带跳,短短几分钟,就越过了数百米距离的两道防线,直扑平安城墙根。

    交战双方几乎同时发现这惊人一幕,鬼子们略作诧异,迅速调集枪口,对准这诡异身影射击。

    我方阵地上,几乎同时,无数人高呼:“是判官!”

    “判官爷显灵啦!”

    “判官来啦!”

    鬼子的子弹有不少击中孙铮,连头一起防护的黑甲风雨不透,整个人在弹雨中迸出朵朵火花,让交战双方数千人同时目驰神眩。

    墙角下的孙铮,不避不让,双手持刀,前后插入墙壁面,顶着弹雨,一刀一刀换着往上爬。他打造了好几顶头盔,感觉到头上略有不妥,一个念头就能换顶新的。弹雨对他造成的影响,微乎其微。

    在整个战场所有人共同见证下,黑甲判官就那么一点点爬上了城墙,一个翻身,跃上城头的同时,手中长刀就势一划,一颗鬼子头猝然离体,尚未落地,就被飞起一脚踢向鬼子人群。

    双刀化做两团血光,到处都是飞舞的残肢断体。

    短短三十余米,鬼子在城头的防线就这么被蛮横的用双刀砍的稀碎。

    被鬼子逼上城墙的百姓们,纷纷跪倒,各种祈祷感激。

    而鬼子的另一片防区,原本还在射击的机枪已经哑火,数名鬼子面如土色,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这刀枪不入的杀神。

    孙铮才不管那么多,环目四顾的同时,头上钢盔悄然变成另外一顶稍轻的方便型。

    攻城部队的视线中,就见城头黑甲人原地起跳,一个弹射就跃过了三十余米跨度,撞进另一处鬼子阵地。

    又是一通鸡飞狗跳,短短半分钟,聚集在这里的二十几个鬼子就成了异乡游魂。还有几个“侥幸”没死透的,发出古怪的悲鸣,在这诡异的平静中,让人心底直发颤。

    整个战场突然安静下来,孙铮从城头拣起几支枪,搭个支架,将其中一个被砍掉四肢的鬼子往刺刀架上一杵,那鬼子鬼哭狼嚎。这就是刚才用刺刀挑落百姓那畜牲,孙铮恨他入骨,将他削成人棍,杵在这里示众。

    平安城头,四面城墙阵地的鬼子同时发现这里的异状,原本以武士道精神著称的皇军,却不见有任何一个主动跑来增援。

    孙铮杀的性起,根本不屑于用枪,双刀一转,又是一道黑光,从城头甬道直直撞入另一处阵地……

    在无数双目光同时注视下,孙铮就像一只贪婪的毒蛇,一口又一口的将城头猎物吞落肚。

    轰!一发迫击炮弹近距离炸响,孙铮一个趔趄,扭头一看,就见城下,几个守着小炮的鬼子满脸失望。

    他理都没理,很专注的沿着城头,一片又一片清理。

    鬼子们也是被这颠覆认识的情况吓傻,不光反击有气无力,甚至连逃跑的念头都来不及想。

    尽管如此恐怖,依旧有一支小鬼子,在连续用迫击炮、手雷、各种枪械试图阻拦未果后,果断拔出长刀,匆匆登上城墙,迎面冲向孙铮。

    咦?这就是那支鬼子精锐?

    这种情况下,还敢出战,有勇气!

    成全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