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二十一章 我对你们很失望!
    大孤镇东南十里,有个叫月亮湾的小河,河湾处的小镇就叫月湾镇,镇上驻着一支小鬼子,守着一座炮楼。

    孙铮把第一战选在这里,因为这地方和鬼子隔河对峙的,是晋绥军。根据惯例,晋绥军一般不会主动攻击,因此,这帮小鬼子比起其它可能遭到八路攻击的地方,算是比较幸福。

    就是因为他们想不到,所以才能打他个出其不意。

    为了这场战斗,孙铮提前做了好几天工作。包括与晋绥军的沟通,对小镇地形和炮楼敌情的实地侦察等等。

    虽然都是特战队员负责执行,但第一次放飞幼崽,身为教官的他放心不下,全程陪同,感觉比自己端炮楼还要费劲。

    凌晨两点半,五支五人小队先后潜行出发,悄然渡过月亮湾,如同出海蛟龙,扑向那座丑陋的炮楼。

    隔着一条河,孙铮努力不去多想,闭眼静坐等待结果。

    身边是同样放心不下的孙铭,手里举着望远镜有点呆:“要不是亲眼看着,真不敢想世上竟有这样的身手!老六,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孙铮笑了笑:“担心有个毛用!既帮不上忙,又伤不了敌。与其操这闲心,还不如养足了精神,等着看结果。真要是遇到意外,潜袭变成强攻,不过是多出把力气的事。”

    另一边,马德彪也放下了望远镜:“这夜色,我一路盯着不放都看不清,小鬼子没那么神吧?”

    孙铮摇摇头:“这谁说的准呢?战场嘛,千变万化,只能尽人事,听天命。战前做足准备,战时奋勇向前就够了,至于结果,只要不死,总能看到。”

    打屁聊天,时间匆匆而过,凌晨三点十分,原本平静的夜空突然被几声乍起的枪声打破。

    几人同时举起望远镜观察,远远的,影影绰绰的炮楼不时闪过一道光亮,随之就是一声枪响。

    这阵枪响从开始到结速不过两三分钟,一共开了不到二十枪就再度沉寂。

    不一时,镇上响起此起彼伏的狗叫人吼。

    孙铮清楚的看到,特战队员们互相掩护着撤出炮楼,有一半人都扛着多余的枪支弹药。想仔细数下人头,毕竟是夜里,又隔着老远,费半天劲也没能数清。

    又过半个小时,河边响起蛙鸣、鸟叫,游击队员连忙上前接应。

    不一会,特战队二十五人全员到齐,孙铮一眼就发现,其中两人身上挂了彩,皱了皱眉没说话,处理伤口发现并不严重。

    毕竟是被大魔王整天虐待调教出来的,对危机反应已经产生了条件反射。避开要害已是本能。

    放下心来,带队撤向大孤镇358团驻地。

    进入特意为他们留下的营房,早有炊事班准备的早餐。一帮游击队员也跟着沾了光,喜滋滋的吃了顿蒋委员长的饭。

    上午七点,358团驻地操场。

    孙铮满脸失望的冲着五支小队训话:“十三个小鬼子!五个小组,二十五名队员,夜间潜袭,二打一!这都能让人还手伤了两个,你们是猪吗?放一群野猪进去拱,也要比你们强!”

    “我对你们很失望!”

    操场边,楚云飞、孙铭、马德彪等国共双方指战员面面相觑,端了一个炮楼,零伤亡啊!

    尤其这帮娃娃仔,很多都是第一次上战场,第一次杀人呀,没当场吐出来已经很了不起了。

    这都不满意,还被骂是猪,那我们岂不是猪都不如?

    尤其是马德彪,以前总吹自己曾率游击队,以五死十七伤,端过某个炮楼,整个晋西北都算是一号人物。可一听孙判官训话,感觉自己简直就是送部下上杀伤的刽子手,再没脸见人了。

    孙铮当然也知道这帮人是第一次杀人,但这是战争年代,不比和平时期。环境不一样,人们的思维自然不一样。大家都与小鬼子有死仇,要是这样都不能克服那道坎,活着也没用,还不如早早去死,省得拖累战友。

    某个挂彩队员低声嘟囔:“……就是想捉个活口嘛……”

    “33号!出列!”

    特战队的编号是两位数,33号,就是第三小队,3号队员。孙铮这里,不讲姓名,只讲编号,一是保密,二是表示一视同仁。

    “是,教官!”

    “大声把你刚才的话说一遍!”

    “报告教官!我就是想抓活口,才让小鬼子钻了空子!”

    “这就是你受伤的理由?不要给自己的愚蠢找任何借口!临行前,我是怎么交待的?一切行动,以保全自己安全为要!在没有确定完全解除敌人武装前,任何有攻击能力的对象,都在清理之列!你都当是耳旁风了吗?想抓俘虏你不能把他打晕带出来吗?脑子呢?跑的太快搞丢了吗?俘虏的死活重要还是你的死活重要?回答我!”

    “报告教官!我的命重要!”

    “回去写一百遍:‘我的命比鬼子的命重要’!”

    “是!”

    “25号,你肩膀的伤是怎么回事?猪拱的吗?”

    “报告教官,我捅了那小鬼子心口一刀,结果没死透,正好碰上另一边响了枪,我急着去支援,大意了,被小鬼子从背后偷袭,挨了一枪。”

    “没打中要害,你是不是挺得意?”

    “报告教官,没有!我只是很庆幸!”

    “庆幸?你还有脸庆幸!如果你割下他脑袋,还会有这隐患吗?简直愚蠢!这是战场,你至少把他的枪踢开,连这点危机意识都没有,你还有什么脸庆幸?其他人,尤其是各自小队成员,战友犯错,不知提醒防护,导致队友受伤,你们的防护意识被狗吃了?辛辛苦苦训练几个月,第一次上战场,差点就折了两个!这就是你们对我的回报?丢不丢人?!”

    一群人黑着脸不敢吭气。

    “真不争气!回去自己检讨,加练!全体都有!以小队为单位,武装越野!目标,天黑前返回一线天营地!现在,解散!”

    “是!”

    五支小队应声而动,迅速组成五人小队,各自检查装备,盘点物资,互相约定联络方式和暗号。十分钟后,先后出了358团驻地,悄然消失在山林间。

    楚云飞数次欲言又止,最终摇摇头没吭声。

    孙铭知道他的意思,目送特战队离开,扯着孙铮低声道:“从这到一线天,虽说只有五六十里,可都是山路啊。还要过河翻梁的,平常我走一趟至少得两天,就这还得靠马驼东西。这都是一夜没睡,刚打了一场仗的……”

    孙铮冷笑道:“累点总比死了强!”

    孙铭登时哑然。

    端了炮楼,自然有缴获。十几把三八大盖,一挺机枪,两箱子弹,至于其他的手雷、匕首、水壶、钢盔之类,林林总总一大堆,现在都便宜了游击队。反正楚团长看不上这仨瓜俩枣,正好送给马德彪结个善缘。

    老马喜的一嘴黄牙乱呲,笑的像个二傻子,一帮游击队员也没想到能拣这大便宜。只是跟着走了一趟,比之前玩命砸炮楼强到不知哪里去了。

    孙铮与众人打个招呼,晃悠悠出了驻地,一进树林,几个闪身后消失。

    送行的楚云飞和孙铭心中震惊,又暗自庆幸搭上了这条线,还委培了自己人。不然,将来和那边对上,遇到这支小队,岂不连觉都睡不安稳?

    孙铮之所以这么不爽,主要是经过这场战斗,发现自己组队刷杀戮点的意图并没实现。

    几个月里,为了培养这帮特战队员。从武器装备,到服装设施等等,他前前后后砸进去好几百杀戮点。结果他们杀鬼子居然没能收到杀戮点!

    也不知道是不是距离太远?难道和网游一样,要自己在场才行?那么问题来了,我要在场,谁特么还敢抢我人头?老子劈了他!

    唉,心累,怕是只能靠自己刷了。

    啧,看看空间光屏,杀戮点只剩下了三百。组队失败,只出不入,这样下去不行的。

    打开地图,沉思片刻。嘿,不就是端炮楼嘛,这几个好像都不太远,要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