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十六章 死鬼子也能换钱
    砰!砰!

    连续两声枪响,林间两头撕扯进食的狼同时倒地,躺在血泊中无意识的抽搐。

    孙铮收枪,向旁边的半大小子竖个大拇指:“好枪法!”

    半大小子叫吕继亭,只有十五岁,身高不过一米五上下,本是普通乡民。家人被鬼子祸祸,为逃活命进山落了草。因为腿脚灵便,嗓门又大,被谢宝庆看中,经常替他跑腿传话,是个机灵人。最大的心愿,就是杀光小鬼子。

    因为替人跑腿传话,对判官的传说最是熟悉不过。对孙铮有一种近乎狂热的崇拜。孙铮发遣了谢宝庆,要找人带路进山,他第一时间就站了出来。

    进山这几天,孙铮意外的发现,这小子不光脑子活泛,腿脚灵便,枪法竟然也不错。一问才知道,这家伙竟然只凭着替人跑腿赚来的人情,蹭着开枪,就练成了这一手好枪法。

    天赋啊!用一句梨园行里的话说,这就是老天爷开恩,祖师爷赏饭!明显是潜力股,值得培养。

    孙铮就让他从老谢的库存里,挑一把枪。这小子虽然个子不高,却偏偏喜欢用长枪。

    国产的中正式还看不上,非得要三八大盖。说是打的远,打的准。而且子弹也容易补充,打完了摸几个鬼子就有了。

    听这意思,完全把小鬼子当成人形弹药包。行,还是个狼灭。这下看着就更顺眼了。

    小小的人儿,搂着一把几乎与他同样高的步枪,乐的见牙不见眼,鼻涕泡儿乱冒,场面一度很滑稽。

    三八大盖连上刺刀,再加上几排子弹,加起来十几斤,他也不嫌重,吃饭睡觉上茅房,都要随身带着,绝对不让枪离开自己的视线。

    借着这股子热乎劲,孙铮和吕继亭进山清剿附近的野狼,顺便熟悉环境。用游戏术语来说,就是跑新手任务,刷地图。

    打着猎狼的幌子,孙铮连八路上山改编黑云寨的事都没搭理。

    人家似乎也有意回避他,双方很默契的互不干扰。

    但是对于孙铮的一切动向,八路方面都很关注。甚至特意为他安排了一组民兵,专门负责后勤供应和往来联络。

    这年头,狼在山里很常见。是与小鬼子并列的害人精。如果不把这玩意杀到胆寒甚至绝种,人根本没法安心在山间生活。

    黑云寨附近环境不错,孙铮有意将来做个安顿舅舅一家的备选地。这么大的安全隐患,不消灭可不行。

    谢宝庆手上一堆人,枪法好的也不少。却不会特意清剿狼群,他还要用狼群的威胁,帮他提升在乡民间的威权。

    但对八路来说,所有威胁百姓安全的,都在清剿之列。因此,对孙铮的行动,八路方面非常支持。

    大半个月下来,两人先后猎杀了十几窝数十条大小野狼,送回山寨处理。

    随着两人不断出击,从最初每天都能轻易找到狼踪,到现在已经需要花大力气才能找到。

    到第十次进山时,两人甚至在山里过了两夜,直到第三日下午才找到这两条狼的踪迹。

    同时开枪,两狼齐毙。

    小心检查,再没别的隐患,更没有什么狼群设饵,大部分在附近埋伏的桥段。

    吕继亭从胸口扯出个竹哨,哩噜噜吹了几声,不一时,远远的几道人影匆匆赶到,满脸欢喜上前处理狼尸。

    放血开膛,剥皮剔肉,一系列动作很是熟练。

    前面人忙活着,孙铮和吕继亭放松下来,准备生个火堆,吃点热食。

    这时,就听着后方远远的几声竹哨声悠扬的飘来。

    吕继亭支起耳朵听了听,向孙铮翻译:“孙哥,有客到。”

    孙铮一愣:“找我的?谁呀?”

    吕继亭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哥呀,这哨子可没那么神。只能传个大意思。要不,我跑一趟问问?”

    孙铮想了想:“算了,咱直接回。这一带的狼估计也差不多了。过一阵再看看,真要是再闹,咱们再接着打。”

    吕继亭很开心的应一声,远远的冲几个收拾狼尸的人打个招呼,两人背起枪踏上返程。

    吕继亭不时用竹哨与远方联络,只听得两股哨音越来越近。

    等到双方会面时,孙铮很惊喜的发现,那一群穿着八路军装的人里,竟然有舅舅李四海。

    李四海大踏步抢上来:“建功!哈哈哈,好本事!”

    一见面,大手往孙铮肩头重重一拍:“解气!太解气啦,哈哈……”

    孙铮笑了笑:“四舅这军装?”

    李四海一拍脑门:“嘿!瞧我这性子,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新二团的孔捷团长。团长,这就是孙铮孙建功,我外甥!嘿嘿。”

    孙铮也替他开心:“四舅真的做了八路?”

    面容更像老农的孔捷上前伸手:“孙判官!果然英雄出少年,好本事!真是替咱们国人狠狠出了口气。说到李排长,那是带枪反正,属于有重大贡献的有功人员。而且这些年虽然做了伪军,却也没什么劣迹。我们当然欢迎了!”

    一通商业互吹,搞的孙铮多少有点尴尬。相比之下,还是舅舅被纳入革命队伍,摆脱汉奸名头,更让他开心一些。

    聊了几句,大家一起返回山寨。原来的土匪窝,经过半个月改造,现在已经成了八路军驻地。

    路上,李四海向孙铮讲述了自己投诚过程。按当初计划,借着孙判官的名头,一路进山。顺利找到李雪娟,确认了身份,接下来就顺理成章。

    李四海一帮人马带枪反正,被全部接收,随行家属也被妥善安置。

    孙铮记挂的外婆和舅妈一家,如今被安置在远离战火的一线天。那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地处大山深处,又被八路经营数年,算是当前最安全的地盘。

    孔捷对孙铮在聚仙楼的大动作赞不绝口,他应该也有确切的消息来源。

    不像吕继亭整天缠着问砍鬼子的手法,孔捷更多的是考虑这一场杀所造成的影响。另外,他对平田一郎的下落也很好奇。

    毕竟是一方大员,小鬼子那边已经传过了话,愿意付出一定代价,换回平田一郎。活的也行,死的也可以。

    不要以为双方交战就老死不相往来,别说传个话,甚至就连许多商业往来,在战火最盛的阶段都一直没断。

    以鬼子习惯的作风,战场上拿不来,就要想办法从谈判桌上讹诈。像这次愿意花钱赎买,已经可以说很厚道了。

    孙铮挺意外:“这都大半个月了,小鬼子还没死心?再说死都死了,有没有尸体还不都一样?都二十……世纪了,还真以为能魂归故里?”

    孔捷笑了笑:“小鬼子迷信是一方面,但更主要的,还是影响力。毕竟是高级官员,死不要紧,但不能被俘,更不能投敌。你想想,要是宪兵大队长都倒了戈,岂不是向天皇脸上抽嘴巴子?”

    孙铮摸着下巴思索:“有点意思,想不到,死鬼子也能换钱?”

    孙捷大喜:“这么说,他真的还在你手上?”

    孙铮喊过刘墩子:“我那口棺材你们抬回来了?”

    刘墩子点头带路,他们为那口棺材特别收拾了个山洞。

    孔捷跟着孙铮一起来到棺材前。其实早在他上山前,就听说过这口棺材的事。

    当天孙判官挑了黑云寨,任命了刘墩子主事,但大家心里很清楚到底谁才是正主。

    都不用刘墩子安排,自有那几位“导游”出面,带人把棺材抬回了山寨。

    关于判官的传说,又因那口棺材变的越发离奇。有人说判官夜里就睡在棺材里,有人说那棺材是他的法器,不管受多重的伤,躺一夜就能恢复。

    棺材放入山洞,好多人都亲眼看过,甚至八路接手后也仔细检查过,棺材里只有一床被子和一条军毯,并没有别的东西。

    孔捷不太明白孙铮这时候为啥要看棺材,难道有线索藏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