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二十四章 杀生丸前来踢馆!
    孙铮有点佩服鬼子们的脑回路,这还真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如果不是自己亲手干的,连他都得相信这种判断。毕竟铁证如山呀。

    说起调查小组,难道是那几个在聚仙楼外伏击自己的精锐?特么的调查小组不好好查案,玩什么狙击?兼职刷单吗?

    当初一时随兴掳走平田一郎,后来是真的把他忘了。没想到,搞出个时间差还能被脑补出这么多剧情来。

    尤其是孔捷,死鬼子也能换军火,这操作是真骚!

    朱子明又抿一口酒,抹一把嘴巴:“鬼子说的有鼻子有眼,可大家更相信是判官带着阴兵做的。除了阴兵过境,谁能一夜之间,把那么多军供一把端了?别说搬东西的动静,连过车的印子都没有嘛。鬼子硬说这是早就动了手,只是借着聚仙楼事件出来遮丑,可他们根本没法解释仓库出入的问题。那是之前用了一个月时间,才刚刚入库的。要说提前动手,时间上来不及呀。就算把国共双方加起来,再搭上河源日伪军,都没有那么强的运力!

    “可鬼子那边根本不管这些,比起丢掉的那些军需,他们更怕判官是真的!毕竟照他们的说法,天照大神在护佑嘛,现在到了中国,被阎罗殿里来的判官砸了场子,岂不是证明天照大神罩不住了?为这事,这几个月下来,把所有与聚仙楼有关的人员,全都抽调去了朝鲜和南洋。就是怕这帮人到处宣传判官,影响军心。”

    孙铮想起进城的时候,伪军们连大气也不敢喘。鬼子都被折腾成这德行,这帮人怕是瞧谁都觉得像判官。

    李云龙灌了一杯酒:“难怪今年鬼子夏收这么敷衍,下乡催粮也只让白狗子去。还当是有啥大计划,结果闹了半天是吓的?”

    朱子明接下来又着重介绍了会安兵力分布,以及他们此行任务目标的情况。

    孙铮听他们说起,这次进城是为了搞点药品,目标当然是鬼子医院或者诊所。

    不管他们是买是骗还是抢,孙铮都没插手的意思。李云龙能在乱世闯下赫赫威名,绝非浪得虚名之辈。

    孙铮问了一下,发现他们手上也没有详细的鬼子兵力布防图。扯了几句闲话,扔下几块大洋,告辞离开。

    孙铮离开,李云龙喊小二结帐。这么一桌子菜,只花了不到两块大洋,剩下的钱自然被魏和尚收着。

    李云龙又吩咐魏和尚把剩下的酒装进葫芦,又把剩菜打包。

    朱子明有点疑惑:“团长,那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李云龙一摆手:“我们得先回去和政委商量一下,你就地潜伏,自己注意安全!和尚,把那几个大洋给朱干事,你看你那个小气劲,下回见孙老弟,再打他一回土豪嘛!”

    魏和尚一脸不情愿,他省下三块多,却只给了朱子明两块。团长大手大脚惯了,他得细发着过。

    朱子明也没推辞,从魏和尚这貔貅嘴里抠到大洋,能吹半年!

    孙铮走出饭馆,漫无目的在街上乱转。琢磨着晚上行动的细节,既然早前有了这么多传说,要是不好好利用就太浪费了。

    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人影,孙铮稍稍一回忆,想起了这家伙,不就是重生当晚,给自己送盐的家伙吗?

    记得舅舅提过一嘴,这老家伙叫什么,歪嘴郭?

    “老郭!”孙铮眼瞅那家伙要拐弯,大声喊了一句:“歪嘴郭!”

    老郭一怔,扭头一瞅,两腿抖的像弹棉花,不知道该跑还是该跪。

    孙铮大踏步上前,一把扯住:“这么巧啊!可有日子没见了。”

    歪嘴郭差点吓哭:“孙……爷!您吉祥!”

    不远处有个茶摊,孙铮半拖半扯将他拉到茶桌前坐下:“你怕啥?我这还记着你赠盐的情分呢!”

    要说接触过判官的人里,谁的感触最深,歪嘴郭肯定能排前三。

    别人或多或少都有道听途说的成分,唯有老郭当夜亲眼目睹了孙铮复活,而且第一个近距离接触。甚至于,后来那个判官的名号,和判官不杀国人的说法,都是从他嘴里传出去的。

    老郭这辈子吹过无数牛逼,唯有这事最真实,但却偏偏没人相信。今天再见孙铮,吓个半死,又听他说起情分,瞬间满血复活。对呀,判官爷不杀中国人,咱还和判官爷有过交情呢!

    老郭激动起来:“可不是说的!我就说……孙爷,您这趟来会安可是有事?”

    孙铮打量老郭的皇协军服:“你这混的不错呀,换了地方,还升了官?”

    “都是沾您的光!都晓得咱老郭和判官爷照过面,多少抬举几分,给点薄面。”

    “你来会安多久了?”

    “哎呀,那得有三个月了,皇军……噢,鬼子那边说是要查河源军资的案子,把咱调来配合,查了几个月,屁也没查到。反倒查出了平田一郎是内鬼,真是笑死个人。后来他们许是怕咱和孙爷您有啥瓜葛,不让咱回去,就安置在会安,这一晃三个月了。反正咱就光棍一条,也没个牵挂,在哪混都一样。”

    “你来仨月了?那你有没有驻防图?”

    “爷!您还真问对人咧。鬼子防咱们防的贼着哩,等闲可不让进他那鬼子窝!可咱和孙爷照过面,被叫去问过几回话。咱老郭大字不识半个,偏是认路准。他那老窝里的情况,都记在心里呐!”

    老郭不识字,更不可能画图纸。拆了盒火柴,在桌上摆了个鬼子军营布置图。

    其实孙铮并不怎么需要这东西,他主要是想知道仓库位置,别的倒也无所谓。上回是踩狗屎撞大运,总不能把希望寄托在运气上。能省点功夫,总比瞎撞强。

    但老郭明显是个有心人,除了鬼子营房布置之外,这段时间,他在伪军里混日子,也打听到不少消息。趁这机会,一股脑都告诉了孙铮。

    这大概就是沦陷区大多百姓的现状,不得不在鬼子治下挣命,卑微的祈活。虽然自己没胆量和能耐,但心里都巴不得鬼子早点倒霉。当然,甘心做走狗,帮鬼子欺负同胞的畜牲不在此列。

    塞了几块大洋塞进老郭手里:“知道你们都不容易,能理解!但心里还得记着自己是中国人,尽量不要祸祸同胞……自己保重!”

    老郭目送孙铮离开,两眼红了又红,发了半天愣才大踏步离开。

    孙铮在城里转了一圈,盯上鬼子侨民开办的“樱花会馆”。这地方明面上是个民间武术会馆,实则是鬼子情报机构,每次鬼子那边查案什么的,都有这家会馆的身影。

    眼看夜色渐临,樱花会馆里亮起了电灯。据老郭的消息,会馆每天傍晚都会聚集侨民一起切磋练武,是最好的踢馆时机。

    他也懒的去制定什么计划,来到会馆门口,大摇大摆就往里闯。

    进门就见整个会客厅都铺有木地板,两个穿着白色武士服的鬼子手持木刀正在对练,四周跪坐围观的鬼子有四五十个。

    练功大厅四周挂着各种条副字画,其中一副写着一个大大的“武”字。

    见孙铮进门一脸好奇四下打量,看那样子,丝毫没有普通中国百姓的惊恐之意,反倒更像是自己人。

    一群鬼子也拿不准,其中一个迎了上来。试探着用日语问询。

    “欢迎,不知阁下怎么称呼?光临鄙馆有何指教?”

    孙铮灵光一闪,突然泛起个促狭心思,板着脸用日语回道:“杀生丸!”

    “纳尼?”

    “在下杀生丸!”

    “阁下有何指教?”

    “我自小在木叶隐村修行,听说山外高人很多。可惜自我出山,走遍九洲四岛未遇敌手。听人说,武道高手都受军部征招,远赴海外。特意跨海而来寻找武道高手切磋,只求一败!只可惜,我在中国遍寻高手,所遇者皆是徒有虚名的懦夫!是一群只敢向妇孺弱小挥刀的无胆鼠辈!尔等根本不配称‘武’!”

    “阁下,狂妄的话还是适可而止吧!”

    “大胆狂徒!”

    “无知之辈!你拿得动剑吗?”

    ……

    一群鬼子登时哗然,炸了营,七嘴八舌的叫嚷起来。此时,他们完全没意识到,眼前这个口口声声为求一败的故国狂徒,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判官!

    孙铮面如止水,心中偷乐。把冲突限定在武道切磋这个框框里,这帮憨憨肯定不会惊动驻军。免的打草惊蛇,到时候又要多费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