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十一章 阁下!太过份了!
    这年头,鬼神信仰在全世界的市场依旧坚挺。孙铮又是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判官,加上他鬼魅一样的身手,杀人不眨眼的态度,那视群敌如无物的气度等等,种种迹象加起来,还真把在场的那帮鬼子镇的没了言语。

    “宋福来我杀定了!玉皇大帝也保不住他!我说的!!

    本来还觉得要闯一闯你们那重兵把守的阵营,可现在我又改主意啦。正所谓一事不烦二主,既然都麻烦你们了,那索性就一起解决好了。

    别怕,我又不像你们这些倭人那么喜欢乱杀人,我是讲理的!”

    在场所有人的表情都像便秘,要没地上那些尸体,你这话可能还有人信,不过有没有人愿意听就两说了。现在不同,大家都得乖乖听着,可是却完全没法相信。

    这特么还叫不喜欢乱杀人,那什么才算?

    “这样!你平田大队长既然是河源|县的最高长官,那陷阱又是你们的人布置的,我也就不客气了。还请你动用一下你的权力,让人把那混蛋给我弄到这儿来,只要你们乖乖配合,我剁了宋福来,马上走人,好不好?”

    这特么的,还能说什么?平田一郎心里真像是日了狗,可眼下小命就在人家手里捏着,他能怎么样?

    一群鬼子军官面面相觑,打半天眼神官司,一位挂着军曹衔的家伙主动出列,要替大队长跑腿传话。

    孙铮摇头:“你这军衔一看就不够分量嘛,那儿不是有两个中佐吗?看啥呢?说的就是你们俩,挑一个去传话,赶紧把人给我弄来,我这还等着去吃宵夜呢,可没多少功夫陪你们在这糟蹋!”

    “建功!”身后一个声音响起,是楚云飞的副官孙铭,也就是孙铮那位堂兄:“你让他传话,万一那家伙喊了鬼子大部队来怎么办?”

    孙铮扭头打量他一眼:“那位就是你们楚团长吧?啧!要不堂堂国军几百万人,被几个小鬼子撵鸡一样追的满地图瞎跑呢。你们这一个个的,都怂成这样?!还当什么兵?回家多生几个娃娃哄吧,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可能还有点戏。”

    孙铭被他呛的满脸通红,楚云飞倒是没见半点生气,表情显的很是有趣:“孙兄弟好身手!好胆气!有没有兴趣来我晋绥军?我给你个副团长!”

    孙铮翻个白眼:“没听明白?你们太怂!不去,丢不起那个人!”

    另一边,李云龙也出声打了招呼:“孙兄弟不愿意去晋绥军,可愿意来我八路军?我们可没一个怂的!”

    孙铮轻哼一声:“你们太穷!我呢,又是个爱吃嘴的,到你们那儿,怕是一年都见不了几回荤腥。投奔革命,是为了过好日子的!过的不如现在,我又何必?”

    平田一郎和那几个鬼子真是想日狗,特么的,明明是鬼子大佐过生日,怎么来的都是死对头?还来了这么多!你们特么的把这里当什么地方啦?

    哎?好像拿人家没办法啊,从心,从心吧。

    孙铮手中长刀一摆:“愣着干啥?赶紧去啊!别说我没提醒你啊,我只等你半个钟头。晚一分钟,我就在你们中间挑一个砍了消磨时间。现在开始计时!”

    说着话,刷的就是一刀,一名离的稍近的鬼子军官当场扑街。

    “看啥?怕你不相信,这就是我的诚意!我是真的会剁人的。”

    老天爷,这真的是个疯子!

    一个中佐撒丫子往外奔,完全没有平日装出来的所谓风范。

    孙铮咂咂嘴:“特么的,这么多好菜,还没吃两口呢,真是可惜了……老板在哪儿?把那个酱鸭子再来一个!花生米也来一盘!要有霉豆腐也来一盘。金圣叹说霉豆腐与花生米同嚼有酱鸭子味,我一直想试试那老不正经是不是临死前糊弄人玩的……”

    老板早吓尿了,整个人瘫在墙角动都不敢动,还是有个胆大的伙计,硬是壮着胆,托着着木盘端了几个菜送过来。那些吓呆了的伪军宾客,连忙腾桌子,重新摆菜。

    孙铮手中双刀随意往肩后一插,准确入鞘,光这一手就让人不可思议。据案埋头一阵大嚼,一边吃一边点评,根本看都不看那些鬼子人质。

    “呃!果然是骗人的,要不然就是老家伙吃的酱鸭子过期了!”

    这时候,鬼子人质们想动也没机会了,因为楚云飞和李云龙两方四个人,端着手枪把他们缴了械,俨然一副看守的架势,就站在旁边盯着这帮倒霉蛋。

    楚、李二人还低声嘀咕着什么,根本没把自己当外人。

    更离谱的是,孙铮愕然发现,就在边边角落坐着的伪军里,至少有十来号都和这几个家伙眉来眼去,显然是双方埋下的内线。

    难怪这几个家伙这么胆大,原著里端掉一窝鬼子还安然脱身,原来是蓄谋已久。

    第三个鸭子没啃完,外面街道上就响起了齐刷刷的脚步声,鬼子来的人不少。毕竟刚刚屋里发生的事情,根本瞒不住,要不是因为有人质,估计门外站岗的那些鬼子都能炸了营。

    听到动静,楚、李二人脸色都有点不爽,不过两人低声嘀咕一阵,感觉在这种气氛下,跟着个胆大包天的爷们闹上一场,死了也不亏。反正手里还有人质呢,大不了鱼死网破。

    鬼子大队果然第一时间包围了聚仙楼,却只有那个中佐押着宋福来进了大门。

    宋福来不过是个脑袋机灵些的农民,哪有什么见识。原本还以为鬼子中佐带他来见大世面,结果一进门,就看到了那血淋淋的场地,还有大喇喇坐在桌上啃鸭腿的孙少爷!

    没等他反应,那中佐一个反扭,就将他扭的跪到了桌前:“阁下,人已带到!”

    宋福来跪在地上,两腿间一股热流沿腿往下淌:“铮铮铮铮铮少爷……”

    孙铮扯一块桌布擦手,笑呵呵开口:“你弹琴呐?这也听不出是哪个曲儿呀?福来呀,几年不见,你混的挺好啊,这都过上让倭奴侍候的日子了,行啊!有本事!真给少爷我涨脸。”

    宋福来心里明镜似的,这回肯定是跑不了了,不过挣扎着求活是本能,下意识就想开口。可一对上孙铮那满脸春风的笑容,就愣是吓的说不出话。

    “看来你也是明白自己取死有道了!还算有点自知之明……”孙铮笑容不减:“那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再上路,好做个饱死鬼呢?”

    宋福来连忙点头,眼前一道寒光闪过,突然就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世界都在绕着自己打转转,就在意识到自己脑袋已经被砍掉的时候,耳边响起个戏谑的声音:“美的你!吃饭砸锅的畜牲,还是去饿鬼道吧!”

    这一刀砍过,孙铮只觉得意识海里轰然一声巨响,似乎有个什么东西裂开了。重生以来,那股笼罩在灵魂上的沉重感也随之消失。不过身在敌营,他还是没敢把意识沉下去仔细检查。

    双手持刀,站在原地做个活动筋骨的动作,猛然一个闪步,冲进鬼子人群,刀光闪闪,几个呼吸间,又有十几个鬼子被他削了脑袋,只留下了平田一郎和刚才跑腿回来那个中佐。

    那中佐欲哭无泪,悲凉着咆哮:“阁下!太过份了!怎么可以言而无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