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三十章 明明只是个接待任务,为啥要打成这样?
    距离战场越近,枪炮声就越响,阵阵销烟气息,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唤醒人们对死亡的敬畏。

    孙铮脚程快,上午九点,就赶到了战场。

    但场上的情景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一个小小的无名高地,一群鬼子据险而守。高地被四面团团包围,但围攻的人群军服混乱,互不统属。既有国|军,又有八路,似乎还有一些地方武装。

    攻击的倒是挺猛,可惜鬼子火力配备很科学,不管从哪个方向打,总是能被及时击退。

    这种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场景,让孙铮有些迷惑,在情况不明的条件下,他并没有贸然出手,悄然返回,打算先与队员们汇合。

    得把情况弄清楚,不然闯进这一锅粥里,被自己人误杀了,可就冤哉枉也。

    上午十点左右,在距离战场不过两三里的地方,孙铮汇合了特战队。

    在队员带领下,也见到了狼狈不堪的楚云飞,此时正在和李云龙讲解接敌情景。

    “……这帮小鬼子非同一般!出手就是我的要害,要不是立功兄帮我拦那一枪,兄弟我怕是……立功兄与我相交多年,乃我良师益友,这次以身相替,救我楚某一命,我负他良多……”

    李云龙安慰道:“我们总部医院的条件还是不错的,孙团副吉人天相,一定能挺过来。”

    “云龙兄!兄弟我惭愧,现在不光警卫连被打光,连全团的建制都被打散了。失去联络,楚某现在就是丧家之犬,还请云龙兄允许楚某以普通战士的身份,加入贵军,与这帮小鬼子杀上一场!”

    这个?李云龙有点心动,不说身份见识,楚云飞那可是出名的快枪手,有他加入,战力肯定会提升不少。可转眼一想,楚云飞这是落了难,又起了杀身报国之意,这才热血冲头有了这念头,等回头事过境迁,这事够他喝一壶的。

    “云飞兄!打小鬼子是咱们军人的天职,胜败兵家常事,你也不必自责。警卫连打光了也没啥大不了,只要楚兄你还在,358团总有复建的时候。你要知道,现在不光是你手上没兵,你那些兄弟也因为失联没了指挥。你这时候最要紧的,还是尽快收拢兄弟们,先保住有生力量!”

    楚云飞也冷静了下来,再没说话,重重与李云龙握了握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时,通讯员回来报告消息:“团长,打听到了,前面围着小鬼子的,是中央军666旅的,说是任适逸旅长亲自指挥的。”

    唵?众人很是惊讶,怎么中央军也卷进来了?

    紧接着,又一个晋绥军战士匆匆来报告:“团长,李团长!消息确认了,这伙小鬼子昨晚是通过中央军和八路军新一团结合部的空档潜进来的。为了保密,他们把沿途所有目击者都杀了。

    正好这几天,有个国际考察团在666旅那边考察,本来是约好了要去新一团访问,半道上,考察团的人想进村里看看民风,结果发现全村都死光了。

    任旅长和八路丁团长同时追查,才知道小鬼子是冲咱们下的手。

    这帮小鬼子被咱们打伤不少,撤退的时候,从171团驻地过。被171团哨兵发现,他们就想强攻打穿防线,宋团长当场阵亡。

    团副叶楚贵代理指挥,在他拼命阻拦下鬼子冲不过去,又想从老路退回,现在被任旅长和丁团长咬住了。

    这帮鬼子装备很强,还带着电台。他们现在守在335高地,应该是打算固守待援。任旅和丁团攻了好几次,都没拿下。

    171团的兄弟说,平安县的鬼子大队已经出城,应该是来接应的。叶团副已经带着171团的兄弟们去半道阻击了,绝不让这两帮鬼子合流!”

    孙铮得到了足够的消息,悄然离开,与特战队汇合。取地图一看,手指在335高地上轻轻一点。将消息与众人交换,制定新的攻击方案。

    335高地眼下被任旅和丁团围着,连根针都插不进。孙铮不愿意特战队去冒险,就打发他们去支持楚云飞。有楚雷和孙错,358团就是特战队娘家,借着358团这层皮,找着报仇的名目出手,也不至于被人怀疑抢功。

    不出所料,楚雷和孙错带着特战队找到楚云飞,楚团长喜出望外,他比别人更清楚这支特战队的战斗力。连忙召集残部,开了个火线会议,将特战队以358团警卫连的名义发通告。

    有了这支有生力量,楚云飞腰杆登时硬了起来,直接与中央军、八路军等方面联络,请求他们让开一条道,给358团一个报仇的机会。在请求发出的同时,特战队已经换上了晋绥军军装,直接前往前线。

    就在这当口,从西边某镇匆匆跑来支援鬼子的一支伪军,已经被李云龙率独立团狠揍了一通,丢下几十具尸体,扔了一地的枪械,撒丫子跑路了。

    正菜没捞着,独立团已经小发一笔,李大团长很开心的琢磨着再去哪里发个利市。

    十一点十分,特战队顺利抵达前敌指挥部,见到了中央军666旅任适逸少将。这场战斗里,他在战场军衔最高,名义上就是最高指挥。

    其实任旅长有苦难言,他压根就不愿意搅和进这种事。可偏偏本来轻松的接待任务,变成了一次不得不下血本的硬仗。

    任旅长心里恨透了这支小鬼子,你特么迟不来早不来,偏偏在老子接待外宾的时候来。来就来吧,还偏偏搞出个屠杀全村的血案!这特么让老子怎么下台?

    这边硬着头皮一交火,那边八路新一团丁伟马上就发现了端倪,丁伟多贼啊,那是吃啥都不吃亏的主。他知道任旅长在招待观察团,背着政治任务。就腆着脸直接来见任适逸,口口声声愿意接受指挥。你让往哪打,咱就往哪打,你说怎么打,咱就怎么打。

    任适逸蛋疼无比,换了平时,他敢把丁团打包送给鬼子磨牙,可在观察团眼皮子底下,他是真不敢。不但不敢送友军去放血,反而还要让自己的部下担起主攻任务,就是为了在观察团眼里挣个印象分。

    这时候,特战队找上门来。倒是给任旅长找了个借口,毕竟358团的情景大家都有耳闻,人家现在要上场报仇,也没道理阻拦。

    于是,任旅长同意报仇心切的特战队参战,但要求他们量力而为,一但出现重大伤亡必须撤离。他要为358团留下希望的种子……

    不管怎么说,在任旅长的指挥下,穿着不同军装的部队倒也显得井井有条,这让观察团众人对中国军民团结一致、共御外侮的行为,大是赞赏。

    有了这个说法,任旅长滴血的心总算得到点安慰。他心里很清楚,只要给校长挣回这个脸面,今天损失多少,明天就能翻个番拿回来。要是今天给校长丢了脸,哼哼,别说区区一个旅长,堂堂某省高官,说枪毙还不是照样给毙了?

    特战队得令出击,迅速进入战场。五支小分队先后潜出防线,在迈过自家防线时,身上已经披上了吉利服,与地面融为一色,成功的瞒过鬼子眼线。

    十一时四十分,特战队打响第一枪,随之,数声枪响连绵不绝,区区五支小队,硬生生打出数百人作战的感觉。

    同样与观察团呆在前指的丁伟,举着望远镜满脸都是不可思议:“这是358团的警卫连?这攻击力也太强了些,有这么强的警卫连,楚云飞怎么被打的那么惨?奇怪!”

    观察团中,一位美军少校更是失声惊呼:“不敢相信!他们的枪都是这么准的吗?OMG!这是加兰德步枪,不可思议,连发五枪,竟然五枪都打中了!中国神枪手,太神奇了!这种伪装服是谁设计的?我要下订单!任,请你转告,我要买一百,不,三百件这种伪装服!”

    任旅长心里各种MMP,脸上却挂着符合国际友人预期的笑容:“我一定会转达,但是能不能成,还得看人家自己的意思。”

    335高地上,除了几挺轻机枪不时冒火,敢从掩体冒泡的鬼子都已被击毙。

    特战队一击得手,却并没有贸然出击,反而重新潜伏起来。等待鬼子重新冒泡。

    高地上,鬼子又扔出一轮手雷,炸起一圈圈焦土,机枪位也扫的有气无力。

    十几分钟后,掩体后猛然冒出几个鬼子试图火力侦察,却在第一时间,就被特战队员开枪击中。

    再次龟缩,沉默几分钟后,高地上突然冒起一道冲天烟雾。

    前指中,丁伟面色一变:“不好,小鬼子要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