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十三章 干掉目击者就是成功的潜入
    从进鬼子驻地开始,沿途遇到不管是明哨还是暗哨,孙铮都是直接连人带枪收入空间,他不想惊动鬼子大队。

    只要把看到我的鬼子都干掉,就是成功的潜入!

    或许是鬼子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戏园和聚仙楼那边,驻地这边人少的可怜,而且城里那么大动静,似乎也没惊动这边的鬼子。

    孙铮很快就找到了指挥部,门口的几个哨兵没反应过来就被摸掉,屋子里还有几个睡着的,直接连床打包扔进空间。

    没一会功夫,整个指挥部里活人就被摸了个精光。

    孙铮坐在指挥部那张太师椅上,从空间取出从聚仙楼打包的菜大快朵颐。

    狠吃了一顿,胃里的饥饿感消散,身上的大小伤也恢复过来。

    洗头洗脸,把自己身上的血污收拾干净。孙铮这才有心思仔细打量指挥部。

    咦?这桌子居然是黄花梨的!谁知道是从哪家抢来的,收了!

    这博古架上不只是有几套书,居然还有不少古玩!这肯定是搜刮来的呀,没说的,收了!

    擦!保险柜居然一排放三个,真特么排场!嗯,没时间打开看细节,咱也不挑拣,收了!

    到隔壁屋子一看,嗬!这小鬼子的卧室里好东西也不少啊,打个包,收了!

    另外一间屋子,似乎是勤务兵或者秘书的房间,除了各种公文之外,还有几只大块头文件柜,各种地图、电话机之类,全都收了。

    啧啧,居然还有个专门的通讯室,值班的也睡着了,太不警惕了!敌人来了怎么办?当然会把你们打包带走啊,还用问?

    哇,电台都有,还是自带发电机和电池的,打包端走!

    咦?堂堂一县驻军,就这么点东西?不会吧?

    既然是鬼子驻地,那应该有仓库吧?

    出门转了转,他的视力在夜色中并不受影响,转了一圈就找到标着仓库字样的大房子。鬼子平时虽然使用笔划简单的假名文字,但在正式公文中却大多使用汉字。

    仓库附近也有几个哨兵,都躲在一个屋子里,孙铮没费什么劲就给连窝端了,并没有给他们示警的机会。

    随后借着夜色,摸进附近的宿舍,将那些睡梦中的小鬼子全都捉进空间。哪怕他有通天的本事,收进空间必然一命呜呼,连血都不用沾。

    扭掉锁头,推开仓库。啧,果然是小鬼子,这么大的仓库里,就堆着两辆偏三轮,汽油、柴油之类的加起来也不到一百桶。

    泥马!油料仓库你放几辆自行车算怎么回事?

    穷成这鬼样?难怪跑来中国抢劫。算了,咱也不嫌弃,就连那些修车工具和替换零件一起,全收了!

    另一个仓库里,是武器弹药。除了没开箱的崭新三八大盖,还有各种轻重机枪、迫击炮,以及各种子弹、炮弹。也有收缴替换下来的旧枪等物。孙铮当然不会和鬼子客气,直接都给摸进空间。

    三号是衣料仓库,倒是堆的满满当当。各种日伪军装、棉鞋、棉被、军毯、水壶、饭盒等物资,看样子应该是准备给冬天准备的。虽然款式难看,但材料都还算不错。端掉!

    四号粮食仓库,各种米面粮油盐糖和罐头、茶叶,足有上万吨。这才是真正的好东西啊。好!收!

    等到最后一个小号仓库时,孙铮才惊喜的发现,这里放的竟然是药品和营养品,什么葡萄糖、奶粉、麦乳精之类。还有几口大箱子里,装的全是大洋、黄金等贵重物资。嘿嘿!

    正搜刮的开心,眼前一黑,一股脱力感猛然袭来。脑袋嗡嗡直响,浑身上下一阵阵发酸,这种感觉很像当年在网吧熬夜开黑好几天之后的反应。不妙,原来用空间收东西也有代价!

    这让孙铮心里多少有点慌,毕竟才重生没几天,还没完全掌握这个古怪的“外挂”。要是搞出休眠升级的状况来,那可就不太好了。还是悠着点的好。

    为了防止出现不明状况,把最后一点物资收取,孙铮没去骚扰其他还在睡觉的鬼子兵,趁着安静悄悄离开了军营。

    摸上城墙准备出城时,远远的望了一眼聚仙楼方向,那边依旧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估计那帮蠢货还没死心,正在聚仙楼里翻箱倒柜找他们的平田大佐呢。

    嘿嘿!溜出城外,放出一只三轮摩托,发车,走人。

    从现在开始,咱也算是有车一族了!

    开着三轮摩托,来到那块埋着上百乡亲的大石前,将空间里的几十个小鬼子统统扒的只剩一条兜裆布,在大石前摆成跪姿。

    本来想把平田一郎也扔在那里,突然又一想,如果就这么扔着,鬼子岂不是不用找了?哪能那么便宜!于是,平田大队长仍旧乖乖躺在空间。

    抬腕看表,凌晨一点半。骑着摩托车一路向山阳方向赶,一个多小时之后,孙大侠很尴尬的发现,自己似乎找不着路了。

    不是他不认得路,是原本的路不见了!鬼子这几年作践的太狠,好多原本的道路上也被草被侵占,根本看不出差别。

    啧!站在车上远远望一眼,眼前平平整整的好像一块草原。

    特么的小鬼子真心作孽,这么好这么平的地段,以前都是上等良田!这是祖祖辈辈经过多少代才开垦出来,传下来的!现在却被全面抛荒,不心疼吗?不!已经连心疼的机会都没有了,人都被这帮畜牲杀光了!

    汗,果然是精力透支了吗?怎么突然多愁善感起来?赶紧找路!

    耳边隐隐听到有流水声,驱车找到河边,一看那河水的宽度,感觉有点像流经山阳的那条黑水河。

    在河边停下,翻出食物先祭一祭五脏庙。

    吃东西时,虚弱感越来越强,一阵阵的困意往上泛。看来透支精力比放血还严重,找个地方先睡一觉吧。根据网文套路,这种情况,睡觉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收起摩托车,准备就地打个窝铺睡觉,突然将目光投向河水。

    管他呢,反正河水往东流,飘到哪算哪吧。

    选了几张鬼子床铺,在空间合成个大木筏。扔进水里,跳上木筏,发现渗水,再给上面架了一层,又在空间里看到那只祖传棺材。巧了,就它吧!

    片刻之后,一只架着棺材的木筏随着河水,晃悠悠的随波逐流。

    棺材里,雨布上铺着厚厚的棉被,孙铮舒服的躺在里面,很快就在起伏的旅途中进入了梦乡。迷糊中还挺得意,咱这算是流官吧?

    也是折腾的太累,这一觉睡的昏天黑地。直到被一阵沉闷的声响惊醒,下意识的翻身去摸手机,被紧窄的棺材板磕了手,愣了数秒,才想明白自己的处境。

    伸手推棺材盖的功夫,就听到一阵乱糟糟的声音在身边乱喊。听这动静,人不少啊。

    干!不会被弄进鬼子窝了吧?擦!这阳光怎么这么扎眼?一看表,特娘的,都快九点了!难怪。

    “诈尸啊!”

    “鬼啊!”

    “……慌啥么!青天白日的,啥鬼敢顶着日头出来害人?怕个锤子……”

    噢,是乡音,情况不是很糟糕嘛。

    孙铮缓缓坐起身,熟悉了光线,四下打量。

    这是一处河湾平滩,木筏周围簇拥着四五个农民打扮的汉子,却很古怪的都带着枪。这年头,倒也不奇怪。

    “喂!那小子,你是人是鬼?”

    照着声音一看,是个满脸痞气的中年男子,正站在岸边一块大青石上,手里拎着把盒子枪,翻着一双三角眼,扯着脖子朝自己喊话。

    孙铮没理他,冲着最近的几个汉子问道:“这是啥地方?”

    众人明显的松了口气,是本地口音,是活人就不怕了嘛。

    三角眼见孙铮不理自己,脑上顿时挂不住,举枪就打。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