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二十九章 按下葫芦浮起瓢
    李云龙将孙铮一行迎进自己的团部,其实就是一座稍大些的民宅,院子里摆了张八仙桌,放着几盘菜。

    特战队员们被分别带去相邻的民宅招待,礼物由魏和尚接收。

    八仙桌上,就只剩下李云龙和赵刚招待孙铮。

    “孙老弟别嫌弃,条件简陋,怠慢了。都是自家人,也不怕你老弟笑话。咱虽然挂着个团长的名,实际上过的还不如叫花子。这还是眼瞅着要摆酒,咱们赵政委才特批了几斤肉,平常连荤腥都见不着。”

    正扯着闲篇,李换芹带着一位个头约在一米六五上下的农家女子进了门,不用问,这就是李团长夫人秀芹大妹子。原剧里,为了这位巾帼英雄,李云龙在未经请示的情况下,动员了两万多人,围攻日军重镇平安县。

    二营长的意大利炮那一炸,不光炸死了鬼子,也炸死了她……

    “这就是雪娟妹子的女婿!哎哟,可真是帅气,听雪娟说,和咱们赵政委一样,也是大学生嘞……”

    孙铮连忙起身打招呼,李换芹冲他挤个眼,意思是没透露别的。判官这个身份,经过半年酝酿,已经变成了传奇,很难让人与孙铮本人联系起来。

    李秀芹明显属于不知情的那一种,大大方方与孙铮握个手,招呼他吃好喝好,直接就陪坐在旁边,问一些关于李雪娟近况的家常话。

    聊了几句,李换芹就拉她起身:“姐,雪娟姐还让俺给你捎了礼物呢。”

    李秀芹吓一跳:“哎哟妈吔,咱们可不兴送礼那一套,这不是让俺犯错误吗?”

    赵刚笑道:“咱们革命者不兴送礼办事那一套,可是平常的迎来送往还是要的嘛。嫂子你别担心,这个礼呀,你安心收着。”

    “政委,你说收这礼不犯错误?那谁的礼俺能收?”

    孙铮笑道:“这你不用问政委,直接回家问姐夫嘛!你不让收你就别收,他同意你再收,反正犯错误也是他个高的来顶!”

    赵刚大笑:“对对对,是这个理!”

    李秀芹有点迷糊,还想再问,就被李换芹扯着出了门,两姐妹说说笑笑去找魏和尚瞧礼物。

    孙铮压低声音,和李、赵二人打个招呼,大意就是让特战队借摆酒在附近搞个对抗演习。

    自从几年前八路军总部差点被山本一木的特战队攻破,独立团上上下下都绷着这根弦。只可惜,那支队伍这几年再也没见踪影,想报仇都没机会。

    现在有了练兵机会,李云龙简直喜出望外,没口子应下。

    赵刚一琢磨,这也是好事,索性就瞒住消息,正好检验一下独立团的战力。

    在赵刚的安排下,特战队员打着各种幌子,在本地乡亲的引领下,熟悉地形,模拟方案。

    两天后,李云龙正式结婚摆酒,附近乡亲和得到消息的战友都来贺喜,整个赵家峪都洋溢着喜庆气氛。

    特战队员们这两天已经混的脸熟,悄无声息的占据了几处要害地点,进入潜伏状态。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直到李云龙新婚之夜出门查岗,都没发现丝毫动静。甚至孙铮特意打探过,最接近原剧中的悬崖地段,也没有任何风吹草动。

    不管怎么说,李云龙新婚夜出门查岗的举动,还是让很多人意外。由于赵刚提前的安排,倒是没查到什么纰漏,说到底,赵政委也担心独立团丢人太过。虽然没透露特战队的消息,却还是不动声色的加了哨。

    李云龙查岗返回,继续他的新婚之夜。一想到自己媳妇和秀芹是闺蜜,孙铮就对老李多少有几分同病相怜,很期待李团长的洞房故事啊。

    凌晨两点过后,隐隐的一阵枪炮声远远飘来。孙铮判断,这距离至少在几十里开外。秋收之后,又是新一轮的接战期,这种情况再正常不过,也就没放在心上。

    一直等到天色将明,也没见有敌人入侵。看来是自己的出现,导致事情有了变化。

    赵刚踩着晨光出门锻炼,孙铮从树上溜下来,与他打个招呼。

    赵刚吓一跳:“你啥时候上去的?”

    孙铮没心情解释这个,转而打听:“我记得上次在会安见到你们有个叫朱子明的干事,怎么老李结婚也没见他?”

    “他啊,上回不是在会安抄了个诊所嘛,还捎着回来两个日本医生。正好,总部医院那边正缺人手,就连人带药一起送了过云。朱干事呢,学过日语,总部那边就调他去做一阵翻译,等那两个日本医生熟悉了再回来。”

    内鬼不在家?又是一个变化。

    孙铮有些蛋疼,鬼子不来,赵家峪不必承受战火,李秀芹不会死,这些当然是好事。可是鬼子的特战队并不会消失,肯定还会搞事,但失去了这个先知先觉,鬼子以后搞事,时间、地点都不清楚,这种被动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前一阵连续出击,也没能引出那帮鬼子。看来真是发生了什么未知变故。

    怎么才能把这帮家伙引出来呢?这种特战精英,肯定比普通鬼子价值高吧。

    孙铮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帮孙子不会得了我的消息,然后把目标转到我家吧?

    擦!

    一念及此,孙铮差点当场下令让特战队返回一线天。可突然又一想,真要发生,这边赶回去怕也来不及。

    他有点后悔,这次太托大,把人全拉出来没留个看家的。

    这时,突然有个八路军战士匆匆跑来找赵刚:“政委!总部来电,让咱们接应大孤镇358团残部进山休整!”

    什么?358团怎么会是残部?

    赵刚接过电文,扫了一眼,连忙下令紧急集合。

    接着向孙铮解释:“凌晨两点左右,正在大孤镇视察炮团阵地的晋绥军358团团长楚云飞,突遇不明势力袭击。炮营仓库被袭击后殉爆,混战中,团副孙铭为救楚团长,以身挡枪,现在生命垂危。楚云飞率警卫连击退来敌,率部护送孙铭退往我军防区,同时向我军求援。我军医院方面已经派出一支医疗小组前去接应,总部命令我们,尽一切努力接应楚部。”

    这手法,妥妥的特种战!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只要漏出尾巴,总有落到猎人手里的时候!

    孙铮一下来了精神:“我说呢,看来这帮孙子去了大孤镇!”

    吗的,按下葫芦浮起瓢,老子来守李云龙,你们这帮孙子居然去打楚云飞!还伤了我三哥!这特么要是忍了,以后我孙判官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他没多问孙铭的伤情,既然没死,八路这边又派出了医疗队,那就已经是这个时代最好的条件了。要是这样都撑不过来,那就是老天爷的意思。

    李云龙也得到消息,全副武装带着魏和尚出现,与赵刚碰头,甩下一句:“我去接应楚兄,老赵你看家!”

    赵刚平静的接受命令,军事行动方面,李云龙说了算。

    李云龙冲孙铮点个头算是招呼,率队匆匆出发。

    孙铮与赵刚站在路口,目送大部队离开,右手抬起,食指冲天划了个圈。

    随着这个手势,村口旁边的树梢上响起一阵清脆的鸟鸣。紧接着,一阵阵鸟鸣不时从村子附近响起,只是短短半分钟,鸟鸣声就一阵阵的此起彼伏,好像赵家峪突然就来了一群鸟。

    赵刚还在纳闷,就听得耳边一片簇簇声。随后,二十几个身披草皮的人影有如蚂蚁归巢,一个接一个出现,迅速靠拢在孙铮身边。

    赵刚这回是真的吓一跳,这帮人刚才就在眼皮子底下?有的甚至就和独立团暗哨旁边!居然没人发现?!

    更可怕的是,有几个分明就是从村子里穿过来的,可村里留守的战士竟然也没反应?这还是刚刚紧急集合出了任务,要是换了平时,碰上这样的对手,会是个什么结果?

    想着想着,赵刚脸上冷汗就冒了出来。

    孙铮面沉如水道:“如果我没猜错,攻击大孤镇的,就是当初攻击八路军总部的那支鬼子精锐!我原以为他们会来给老李贺喜,没想到却是去了358团。嘿,敢伤我三哥!”

    右手又做了个手势,五支小队迅速分散,以小组为单位,匆匆沿着独立团出击路线追上了去。

    孙铮向赵刚拱拱手:“后会有期!”

    扭头离开时,身上常服悄然化作与队员相同的吉利服。

    赵刚一直盯着,前方那团灰影似乎在地上弹跳了几下,就彻底与灰绿色的植被化为一体,难寻踪迹。

    唔,这身草条伪装服,有点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