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三十二章 打平安县是二战转折点
    电台确实被炸坏了,但对于开挂的孙铮来说,坏了没关系,只要零件还在就行。

    坏电台送入空间,分解后获得图纸,再花五个杀戮点制作个新的。

    在别人眼里,孙铮只是把坏电台在手里转了一圈,就被修复成了新的。这一幕,特战队员已经见怪不怪,并不意外。

    这一台和平常的军用电台明显不一样,上面的标记也比较特殊,除了几个关键符号外,不见任何文字。

    开启电源,稍一摸索,孙铮就明白了,这特么的是个无线对讲机!

    难怪这帮鬼子消息传的那么快。

    调整频率旋钮,果然捕捉到一阵日语通话。这玩意,先进归先进,却很难保密。一但被别人发现了频率,后果不堪设想。

    可小鬼子就是用了,就是欺负中国技术落后,没有反制手段。

    这时候,电台里传来几道对话声。稍一分辨,是刚刚脱逃的鬼子向上级汇报战况。

    除了伤亡惨重,只剩下十三人幸存,还特意提了一句,说是所有电台都已销毁。

    电台中的上级命令他们,随平安县援军一起,撤回县城修整。

    稍后,孙铮又听到一句,山本大佐已经中止在会安的调查,前往平安县接应。

    原来山本一木不在这里,去了会安做调查?难道是查杀生丸?

    哈,能找到算你本事!

    不管他,反正都要聚集在平安县,正好一勺烩。

    等下,平安县?特么的,到头来,还是到了平安县?

    难道这回又要乱战平安县?

    这回李云龙没遇事,轮到楚云飞了,这个大戏还唱的起来吗?

    孙铮的疑惑很快就有了答案。

    在鬼子回撤平安县的过程中,附近得到消息的国共两党武装,甚至地方武装,都纷纷出动,用自己的方式,给鬼子使绊。

    有挖道埋雷的,有偷摸放枪的,也有用关系拉拢旧识伪军战场反正的……

    整整一夜,仿佛全世界都燃起了战火,到处都是枪声炮声厮杀声。

    随着事态逐渐扩大,以平安县到大孤镇一带为中心,整个晋西北的武装都被一点点卷了进去。

    这么大规模的大混战中,部队失联成了常事,指挥系统几乎全部失效。所有动员起来的参战人员,全凭基层干部自由发挥。

    这时,就显出我党那种深入基层的优势了。各地武工队、游击队,甚至妇救会,儿童团之类,纷纷出动,为战场输送物资,运送伤员,做饭烧汤等等。

    在这种混乱状态下,最占便宜的,自然也是这种无处不在的基层组织。他们都是穷惯了的,管你是谁的东西,只要是没人管,都归他们打扫清拣。这一夜洋落拣下来,还真是发了不少洋财。

    稀里糊涂的一夜搅和,到天亮时,鬼子和伪军几支部队,都被追的缩进了平安城。

    到次日上午九点,孙铮带着休整一夜的特战队抵达平安县城下。

    此时,围在平安县四周的武装力量已经超过一万人。番号更是五花八门,数不胜数。其中,楚云飞的358团最是显眼。

    因为特战队在国际观察团眼前刷了一波脸,中央军方面也不好再为难他。不光给他补充了兵器,还特意安排了车辆运输人员装备。

    楚云飞从最初的打击中恢复,有他坐镇调度,358团溃散士兵也很快重新归建。经过一天一夜修整,358团重新恢复了活力。

    三个营各有损失,但建制恢复,士气可用。全体官兵都憋着一口气,要洗涮前夜那场耻辱。

    孙铮带队进了358团临时团部,熟人不少,可惜最熟的警卫连牺牲大半,幸存的也几乎人人带伤。但所有能拿动武器的,一个不落都到了战场。

    楚云飞得到消息匆匆赶到,一见孙铮就两眼通红,紧拉着孙铮的手不松:“立功兄救我一命,建功你再救我一命!我欠你们兄弟两条命!”

    这是说特战队在战场露脸,拯救了他的职业生命。

    孙铮使出转移大法:“我三哥伤势怎么样?”

    楚云飞松了口气:“八路医院来电,手术很成功。人已经醒了,再过个把月,又是一条好汉!”

    孙铮一摆手:“给你带来个好东西!”

    楚雷连忙解下背包,取出仍在工作的电台,将耳机递给堂兄。

    楚云飞接耳机的时候,轻轻拍了拍楚雷手背,此处无声胜有声。

    听了几句,楚云飞又惊又喜:“这是平安城里的鬼子!居然就这么大明大放的调度?”

    楚雷道:“人家就是欺负咱们穷的用不起这玩意!教官说了,只要有材料,拼一台好点的收音机都能收到这频率,可咱们堂堂中华上邦,硬是造不出来!”

    楚云飞黯然叹息,欲言又止,直接转移话题:“鬼子这是又要玩中心开花?”

    孙铮点头:“是啊,仗着平安县工事,他们有信心撑到太原援兵!”

    “太原到平安县,至少两百里!筱冢义男这老鬼子很看重这帮人呀,这么远也要救援?”

    孙铮道:“两百里说远,那是咱们甩活腿。如果用汽车运的话,半天功夫足够了!”

    楚云飞稍稍一想:“不行,我得和任旅长说一声。”

    孙铮挺好奇:“又是他指挥?”

    “那可不?毕竟现场军衔最高嘛。昨天那场仗,老任也没拉稀!要紧处,自己带着警卫连反杀,硬是把那块骨头给啃下来了!你是没见,老任连耳朵都被崩掉一块,差一寸,就是鬼门关!要中央军都是这号的,楚某愿意给他这个面子!”

    接着,又挤眉弄眼道:“再说,毕竟还有国际观察团在现场,国际观瞻这方面,咱虽然是地方军,这个觉悟还是有的!”

    孙铮笑着一偏头,楚雷捧着电台跟在堂兄后面,一路小跑去了联合指挥部。

    358团这边,正在安排孙铮一行吃饭,就听得一阵放肆的笑声,李云龙踩着饭点出现。

    连客气话都不用说,直接入座,边吃边聊。

    “幸亏咱老李跑的快,要不然,这次还真要漏掉不少好东西。昨天那帮小鬼子,那装备,真他娘的好!说起这个,咱老李得承你老弟的情。

    “你是不知道哇,咱独立团,头几年就和这帮鬼子特战队交过手。那一次,这帮鬼子差点打残独立团,连累总部首长都要紧急撤离,骂咱们是发面团!那时候,还是孔二愣子当家,就为这事,被降了职,才轮到咱老李做这个团长……

    “不容易啊,头几年咱那点家底,就是真知道鬼子在平安县,也只能骂几句娘。现在不一样啦!这几年,咱们的力量是越发的强大,这回,一定不能走了这帮子畜生!要不然,真没脸跟死难的乡亲们交待!”

    难怪有人说,打平安县是二战转折点,仔细想想倒也没说错。

    其实就算没有这场仗,中日双方持续这几年的国战下来,早已将战争初期双方那点国力差距消磨殆尽。小鬼子的败亡,已是板上钉钉。

    孙铮笑了笑:“小鬼子自明治维新以来,往往以小博大,连赌连赢。这种顺利让他们产生了一种迷一般的自信,就真以为自己有天命运道,神明护佑。纵观鬼子自崛起以来的行事手段,就像是一个运气极好的赌徒。每次都押上全副身家,赢一次本钱就翻一番。这种赌法,前期当然无往不利,但随着时间推移,迟早都会有输的时候。全押的赌法有个致命缺点,就是赢得起,输不起。”

    李云龙一拍大腿:“可不是咋的,甲午海战,他以全国力量赢了北洋水师,赚了。打朝鲜,又赚了。九一八,还是赌国运,一样赢了。他千不该,万不该,起了吞并中国的心思。就他那点肚量,一个消化不良,就是撑到肠穿肚烂的下场!你说这鬼子也是邪性,他消化不了中国,不但不收敛,反而跑去又惹了美国,这不是疯了吗?他连一个中国都啃不下来,还想夹生着把美国吃下去?”

    孙铮冷笑道:“这就是被****绑架了整个国家的必然结果!疯狂的扩张,带来的是疯狂的武力至上思想。总以为凭武力能解决所有问题……”

    匆匆返回的楚云飞插话:“这回也让他小鬼子瞧瞧,咱中国军人用武力解决问题的手段!”

    身后闪出一个人:“老李!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凑这热闹!”

    “哎呀,老丁,可有日子没见了。来来来,我来介绍一下……”

    来人是八路军新一团团长丁伟,之前一直和任适逸一起招待观察团,不知为啥和楚云飞搅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