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二十六章 抢人头最怕开挂
    顾不上埋怨,先宰鬼子要紧。

    看电视时就有个印象,李云龙这号人鬼精鬼精的,只要是他主动打的仗,没有十足把握一般不动手。

    真要是这家伙来搞,这一仗打下来,搞不好汤都没得喝。我特么岂不是白跑一趟,关键还挨了一刀!

    夜色对孙铮最有利,他能夜视,别人却很难发现他。

    会安城并不大,穿过几条街,就接近交战圈。

    远远一看,就能看出鬼子在防守方面的鸡贼心理。伪军在面上是他们的友军,但鬼子的战圈却很明显的把伪军也防在圈子外,由他们负责一个较远的方向,基本就是负责观风看景,只要不在战场反水,就当他们还是好朋友。

    至于在南门交战的双方,孙铮悄悄找了个房顶用望远镜观察,是一群连统一服装都没有的地方武装。

    李云龙干的?这特么也不是平安县啊,再说这混蛋还没结婚呢,媳妇就被抢了?

    鬼子这边也没发现有特战队的影子,更别提什么山本一木。

    嘭嘭嘭!

    连续三发速射炮声,孙铮闻声观察,一队小鬼子急匆匆在城墙上架起了迫击炮,三发试射之后,诸元被重新计算,观察员大声报着新的计算结果,炮手随之快速调整。

    这特么的,我眼皮子底下也搞大动作?

    孙铮毫不迟疑,空间里摸出几枚手雷,扯环一磕,随手一抛,正正落在鬼子炮队中间。

    轰!

    一声爆炸,鬼子炮队鸡飞狗跳,负责炮队安全的机枪班调转枪口,却根本看不清黑暗中敌人所在。

    孙铮却被这枚手雷激发了灵光,一直忽略了自己力气极大的事。手雷扔个几十米真的不叫事。这玩意可比别的好用多了。

    翻身溜下房顶,沿着城墙边跑边向墙上扔雷。

    三十几米高的城墙,一群鬼子没头苍蝇似的举枪乱打。有人及时打出一发照明弹,试图寻找这潜入内圈的黑手。

    几分钟后,孙铮转到城墙内角处,双刀交互插入墙面,一刀刀替换着向墙头攀爬,夜色中,黑色的身影与城墙融为一体,照明弹那点区域和时间,根本不足以发现。

    鬼子的战术素养确实很强,但再强也只是凡人,碰上个开挂的,就只能杯具。

    孙铮爬到墙头,趁着把守的鬼子把目光投向照明弹区域,一个翻身跃上墙头。顺手挥刀,就剁了脑袋。

    附近的鬼子张嘴乱喊,机枪小组急匆匆扭转枪口。被孙铮和身扑上,三下五除二剁了个干净。

    抢过机枪,扭转枪口,宽阔的城墙甬道,成了不设防的屠杀场。

    滋滋滋……

    撕布一样的发射声,只持续了短短半分钟就宣告结束,城头当面这排鬼子被打的血肉模糊,至少有上百鬼子惨死在枪口下。

    子弹打空,孙铮也懒的换弹链,直接起身速跑,冲向另一个机枪位。

    短短五十米距离,数秒便到。踢开受伤的鬼子,捞起机枪一扣,没反应,刚刚那通扫射,竟然把机枪也给打坏了。

    这特么什么质量?鬼子这产品真是不可靠!

    另一片区域,反应过来的鬼子掉转枪口,已经瞄上了孙铮。尤其是另一个机枪位,滋滋滋的冲着这个方向开了枪。

    孙铮一个翻身,跃出墙头,手中长刀一插,牢牢贴在城墙上,双刀互换着,蜘蛛侠一般向那边移动。

    鬼子们试图再放照明弹搜索,攻城的武装却捕捉到了这个战机,瞬间加大攻击力度。鬼子被搞的两头冒烟,连忙掉转枪口对付城外敌人,又分出一部分人向内搜索。

    孙铮再次翻上墙头,手中两把盒子枪,一个快射,四十发子弹一通打光,手腕一拧,又换了两支,照样是一波流。

    换枪五次,狠泼了两百发子弹,盒子枪硬是打出了轻机枪的感觉。期间鬼子也有不少子弹击中了孙铮,但黑甲的防护很严实,根本没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再看城头,鬼子已经基本丧失了战斗力,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倒在血泊中哼哼着挣命。

    换上沙鹰,搜索补枪,很快将残敌肃清。直到此时,城下支援的鬼子还没爬上城墙呢。

    这时,孙铮占了城头,居高临下,城头又有现成的武器弹药,根本不用浪费存货。

    直接就地拣了手雷,磕发了向下扔。鬼子们守着城门一带,被这阵手雷雨炸的鬼哭狼嚎,很快就丧失了斗志,一边努力回击,一边组织着试图撤回营地。

    孙铮得理不饶人,紧缀在后撤的鬼子后面。

    不时打个冷枪,专门收拾那些试图恢复指挥的军官。至于那些失去指挥的鬼子兵,只要三五成群离的近,手雷就会呼啸着从头顶落下。这种无从防守的攻击,打的小鬼子哭爹喊娘,恨不得多生两条腿。

    鬼子驻地就在南门下,很快就退到了营门。

    营中鬼子已经架出了机枪,数发照明弹将这一带照的有如白天,营中鬼子大声喊着接应残兵。

    这时,突然从另一个鬼子的防守位打过来一串机枪弹,十几个退到营门口的鬼子被打的肢离破碎,侥幸没死的扯着嗓子大声惨叫。

    这突来的变故,让营中鬼子很是怒火,扭转枪口又向那边攻击。

    孙铮有点好奇,扭头看了一眼,却是一群伪军,竟然在战斗中反了水。

    嘿,有点意思。孙铮摸出几颗手雷,连续抛上营门高地,几挺机枪先后被炸哑火。

    伪军们眼看着鬼子被打到熄火,却并没有乘胜追击,反而再次收缩,很安份的守在了原地。光这一手,就能看出是老江湖。

    鬼子们的战术素养确实不错,这时已经再次组织了防线,营门内铺设着高高的沙袋,新的机枪班组也试探着开火。

    可惜因为刚才这一通阻击,使退到营门口的残余鬼子错过了最后时机,被孙铮抢先一步到了营门。

    随后,营中鬼子眼看着那个鬼魅一样的黑影,将自己的战友们一个个点杀。

    这当口,南门已经被成功打破,那帮攻击的地方武装顺利进城,在鬼子营门前布下包围圈,却一直没有发动攻击。

    孙铮意外的在这帮人里看到了个熟人。

    “老谢?谢宝庆!”

    孙铮也不挑时机,大声喊了一句,那人与旁边人交待几句,弯着腰疾跑上前,一个虎扑停在掩体后,与孙铮答话。

    “孙爷!幸亏有你啊!”

    孙铮挺好奇:“你不是说卸甲归田吗?”

    谢宝庆苦笑:“俺是想回家种田,可小鬼子不给活路哇!狗日的小鬼子,为了一头牛,差点把苦儿害死。是八路救了苦儿,俺老谢一命还一命,这条命就卖给八路了!”

    “那你现在跟谁?”

    “会安县大队!”

    “嗯?李二蛋那个队?”

    “对对对,您也认得俺们队长?”

    “这混球,上午拣点破烂,天没黑就飘了?有几杆枪啊就敢跑来打县城?也不怕崩了牙!”

    “这可不是俺们县大队的任务,好像是八路上面的命令。俺们李队长都不在家,是教导员接的任务。具体俺也不清楚,只知道要打会安,牵制会安鬼子,让他们别出城。再说俺们队也不是主力,就是打个配合。要不是您老大显神威,俺们哪能进城?”

    噢。孙铮恍然,这特喵的,人家这趟应该是个配合任务,是佯攻会安,吸引注意力,主战场在别的地方,这是我党最擅长的声东击西手段。

    谁也没想到,判官正好在城里,顺手就帮了一把。

    然后,居然把城给打破了!

    很快,阵前反水的伪军方面也和这边取得了联络,迅速与另一群土八路汇成一股。

    孙铮又见了熟人,歪嘴郭就在这群伪军里。

    还没顾上说话,就见远方匆匆又来了一拔人马。双方稍稍一碰,打头的家伙就穿过了防线走了过来。

    孙铮一愣,是魏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