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二十八章 李云龙结婚
    骑马确实挺快,至少比自己甩腿轻松。也比摩托车舒服,这时代不光机械减震效果差,路况更是离谱。相比之下,骑马简直就是享受。

    黄昏时分,孙铮回到一线天。

    昨天返回的特战队员们,经过一夜自我检讨,白天在没有教官监督的情况下,主动自行组织复盘,将行动中所有漏洞重新检视,进行总结、反思。

    见到孙铮回营,连忙向教官汇报检讨结果。

    孙铮砍了一回鬼子,杀戮点已经突破三千,心情好转不少。再看这帮家伙,也觉得顺眼不少。

    接受检讨,算是揭过这一回。

    心里记挂着李云龙婚礼被突袭的事,就针对性的设计了几个新科目,让特战队以自我战力高基础,自我设计应战方案。

    全新的分组对抗模式,每次对抗前,都由抽签决定全新编队。训练队员们在互相不太熟悉的情况下,调整配合的默契感。

    所谓身怀利刃,杀心自起。所有初出茅庐的年轻人,都觉得自己天下无敌,时刻想着大杀四方,建下不世功勋。

    尤其是这帮小子,经过几个月远超时代认知的锤打,又见过一场血,算是开了荤。更是时刻弥漫着想要冲进鬼子军营,再显一把身手的心态。

    于是,孙铮借着一次演习,用一把98K,将这帮小子逐一“点杀”。

    用残酷的现实,让他们深刻的认识到,为什么战场上,优先清除序列里,狙击手会排在第一位。

    这一次远距离狙杀体验,将特战队员们那股子浮躁一扫而空。接下来的训练,更加的投入,也更加用心。相比之前,他们心里,多了一种敬畏,这是对战争本身的敬畏。

    孙铮不希望自己培训出一帮眼高于天的冒失鬼,仗着身手好,就无视天下英雄。连魏和尚都有马六之劫,更何况鬼子是真的有特战队。

    埋头训练半个月,孙铮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便带着他们再次出山。

    这一次,他的目标不是炮楼,而是一座驻守了大约两百鬼子的转运基地。

    特战队员们不负重望,顺利潜入,成功得手。

    五支小队互相配合,先将外围值夜人员清除干净,确认没有隐患,这才悄然在每所营房布置定时炸弹。

    待炸弹同时引爆时,早已后撤到外围的队员们人手一把长枪,借着火光,将失去理智的鬼子们逐一点杀。

    战斗在一个半小时后结束,早已等候在附近的游击队迅速接手,天还没亮就搬空仓库,顺利撤退。

    此战结束,特战队没有返回一线天,而是就地随游击队转移。随后保持着每周出击一次的频率,不断磨练杀敌技巧。

    让孙铮稍稍意外的是,尽管特战队出击频率如此高,却依旧没有任何鬼子特战队的消息。

    时间匆匆,很快就是秋收时节。特战队也保持着与交战诸方同样的默契,暂时收回爪牙,默默回归一线天休整。

    在训练作战的空档,孙铮也顺便打听了关于李秀芹的事。她和李换芹是同一个爷爷的堂姐妹,这年头其实也和亲姐妹没两样。

    李雪娟告诉孙铮,在大扫荡那段日子里,是李秀芹担着风险收留了她,两人在一个屋里住了将近一年。

    根据地开辟后,李雪娟介绍李秀芹入了妇救会并将其发展为党员,这层关系,在革命队伍里,又比亲戚更强。

    说是亲如姊妹一点都不夸张,但我党一向不提倡搞结拜,这个干姊妹也就是个玩笑。

    简单来说,李云龙套这个近乎还真是没胡说。

    重阳节的时候,孙铮两口子照例去舅舅家看外婆。

    晚上回家,李雪娟噘着小嘴一脸不爽。

    自两人团聚这几个月来,孙铮基本上只要在一线天,每晚肯定会回来陪媳妇。

    出于后世习惯,孙铮将家里的日常用具统统升级换代。有空间神器在手,不管媳妇这边提出什么要求,他都能第一时间不打折扣的完成。

    许多这时代民间很难采购的物资,他这边不要钱一样的批量往外放。什么针头线脑,菜刀柴斧,锄头铁锹,应有尽有,不光数量充足,质量也远超同时代的洋货。

    妇救会在民间开展工作,最常用的手段,就是用这些小恩小惠打动人心,从而切入对方日常生活。

    有了这么大个助力,让李雪娟在妇救会那方面的工作越发顺利,威望也日渐提升。又加上经过一番训练,体能提升后,在安全意识方面也有了保障。

    种种因素交织,李雪娟这几个月可以说过的非常舒心,经常会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孙铮已经很久没见过她露出这种表情,连忙询问是哪里出了问题。

    李雪娟闷闷不乐解释:“今天外婆问我啦,你都回来半年了,怎么我这肚子还是没个动静,是不是我忙着妇救会的工作,忘了还是孙家媳妇这事?”

    孙铮倒吸一口凉气:“天地良心,我已经很努力了好不好?外婆这是要我的命啊……”

    李雪娟登时破功,又羞又恼捶他一下:“没正经!”

    孙铮劝道:“这事实在急不来!生命本身就充满了偶然,再说了,咱现在和小鬼子打仗了,一天天刀头舔血的,也没个安生日子。真是怀上了,还不定是好是坏呢……”

    李雪娟瞟他一眼,也没反驳,只是轻轻叹了口气,不知道在想什么。

    孙铮也不知道世界差异会不会导致生殖隔离,反正这事他自己心里不怎么托底,也就没再多劝。只是晚上更辛苦一些,用实际行动换取媳妇谅解。

    又过了几天,袁方送来消息,李云龙果然要摆酒结婚,发来电报请孙铮一定到场。

    袁老师现在也是财大气粗,不光武器充足,就连其它物资也比平常的八路正规军多出一截。有些是特战队的缴获,有的则是孙铮经媳妇转送。

    现在更是不得了,连电台也捞到一个,这让一线天根据地脱离了以前那种原始手段,能够很方便的与外界联络,也让根据地的安全性提升一大截。就算特战队不在家,他也有信心把一线天守的固若金汤。

    孙铮召集特战队,告诉他们,自己得到内线消息,小鬼子也有一支特战队,将以李云龙婚礼为目标,搞潜入突袭。令特战队设计一个应对方案,如何确保在那种环境下,全歼来犯之敌。

    经过一夜讨论,特战队提出一个化装潜伏方案。具体就是大家伪装成孙铮的伴当,给李云龙贺喜,提前一到三天抵达独立团,随后就地潜伏并侦察地形。再根据实际情况,临机判断伏击方案。

    孙铮想想也是,独立团团部所在,那是李云龙的老窝,也被他经营的铁桶一般,一般人别说打探底细,连那地方在哪儿都没几个人知道。

    孙铮倒是记得赵家峪这个地名,也问了李云龙的小姨子李换芹,但李换芹在加入妇救会之前,只是个平常的农家小丫头,哪有什么见识。只知道赵家峪离自己村不远,但从来没去过。至于地形,更是无从谈起。

    原著里,小鬼子能够顺利突袭,也是得了朱子明这个内鬼的情报。那家伙又是保卫干事,提前配合做了手脚,这才让小鬼子里应外合得了手。

    孙铮同意了这个方案。反正没他帮助,李云龙也打的有声有色,除了媳妇被掳走,政委被打伤,自己差点被干成光杆司令之外,也没别的损失……

    一线天距离独立团直线距离不到百里,可是中间隔着三个山头,要绕好些个小道。幸亏有专门带路的游击队通讯员,不然光是找路就得喝一壶。

    经过一天一夜长途跋涉,顺利抵达独立团接待处。验证身份,又被带着七拐八拐老半天,才看到一个座落在山坳里的村落。

    向导介绍:“这是赵家峪,李团长他们,眼下暂时驻扎在这里。”

    想起了剧情,鬼子为了潜入,屠杀了赵家峪三百多乡亲。我来了,这事,就绝对不能发生!

    孙铮不动声色,带着一群挑担背篓的特战队员,一路进村,一路观察,果然易守难攻。如果不熟悉地形,根本连找到都不容易。

    李云龙与几个八路战士就等在村口,一看到孙铮,老远就咧着大嘴笑着迎上来:“哎呀呀,咱就说这挑担是个富亲戚,他们还不信。这来就来了,还带这么多东西,这怎么好意思……”

    孙铮笑着与他握手:“那要不然我再挑回去?反正换芹家也不远,都是亲戚,送谁不是送?”

    “唉呀呀,那可就太见外了!”李云龙丝毫不脸红:“这翻山越岭的上百里,一路下来累的都不轻,怎么着也得让大伙歇个脚不是?快快快,屋里茶水都备好了,赶紧的吧!”

    转身介绍,魏和尚当然面熟,另一个就是独立团政委赵刚,面容坚毅,目光深邃,很有这个时代革命者的风采。

    当年看电视的时候,孙铮就很喜欢赵刚。

    他一直觉得,赵刚就是中国文人在抗战中的缩影,是中华文化在血与火中重塑的化身。

    穿到这个世界大半年,今天第一次见到真人,不由的就亲近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