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十章 助人为快乐之本嘛!
    河源|县某茶楼,孙铮郁闷的啃着猪蹄。

    这猪蹄做的真烂,调料配的一塌糊涂,还不如纯盐味,难怪生意这么差!

    真特么的见了个鬼!

    小鬼子过生日竟然不是白天待客,还要等到晚上。美其名曰,不能影响公务。

    呸!沐猴而冠的畜牲,坟头上插个屁帘也扮山大王,什么玩意!

    养了一夜精神的孙铮多少有点窝火,在城里转了大半天,也很顺利的找到了据说是鬼子设下埋伏算计自己的戏园子。

    心里好几次都泛起了冲动,想直接冲进去砍了那个宋福来,可孙铮还是生生压住了那股气。

    报仇当然是要报,可也得分个方式方法对不对?

    想早点混进聚仙楼,结果已经被包场封楼。只好到街对面的茶楼打发时间,等着大鱼出现。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当初看电视的时候居然没留神,聚仙楼剧情就是夜里发生的,早知道昨晚多掏几个宅子,白天补觉完全来得及嘛,感觉错过了一个亿。

    磨蹭到天黑,灯火通明的聚仙楼招待着各方来客。

    孙铮瞪着眼瞅了半天也没能认出李云龙和楚云飞,找个当口,也拎了包点心,随着客流一起混了进去。

    孙铮发现平田一郎和那些有头有脸的鬼子都在中间那一堆,没往前凑,随便在大厅找个桌子,埋头就是一通海吃。

    有几个汉奸造型的家伙估计想笑话,被他用几句日语骂的赶紧把头埋下。亡国奴就这下场,随便来个主子都没人敢吭声。

    要说这聚仙楼的手艺,确实是比四海茶楼好的多。居然还有酱鸭子这种高级货,一口下去,顿时觉得在舅舅家那两只材料被糟蹋了。

    一阵自由发挥,正吃的开心,环境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然后就是一个五短身材的小鬼子站在中央,一通鬼扯,旁边还站个翻译,把他的话译成国语给大家听。

    “……我真是十分想念我的妈妈……”平田一郎大佐心情很复杂,话说的也就煽情了些。

    嘿!还没等翻译说话,孙铮就笑了场。登时引来一片怒目关注。

    众人见他是个娃娃脸,只当是个不懂事的小辈,纷纷出声训斥。

    孙铮笑着摆手:“刚刚听到个笑话,一时没留神,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指平田一郎:“你继续!”

    这语气好像他是主持人,平田一郎的怒火也按不住了,板着脸道:“混帐!你是哪家的小辈?”

    孙铮摇摇头,起身道:“我要说我真的只是想来蹭顿好吃的,你信不?特么的,好好吃顿饭都不成!我特么可是送了点心的!你瞧瞧这桌上多丰盛,我家上坟都没摆过这么多花样!可你偏偏不让人好好吃饭,非得出来嘚吧。你说就说吧,还要说想念妈妈,你们日本人不都是自己日自己生的坏种,所以才叫日-本人的吗?哪儿来的妈妈?”

    “八嘎!”席间所有的日本人同时发怒,其中一个甚至抽出了刀,还有几个直接掏枪。

    刷刷刷!一片刀光闪过,孙铮如一道鬼魅冲进人群,闪了几下又再次退了回来,两手各持一把唐刀,脸上笑容依旧。

    他退回原处时,扑通扑通的声音接二连三响起,场中那些抽刀、拔枪的鬼子已全部被削掉了脑袋,倒地的同时,脑袋骨鲁鲁滚开,脖子断面喷出大量鲜血,登时引起场中一片惊恐。

    就这两三秒的功夫,所有人根本没来得及反应的一眨眼间,竟然有十几个鬼子军官被他那两把刀砍了头!有几个甚至是连人带刀都劈断了。

    “你!你是判官!”平田一郎两眼瞪圆,声音都在发抖:“你居然进了城?!”

    “对呀!”孙铮猛然一个转身,左手长刀一个伸刺,身后一个悄悄摸枪的鬼子被刺中额头钉在墙上。

    孙铮抽刀,摇头,满脸真诚道:“不要遇事总是先想着动刀动枪,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噢,对了,说起进城,我是听人说,你们在河源城里摆了大阵,把我要找的那个混蛋藏在里面当诱饵,打算坑我一把。本来想去瞧瞧你们那陷阱的,路过这儿正好看见有酒席,就先过来蹭顿饭……”

    嗖!人影一闪,孙铮再次退回原地,鬼子阵营里,又多了个无头尸体。

    “这怎么就是不听话呢!”孙铮摇着头,一脸无奈:“要说你们这些倭人呐,就是不肯用心学文化,总以为武力能解决所有问题,太野蛮了!不文明嘛!

    “嗯,我刚说到哪儿了?噢,对了,陷阱!其实我对你们那陷阱呐,没多大兴趣。但是那个宋福来,我一定要杀!我为什么要杀他呢?这个说来话长,我呢就长话短说,这家伙呢,做了一件让我很不开心的事,所以我要杀他。本来是个挺简单的事,我找到他,一刀两断,万事大吉,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多好?!可你们偏偏要搞事……唉!你们这是故意刁难我啊!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没办法,只好勉为其难……”

    吭吭吭……一阵压抑的笑声从角落响起,孙铮撇撇嘴,其实他刚才就看到了这几个家伙,虽然不是电视剧里的模样,但那满脸的痞气和浑身的杀气,还是足以证明他们的身份。

    发出笑声的就是李云龙和魏和尚,这俩家伙刚才也吃的很投入。算是同道中人。

    孙铮皱皱眉,一副教导主任给娃娃们训话的语气:“严肃点!这儿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是正式场合!”

    哎呀妈呀,这一下,连另一个角落的楚云飞和孙铭都发出了笑声,甚至旁边的几个伪军军官也捂着嘴发出古怪的沉闷笑声。

    不知道为啥,明明眼前倒了十几个无头尸体,鲜血还在脚下乱淌呢,偏偏让人觉得很搞笑。

    一个鬼子少佐青着脸跨出一步:“阁下,请适可而止吧!士可杀……”

    刷!一刀下去,将他从脑门劈到下巴,整个头裂成了两半,当场扑街。

    “成全你!”孙铮收刀,环视全场:“刚刚那句‘士可杀’是他说的吧?真是的,这些倭人真是奇怪,居然还有这种要求。虽然不太理解,不过我还是可以帮你一把。不用感谢,助人为快乐之本嘛!”

    场中其他的鬼子军官有如冰水浇头,这是个疯子啊!

    可怕的是,他偏偏还有鬼神一样的伟力,根本不是人力可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