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二十三章 平田一郎贪墨军资铁证如山
    眼见县城在望,孙铮收起摩托,换了常服甩活腿混上官道,大摇大摆进城。

    守门的伪军问都没问,这帮家伙简直太敷衍了。

    在城里溜达了一圈,情况也只了解了个大概。只知道鬼子和伪军分别驻扎在东城和西城,鬼子驻军有多少,武器配置怎么样,这些要紧情报,统统不知道。

    不是孙铮不敢闯营,只是觉得白天去踢馆,鬼子容易逃跑。晚上搞的话,优势相比更明显。

    啧,这时候就眼馋我党的情报网络了。可惜对这边不了解……咦?那个货有点眼熟啊。

    前面那个头戴礼帽,一副汉奸打扮的家伙,就是李云龙的警卫员魏大勇。他在,老李肯定也在。

    啧,早上刚和楚云飞告辞,下午就碰到李云龙。这些主角简直无处不在,老天爷给他们开了VIP通道吗?

    眼瞅着魏和尚东拐西拐,进了一家小饭馆。

    孙铮跟着就想进,门口小二陪着笑脸:“这位爷,不好意思,今天客满,还请改日再来!”

    巧合还是故意的?有点意思啊,孙铮退后两步,抬头扫一眼招牌,发现楼上包厢临街窗户人影绰绰。

    想了想,孙铮扯着嗓子吼道:“魏和尚!出来接客啦!”

    这年头,大家活在鬼子治下,真叫提心吊胆。平常真没谁敢这么放肆的当街大喊,敢乱喊的,那都不是寻常人。

    小二吓的不轻,急着就想劝他低声。又怕他是什么遮拦人物,万一惹出什么事可担不起,纠结到不行。

    楼上窗户吱呀一声推开,露出李云龙和魏和尚的脸。

    李云龙一见孙铮,直接笑出了声:“我说呢,谁喊的那么大声。原来是孙老弟,快快,和尚,赶紧的,迎一迎,省的让人笑话咱不懂礼数。”

    小二听到客人表态,又见魏和尚一阵风似的冲下来,识相闭嘴,看着魏和尚出门接客。

    孙铮跟着魏和尚进门,一副不开心的模样:“怎么我每回进城,都能碰到你们?”

    魏和尚满脸都是笑:“见孙哥一面可不容易。”

    孙铮觉得被他喊哥有点怪,可稍一琢磨,这家伙看着显老,还真不一定比自己大。再说了,咱也算救过他一条命,受他喊一声哥不是应该么。

    李云龙站在楼梯口,拱着手一副江湖嘴脸:“哎呀呀,我说一大早就听着喜鹊叫,进城就让咱碰到孙老弟。这趟生意赔不了!哈哈哈,快快,里边请,伙计!把你们店里的招牌菜拣几个硬的赶紧上!杏花村来一坛!”

    楼上楼下不少听见这动静的人,透出头来看一眼,一副鄙视汉奸的模样纷纷回避,不愿意招惹这种明显不是好人的家伙。

    进了包厢,李云龙笑的皱纹都绽成了花:“几个月不见,孙老弟瞧着更精神了!快坐,今天可得好好吃一回大户,嘿嘿……”

    呃?孙铮有点凌乱:“啥意思?我请客?合着我巴巴的上门来挨刀?”

    “你瞧你说的,见外了吧?咱老李是个穷鬼,压成饼也榨不出二两油。你孙老弟那可是出了名的有钱人,你好意思让咱掏钱?再说了,咱俩谁跟谁呀?对不对,那是正经的亲戚嘛!你老弟和老哥吃饭,能让老哥花钱?说不过去嘛。”

    “咱俩是亲戚?”

    “那可不?我媳妇和你媳妇是姊妹,咱俩可不就是挑担(连襟)?”

    “你媳妇?”孙铮一愣:“你有媳妇?”

    魏和尚吭哧吭哧的闷笑,憋的满脸通红。

    李云龙脸都黑了:“瞧不起咱老李是咋的?咱老李年轻时候,也是十里八村一枝花,不是我吹……”

    “你先别吹,你结婚了?”

    “快了,快了!”李云龙丝毫不脸红:“日子都定了,收完秋就摆酒,到时你可得来啊。”

    噢,就是说,山本一木那事还没发生。

    转眼一想,不对劲呀:“你媳妇和我媳妇是姊妹?那我应该认识啊。”

    李云龙压低声:“干姐妹!秀芹还是你媳妇担保进的妇救会的呢,能做介绍人,这关系能不铁?再说了,我那亲小姨子换芹,不是也跟着你嘛,这不管从哪边论,咱都是自己人!”

    李换芹是你小姨子?我嘞个去!果然是主角光环,哪的便宜都能沾上。

    小二送来酒菜,三人止住话头,入席就坐。

    孙铮酒量不行,浅浅啜了一口就放下杯子,尝了几道菜,感觉都一般,不过胜在量大油水足。

    “可可可……可可……”包厢门响起独特节奏的敲门声。

    魏和尚松开枪把,开门迎客。

    李云龙起身招呼:“老朱!快来快来,正好开席!介绍一下,这是孙兄弟,自己人。孙老弟,这是我们保卫处干事朱子明同志。这一阵在城里打听消息……”

    朱子明?这不就是电视剧里那个叛徒吗?不知道这时候变节没有。

    朱子明也不客气,先是一通据案大嚼,猛吃一通。这风格,很有李云龙的风采,果然是什么将带什么兵。

    “老朱,情况怎么样?”

    “鬼子最近正查河源那案子呢,自己窝里斗的厉害。所以市面上才显的这么松……”

    河源的案子?李云龙和孙铮对个眼神,那事他们门清啊。怎么听这意思,还有别的事?

    李云龙道:“那是判官做的,这事没人不知道吧?”

    “据咱们内线传来的消息,鬼子那边根本就不相信有判官这么个人!”

    “怎么说?”

    朱子明仰头灌一杯酒,笑了笑道:“嘿!团长你想想,一个人单枪匹马就挑翻了重兵把守的县城,连最高长官都活捉了。还是在河源这种地方,这可能吗?”

    “当天交手情况,事后众说纷纭。可关键是,当时除了聚仙楼那边的战斗之外,别的地方根本没动静啊。”

    李云龙不明白:“这种事,难道还非得要满城开花?”

    “不是那意思。关键鬼子事后调查,当天除了聚仙楼死伤那么多军官之外,最大的损失,其实是军营驻地。听说丢了整整半年的供给!那些东西,当初可是太原方面动用了整整一个汽车大队,花了一个月才运来的。就那么不翼而飞了!偏偏驻军那边压根没动静!”

    李云龙倒吸一口凉气,瞪眼看孙铮。

    孙铮撇撇嘴,冲他点点头,这事就是咱干的。没见识!五鬼搬运都没听说过?连我外婆都不如。

    朱子明接着道:“鬼子事后多方调查,结果发现,宪兵队大队长平田一郎的嫌疑最大!当时晋绥军楚团长和团长也在他的寿筵现场,可古怪的是,死了那么多人之后,平田一郎居然凭空消失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几天后,鬼子在南河边发现了仓库守卫的尸体,据说还有几个侨民。

    “据说事发前,鬼子就怀疑河源方面有人在侵吞物资,特意派了一支调查小组。可当天夜里,那支小组全员阵亡了!重点是,这支小组的存在,只有平田一郎知道!

    “综合种种线索,鬼子推测,聚仙楼事件,就是平田一郎和八路、晋绥军,三方勾结,联手做下的贪墨军资案!尤其是过了半个月后,新二团孔团长居然用平田一郎的尸体,敲诈了鬼子一批军火。这就更加坐实了平田一郎就是内鬼的推测,如果不是灭口,怎么可能无端端消失半个月,又莫名其妙的死了?半个月呐,真想跑,哪儿去不了?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他和国共两党,三方联手做案。事后原本应该给他提供保护的八路,把他给灭口了!”

    嘿,这口黑锅扣的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