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二十七章 来都来了
    “孙哥也在!”魏和尚很客气,毕竟白天才蹭过判官一顿饭,晚上又跑来摘果子,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孙铮一看,这家伙身后带着一队人,背着各种箱子包袱,好像还挟带了几个人,但是李云龙不在队伍中。

    “怎么不见我挑担?”

    魏和尚差点笑出声:“俺们团长在公鸡岭碰到孔团长打炮楼,就留下来帮忙,让俺带人进城抄诊所。就晌午和你说过那个,咱们医院那边缺药品,没办法,只好打小鬼子的主意。”

    切!说是帮忙,其实就是混水摸鱼。孙铮表示明白:“现在这五王八侯的,谁负责现场指挥?”

    魏和尚问了一圈,这才指着城楼道:“是邱彪邱队长,城门楼子上打扫战场呢。”

    孙铮也是醉了:“这边眼看要开打,他还忙着拣破烂?”

    魏和尚呲牙一笑:“鬼子死了那么多,估计吓的够炝。能撑着不跑已经算他们有骨气……咱们这边只要守着不让鬼子出门就行,那边打扫完战场,估计就撤了。”

    “啊?好不容易打进城,鬼子都缩在营里,吓成了鹌鹑,搭个手就拿了,这么好的机会,居然不打就撤,为啥啊?”

    谢宝庆扯一把孙铮:“我的孙爷,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呀。不是老谢涨鬼子威风,人家确实比咱能打。咱都是武工队,好多兄弟连枪都没有,就是来凑个数。怎么打?只要能把鬼子憋在窝里,让咱们打扫了战场,那就是一场胜仗!再说了,咱这边不是主攻啊!”

    魏和尚扭头下令,他那队人马分出一半,押着查抄的药品和两个鬼子医生先一步出城撤离。他自己则带着其余一半人,和谢宝庆他们一起,留下阻击鬼子。

    孙铮有点无语,摇摇头:“来都来了,就这么走,太亏了!我去买几个橘子,你们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其他人愣半天,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孙铮撇撇嘴:“没文化!”扭头走入黑暗。

    魏和尚和谢宝庆几个眼神好的,眼见得一坨黑影猛然从防线里跳出像一粒乒乓球,连续几次弹跳,就越过了鬼子营门,落入鬼子防线。

    我滴天爷!人能跑这么快?跳这么高?

    歪嘴郭得意道:“瞧见没?这就是判官爷!阴司来的,天一黑就有鬼气加身的!”

    有人质疑:“什么鬼气?胡说八道!”

    歪嘴急了:“判官爷都没说咱老郭胡说,不信一会判官爷砍完鬼子出来,你当面问他老人家!”

    “那多鬼子,他……一个人能砍得完?”

    “你瞧着吧,哼!有你娃开眼的时候。”

    歪嘴郭打嘴仗的时候,孙铮已经扑进鬼子防线,空中找准落点,两脚各踩一个鬼子,直接把头踩到陷进胸膛,落地同时,双刀齐斩,旁边两个鬼子被砍成四片,肠肠肚肚流了一地。

    这四个死的干脆利落,连声惨叫都没发出。其余鬼子惊呼尖叫,纷纷开火反击。

    孙铮收刀换枪,先把几个光源打掉,让鬼子抓瞎。

    黑夜中,孙铮如幽灵一般,东砍一刀,西打一枪。搞的鬼子炸营似的乱喊乱斗,子弹乱飞,到处乌龙内斗。

    骚乱中,有军官试图出面组织,但孙铮早盯着这一块,一有军官出面就优先照顾,近的用刀劈,远的开枪打。

    鬼子几处光源被打掉,有人点了火把试图照明,但很多新兵早乱了方寸,见到火光下意识就开枪,很自然的引来反击,随之演变成对攻。

    军官和老兵们意识到这一点,连忙灭掉火把。可是失去光源后,整个营地陷入黑暗,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随着时间推移,鬼子军营中的骚乱越扩越大,失去军官约束,老兵还知道龟缩起来保自身。大量新兵被这恐怖情景吓到精神崩溃,乱吼乱叫,举枪乱射,甚至有吞枪自杀的。

    孙铮如鱼得水,在混乱中砍的十分欢快。不到半个小时,第一道防线就完全崩溃,失去了战斗力。

    孙铮扑进第二道防线,比第一道更加容易。

    砍了几分钟,孙铮不由的有点失望,前面那边好歹还有一部分老兵,这第二道防线,几乎全是新兵。几个军官没来得及表现,第一时间就被孙铮点杀,随即就是防线全面崩溃,新兵们彻底丧失战斗意志。

    砍这种货色一点成就感都木有,孙铮悄然离场,先把几个炮兵班组清除。随后走了一趟仓库,尤其是军火库,果然发现有几个鬼子在守着炸药,这是万一守不住就自毁,不愿意落入敌手的意思。

    刷刷几刀清场,将炸药收起,很细心的将仓库门关上。

    又转向机要室,门口几个守卫满脸警惕,却敌不过突然冒出来的快刀,连示警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砍的精光。

    机要室里面,昏黄的电灯下,一群通讯员正忙着不知和谁联络,几部电台嘀嘀的响个不停。

    直到刀临头,这帮人都没放下手中发报按键。砍掉通讯员,拿起监听耳朵听了一下,完全听不懂,将电源关闭。又循着声音找到发电机,关闭熄火,退出机要室。这地方所有的电力都由那么一台发电机自供,断电后,彻底归于黑暗。

    重要部门已经肃清,剩下的,就是最没技术含量的清场。

    不管多么凶恶的强盗,在失去战斗意志之后,连待宰牛羊都不如,起码牛羊不会自相残杀。

    看了会热闹,孙铮突然意识到,这帮鬼子自相残杀看着挺爽,但那损失的可是自己的杀戮点。这特么,绝逼不能忍!

    收刀换枪,提高效率,又发现手枪还是太慢。拣了挺歪把子,进入无双割草模式。

    鬼子军营彻底沦为屠杀场。

    失去战斗意志之后,鬼子连起码的防护动作都没有,又是身处黑暗,只能没头苍蝇似的乱跑乱撞。

    挑人多的地方,机枪扫射,碰到藏起来的,手枪点杀。

    大约一个小时后,周围环境似乎被按了消音键,突然安静下来。

    这是搞定了?

    四下搜检一圈,没发现几个漏网之鱼。或许有昏迷的,但这种已经没必要去关注。

    冲营门外高喊一声,魏和尚等人打着火把小心进营。

    嘶!

    呕……

    见到屠宰场一样的场面,各种奇怪的反应都有。

    队伍里的政工干部此时尽显风采,各种现身说法,什么侵略者必然是这种下场啦,什么我们的遇难者比这惨过许多倍啦。

    更多的是那些第一次见杀场的农家子弟,近距离感受战争的残酷。利用这次机会,让他们接受战火和鲜血的洗礼。

    没一会功夫,满脸惊喜的邱彪匆匆赶到。这家伙不愧是专业清场人士,迅速接过指挥权,将各路人马组织分派,很快就将混乱的场面打理的井井有条。

    等到天色微亮时,所有参战的我方人员都已踏上归程,每个人身上多少都捎带着点缴获。

    这帮家伙不愧专业清场,鬼子的几匹驼马不知道在哪都被他们找到,驾了马车,装的满满当当,吱扭吱扭往城外运。

    城南官道上,魏和尚与孙铮话别。

    这帮人也是浑身零碎,有如丐帮过境。

    看得孙铮心酸不已,这是穷惯了,穷怕了,遇到什么用得上的,累成狗也得打包带走。

    约定了李团长结婚,一定去吃酒,孙铮就打算告辞离开,他要回一线天,与这帮人并不同路。

    这时,歪嘴郭牵着一匹马,踩着晨光出现。

    “孙爷,给您替个脚!”

    孙铮挺意外:“马不错啊,哪来的?”

    “嘿嘿,鬼子不把咱当人看,就安排些喂马跑腿的活计。咱这回随了他的意!”

    噢,难怪八路多了那么多马来拉车。

    看到歪嘴郭那稍显扭曲的脸上,充满着期待,孙铮心念一转,牵过马绳,摸出一块印着保护伞图案的怀表递给他。

    当初给特战队员们制作装备时,孙铮顺手也制作了不少小玩意。像怀表这种装逼属性大于实用的,拿来送人最好不过。

    “留着做个纪念!”

    哎哎哎!老郭的嘴越发歪的厉害,不住点头,差点当场抽风。直到孙铮上马离开,才忍不住笑出声来。

    瞧见没?怀表!判官爷送的!以后谁还敢说咱老郭吹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