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九章 鬼子没有无辜的
    夜色就是最好的掩护,黑衣黑甲的孙铮在没有月光的夜色里,有如一道幽灵,根本没人能察觉。

    他的视力又完全不受夜色限制,城墙上的防守情况简直一目了然。

    绕着城墙跑一圈,基本情况就摸的大差不差。

    河源|县是军事重镇,比山阳县高好几个等级。十几米的城墙全都是翻新包砖,几个要紧地段夜里也有巡逻的鬼子和伪军士兵,不时的会用大号探照灯来回照一圈,偶尔还能听到几声凶猛的狗叫。

    城墙下,五十几米宽的护城河静静流淌,依旧发挥着设计者最初赋予它的使命。

    扎心的是,它现在帮着那群强盗抵挡原本的主人。

    绕城一周花了将近三个小时,算是大约有个印象。

    看看东方露出的鱼肚白。孙铮打算找个地方补个回笼觉,等到天亮混进城里再看看,晨风却将一阵声音轻轻的吹到了耳边。

    荒废的村落里,几个伪军聚在篝火边满嘴胡柴,有一句没一句的扯着淡,丝毫没发觉矮墙外多了一道黑色人影。

    “你们说,判官真是从阴司回来的?”

    “那他娘的还能有假?就算不是从阎罗殿里来的,也肯定是个仙人下凡!要不然,那些小鬼子能吓成这怂样?”

    “那你说,真是判官来收人,凭咱们这几根葱,就能拦得住?”

    “呸!什么拦不拦的,我可是听说了,人家判官爷爷不杀中国人!”

    “怎么不杀?那阳平镇邱大头一门良贱,不是被一把火烧得精光?”

    “那能一样嘛!那是邱大头一家抢了人家判官爷爷转生那家的宅子,听说还把老爷子给害死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呐!能和咱们比?”

    “要说还是宋福来那个贱种,忒他娘的不是东西……”

    眼前一花,突然多了一个高大的黑影,一声不带丝毫感情的话冷冰冰的在几人头顶炸响。

    “你们见过宋福来?”

    “判官爷爷!”几个伪军异口同声,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七嘴八舌开始交待,没几句就把自己知道的抖了个干净。

    孙铮听得也是一阵蛋疼:“也就是说,小鬼子已经知道了我要找宋福来,所以用他做饵,在城里布下了重兵,打算打我个埋伏?而你们这些人,就是鬼子送出来向我送战书的?宋福来到底做了什么事,能让鬼子这么看重?”

    “好我的判官爷!那姓宋的是个啥料子您还能不清楚?不过是那些日本人推脱战败的由头!要没有那个怂包,他们自己上面的高官也不能放过他们呀……”

    孙铮恍然:“明白了,那你们知道鬼子把陷阱布在哪了吗?”

    “就在北城老戏园子那块……爷!俺是个老粗,说句不好听的,您要是不着急,还是先忍上几天。后……噢,现在说就是明天,是宪兵队长平田一郎的生日,这小鬼子,可爱耍排场,这几天城里正是最严的时候。等这事过了,不用爷你出手,平田一郎肯定自己就要追究战败的责任。到那时,您不出现,有谁能相信这事?最后肯定还是要把那怂包拉出来做替罪羊的……”

    孙铮摆了摆手:“你有心了!看在同胞的份上,劝你们一句,趁早迷途知返,小鬼子嚣张不了几年!嗯,这几天走远些,小心溅一身血!”

    孙铮没关注那几个伪军的动向,他也不在乎这帮人会不会告密,只要他不穿这身黑甲,就算当着面也没几个人能认出他来。

    天亮之后,换了学生装的孙铮没费什么劲就混进了城门。

    毕竟是鬼子治下的所谓面子工程,市面相对也繁荣一些。除了不时巡过的鬼子士兵,城里的居民们倒也颇有几分太平光景。

    孙铮打算买点东西补仓,却发现,鬼子竟然对物资进行了等级管控,许多东西根本不允许国人购买!

    最恶心的就是,大米白面这种精粮,居然也不向国人出售!

    真特么的!

    被问了好几次良民证,孙铮被搞的相当恼火。

    索性找了家日本人经营的馆子,凭着流利的日语,算是吃了顿好的,顺便又打听到了几家旅馆地址。

    漫步在河源|县街头,孙铮心里泛起了一股浓烈的耻辱感。

    以国人身份出现时,买东西都要被查良民证。可是以日本人身份出现时,到处都能看到那种挤着假笑的面容,当然更多的是背后惊恐的目光。

    亡国奴!

    孙铮心底被这个词压的快要喘不过气,眼里的目光和脸上的表情不由的就多了几分狰狞,这让那些接待他的国人店员们越发小心,唯恐一不小心惹来灾祸。

    原本想借这个身份采购点东西,可是孙铮现在根本提不起兴趣。

    用这种身份买来的东西,他不觉得自己能够心安理得的享用。

    憋着一肚子火,孙铮连午饭都没吃,就那么随步在街上乱转,然后毫不意外的盯上一个嚣张的日本侨民。

    这家伙居然当街纵狗嘶咬过路国人,而一队巡逻的鬼子兵闻讯赶来,完全没有制止的意思,就抄着手在旁边看热闹。

    在街上看热闹的大都是日本侨民,国人只能缩在家里关门闭户以自保。

    直到那只恶狗玩够了,自己松了口,那被咬伤的国人才仓皇逃走。

    那狗主子放声大笑,与巡逻士兵们打个招呼,扬长而去。完全没想到,自己这番作派,获得变态快感的同时,也惹来了灭门之祸。

    等到黄昏,街上行人稀少,瞅个空档,悄然潜入那家伙的院子,连人带狗一窝端。一家大小七八口,凡是喘气的,都被孙铮扔进了空间。什么老弱无辜?不存在!踏上中国土地的鬼子,就没有无辜的!

    自从在城外收敛过几次骸骨,孙铮对用空间装人这事就不再排斥了,反正那么大,直接扔个角落就成。把那条恶狗剥皮,加上些调料扔进大锅里开炖。

    “嘿嘿,狗肉滚三滚,神仙都站不稳啊!难怪这么多人喜欢打仗,这抢来的肉吃着就是香!”一边大口咬着狗肉,一边打量屋里摆设,要是那小鬼子早知道会连累全家老小,不知道还敢不敢像中午那么嚣张的当街纵狗行凶。

    一条将近两米长的大狼狗,剥皮去骨,净肉也有好几十斤,可是在饕餮嘴里,也不过是一顿饱饭而已。

    吃干抹净,孙铮丝毫不觉得吃撑,只是觉得这顿狗肉,是自己重生以来,吃的最过瘾的一次,效果嘛,只能说已经不饿了。

    饕餮这种上古神兽血脉,似乎怎么吃都吃不饱,真要放开的话,吃一头牛都有可能。

    夜里也宵禁,孙铮也不点灯,夜色并不影响他的视力,屋子里转了转就当消食,把有价值的东西收入空间。

    小鬼子的侨民,在当地自然都有些营生,家里免不了也有个保险柜之类的玩意,孙铮都没什么兴趣破解,直接打包收进空间。

    这个小鬼子家里东西不少,尤其粮食、布匹一类的生活物资,攒的满仓满囤,也便宜了孙铮。把这家伙精心布置的家扫荡个精光,连那上好红木打造的榻榻米都没放过,反正他也睡不惯。

    临时拼个床,崭新的棉被铺上,蒙头一觉好睡。他要养足精神,好好给平田大队长庆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