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三十一章 在我面前玩丢卒保车?
    观察团中有人疑惑:“丁!你为什么这么说?敌人要跑的话,不是证明贵军攻击有效,战斗将要胜利吗?”

    丁伟瞟一眼任旅长,见他没阻拦的意思,便解释道:“你们也知道,中日两军的战力相差很大。很无奈,我们是比较糟糕的那一方。因为战力悬殊,日军长久以来,与我军作战的优势都很明显。而今天包围圈中这些鬼子,战力更是其中佼佼者。表面上看,是我们包围了他们,然后围点打援……”

    翻译很仔细的讲解围点打援的意思,一众国际友人频频点头,这个说法很清晰。

    “然而实际上,日军指挥官正是利用了我军这种心理,据守待援。他们采用的战法,是正好与围点打援相反的,四面楚歌,中心开花!具体来说,就是用一部分兵力,吸引对方包围攻击,使战况胶着。在这种情况下,向外界求援。在援军到来之际,里应外合,两面夹攻,取得更大战果!”

    众人理解了他的说法,但并不明白他的意思。

    “丁,你的意思是说,高地上的日军,从一开始,就有把握突围。但却偏偏留在原地,用自己做诱饵,吸引你们的兵力?”

    “对,就是这个意思。在这种情况下,就只能看敌我双方,谁先绷不住。是我们先打光他们的援军,还是他们的援军先到,里应外合,打破包围圈。”

    “他们既然有把握撑到援军抵达,为什么你判断他们现在要跑?你是如何判断的?又为什么说这样不好?”

    “小鬼子点的那把火,是在烧战友的遗体!之前的战斗里,他们也死了不少人。但这帮鬼子很强悍,一直把所有战友的遗体都随身带着。甚至在困守高地时,也一直没放弃。就是因为他们有足够的把握把尸体都带回去!

    可是现在,有了358团这支警卫连……哼哼,他们碰上了高手,这个自信被打破了。不过这个指挥官很高明,第一时间就下了决断。他们烧掉战友遗体,无论是带骨灰还是就地掩埋,都是将要轻装上路的意思。”

    “哇噢,丁,你太厉害了。听你这么一分析,我又学到了。”

    任旅长听过这番分析,也觉得有道理。沉思片刻,向通讯员命令:“问一问周围各部队,鬼子的援兵有几处,目前都在什么位置?有没有什么新变化?”

    几分钟后,通讯员匆匆来报:“旅长!参谋长说,鬼子一共出动了四支援兵。距离最近的,是平安县这一支。现在正和171团交火。”

    又一个通讯员跑了进来:“旅长,171团那边说,鬼子突然加大攻击力度,抛下了伤员和辎重,轻装突围,向咱们这边进发了!”

    任旅长很快就判定171团拦不住鬼子跳墙。做为中央军嫡系,他从来不会对这些地方军队抱什么希望。

    思索片刻,任适逸右拳重重击在左掌心:“奶奶的,来就来吧!命令,一团原地阻敌,勿使走脱一个。二团全体,迅速脱离战场,阻拦平安方向来敌!告诉宋团长,一定要坚持到335高地战结束,就算把全团拼光了,也不能让两股鬼子合流!丁团长,我撤走一半人,阵地上压力会大不少,希望贵部能尽力襄助!”

    丁伟心里直骂娘,都特娘这时候了,还不忘给老子上眼药。脸上却不动声色,刷的一个军礼,表示接受指挥。

    战情如火,命令迅速下达。战场上,包围圈外的部队逐渐缩减,一部分士兵撤出防线,转向平安县方面。

    与此同时,包围圈里的鬼子小队也烧完了战友遗体,突然出击,同时向四个方向一起突围。

    特战队所在的接敌正面,五个小分队,每队都有一支装有瞄装镜的狙击枪,早早等着他们。

    有狙击枪点杀,配合着四支快枪铺就的弹网,正面突围出来的十几个小鬼子,短短几个呼吸就尽数被击毙。这一面的突围宣告失败。

    但从另外三面跳出战圈的鬼子,却都打的有声有色。早前僵持半天,又被正面压的抬不起头,包围圈甚至还撤走了一大半人。这让外围的战士们多少生起些怠慢之心,猛然被这么一打,差点被直接打破战盘。

    危急时刻,八路军新一团的战士们及时补救,玩命一般用人海战术,生生将跳出阵盘的鬼子压了回去。

    只是这短短十几分钟交火,战线上的情景就频频告急,鬼子们都是精锐,虽然被围攻退了回去,却在接战这一阵,从三个方向找到了相对比较薄弱的部分。

    根本就没歇脚,退回防线的鬼子们汇合之后,毫不停留,重新汇成一股,这一次,直接就向着薄弱部冲杀而来。

    先是一阵冲锋枪和机枪交织的火力清道压制,鬼子们随之扑下,本就居高临下,又是近乎饱和的火力攻击,直接压制的南方包围圈毫无反击之力。

    眼瞅着包围圈就要被打破,指挥部里的任适逸急的直上火,抄起钢盔往头上一扣,大声命令:“警卫连跟我上!老子就不信了,一个满编团,两千多号人,干不掉百来个鬼子!今天想跑,得踏过老子尸体!”

    有个副官连忙阻拦:“旅座!冲锋陷阱是属下的事,旅长的岗位,在指挥部!”

    滚开!一把推开副官,任旅长抄着冲锋枪,带上警卫连直扑战场。

    不愿打归不愿打,真打起来,也不是没血性。任适逸能爬上旅长高位,也绝非草包。能被支应到这么要紧的地方来,没两把刷子也撑不住。

    现在又有国际观察团,又有八路友军,还掺和着地方军队。这么复杂的情况下,要是被这股小鬼子打破包围圈扬长而去,这脸就丢到全世界去了。到时候,校长不杀他,他自己也得自杀殉国,还不如战死沙场,起码不丢人。

    这时候的国军部队,还残留着许多封建时期的作风。往往各部队的高官近卫,才是真正精锐。

    任旅长带着自己的警卫连,及时补上了缺口,凶猛的美式装备火力充足,生生将小鬼子的嚣张气焰压了下去。

    在这当口,其余几面的战士眼见鬼子突围,同时发动,意图从三面合围,将这帮小鬼子全歼。

    就在这时,包围圈内另一个方向,突然跃出十几个小鬼子,火力更加凶猛,手雷更是不要钱一样朝前甩。一下就把已经动摇的包围圈打的晕头转向。

    就在任适逸率部血战,力争全歼突围之敌的同时,另一支仅有十余人的鬼子,迅速在包围圈撕开一道口子,匆匆突围而去。国共两军战士,竟然硬是没能拦住。

    这帮鬼子的凶狠,更是前所未见。其中有两个被击中腿部,行动受阻。竟然拉着手雷扑进了我军战圈,轰然炸响的残肢断体,让参战士兵胆战不已,愣是让他们争取到了那一线生机。

    就在这群小鬼子以为逃出生天之际,突然从路边响起连续数声枪响。

    这几声枪响简直有如催魂令,枪枪要命。连续五枪,鬼子栽倒五个,没有一枪打空。

    一直冷眼旁观的孙铮终于出手,他一直都觉得这群小鬼子有古怪,没想到,竟然舍得下命玩丢卒保车这种把戏。

    但没啥鸟用,孙铮是铁了心要把这帮家伙一网打尽。如果不是想让特战队亮亮牙,他早就自己扑上去开砍了。

    就在孙铮信心十足将其消灭的时候,突然从前方树林中,冲出一队三十余人的鬼子,迅速与小队残余的七人汇合,大火力扫向孙铮,压制的同时,撤向树林。

    孙铮闲庭信步,不紧不慢的缀在后面,不时举枪射击,每一声枪响,必有一个鬼子扑街。

    汇合后的三十几个鬼子,起初见只有孙铮一个,还扭头集火了一次,结果子弹打在孙铮身上,火星四溅却丝毫不影响行动。

    这就比较吓人了,这个时代也有防弹衣,但一般都是衣层里夹钢板这种原始方式。眼前这煞星明显就是全身罩了个铁壳子,那么问题来了,能把全身包起来的铁壳子有多重?这么重的铁穿戴在身上,还能行走自如,这得多大力气?

    鬼子打的窝火又憋气,孙铮也并不开心。眼看就消灭了,哪儿又冒出一支接应小队?

    特娘的,小鬼子到底有多少特战队?这个问题弄不清楚,就是把眼前这支消灭了,又有什么意义?

    追入树林,孙铮的优势被放大,鬼子特战队种种手段反而落了下乘。原本层出不穷的杀招,对上刀枪不入的孙铮,简直就是搞笑。每一次出手,都必然会引来孙铮反杀。

    这么一追一逃之下,穿越不过两里左右的树林,鬼子就扔下了十几具尸体。仅余的十几人甩腿狂奔,根本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

    这是觉得我身上穿的重,跑不起来?

    多么天真可爱的念头!

    转过一道湾,蓦然发现前方居然有一支车队。

    特么的,鬼子早就准备了退路!

    眼看着鬼子一个个钻进接应的车厢,孙铮大怒,举枪就打,发现其中有个鬼子身上背着电台,枪口略转,砰的一枪将其撂倒,接着连续几个点射,将试图出来抢电台的两个鬼子也干掉。

    鬼子车队迅速起步,扬起一道烟尘匆匆逃离。即便在这时,还有个鬼子远远的扔出了个手雷,不是炸孙铮,而是想炸电台。

    这时候,身后响起脚步,特战队也已经追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