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八章 谁敢使坏我杀他全家
    “宋福来跑去河源|县了,这怂货怕是吓尿了!”

    “那可不,连鬼子都吓尿了,那脓包还能不怕?啧,要说这怂货还真特娘的滑溜,咱们这么多人盯着,愣是找不到下手机会!”

    “要不是怕鬼子狗急跳墙乱杀人,漫说一个宋福来,就是十个,也一起收拾了!”

    孙铮挺郁闷:“跑了?他知道我要找他?”

    李四海冷笑:“旁人不清楚判官是谁,他能不晓得?那天是他带鬼子去追的你!本来那晚鬼子折了那么多人就闹的鸡飞狗跳,夜个(昨天)你大明大放踹阳平,一把火烧了老宅。他要还想不明白,也白瞎了那对招子!”

    等等,判官?什么判官?这年头人怎么这样,乱给人取外号,问过我了吗就判官?!

    还是李四海解释:“你还不晓得?那晚有人亲眼见到你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歪嘴郭赌了咒,说他瞧的真真的,你明明都被鬼子打了好几枪,还用刺刀捅的满身窟窿,死的透透的,却硬生生从那树桩子上挣脱……肯定是阴司判官附了身!他还说亲眼看着你砍鬼子和切菜一样,还说你一口就吃了半只羊……旁人不信,他说还送你盐拿来调味呢……”

    孙铮一愣,想到刚醒时杀掉鬼子之后,遇见那几个伪军的情景,顺手一摸,取出一只小小竹筒,正是当初那个老家伙送自己的盐瓶。

    呀!李四海等人吓一跳:“还真是那货的盐筒……歪嘴说的是真的?不是那意思,我是说,那怂包真的和你当面说了话?”

    切!那晚要不是你认出我来,还不晓得敢不敢答话呢,好意思笑话别人!

    李四海面色有点不自然,他们也是那晚被放生的,幸运的是,他们借机收拾了对头,躲过了事后追查。

    “城里现在还有多少鬼子?”

    “没了!”李四海很确认:“咱山阳城本就小,原先只驻着两个小队,一共百来个鬼子,这两天被你收拾的没剩下几个,逃回来那几个听说都吓尿了。最后八个鬼子连夜去了河源!”

    另一人面色黯然道:“还不知道鬼子接下来要怎么报复呢,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李四海道:“后天是河源|县宪兵队长平田一郎的生日,有啥计划肯定会在那天公布。”

    孙铮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鬼子也过生日?”

    “怎么不过?这帮鬼子,奸滑着呢。这平田一郎的生日鬼知道是哪天,不过他年年都在这时候庆祝,附近的头面人物都得赶去送礼。他正好借着吃酒席,分派任务……”

    孙铮这时候总算想起了这个人名,特么的,这不是电视剧里“双云”大闹聚仙楼的剧情嘛,难道说就是这一次?

    心中浮出个念头,再也按不住:“你们能确认那宋福来是去了河源?”

    “昨夜鬼子要连夜跑,喊了几个人跟着运东西,估计是担心你踹营,宋福来当然要跟着……”

    孙铮话题一转:“鬼子不给活路,怎么不去国统区或者解放区?”

    李四海表情登时就垮了:“就阎老西那怂货,不说护不护得住平安,指不定比小鬼子更狠!再说八路那里,人家只要无产阶级,咱这又是地主又是二鬼子的,人家是要专政的,咱还巴巴的送上门?”

    另一人附和:“李头说的是!再说了,这鬼子凶着呢,咱今天跑过去,指不定啥时候人家又打过去,到时候不是连命都保不住?”

    说到底,这些人还是对抗战没信心。

    孙铮没法向他们保证,再过两年鬼子就要完蛋,这话也没人信。毕竟这几年的鬼子可以说是凶焰滔天,连美国都敢惹,感觉地球上已经无敌了,很难让人生出中国必胜的信心来。

    孙铮又劝了几句,只是他虽然明知历史趋势,却对战争细节并不怎么了解,加上他也不是什么政治达人,说来说去不过是抗战必胜,鬼子必败那几句。哪里能说服这些对未来已不报任何希望的人。

    “这样吧!”孙铮很无奈:“你们大家做好转移准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鬼子不报复不说,真要下狠手,多少也有逃个活命的希望。我呢,再找找路子,看看能不能说动那边。最好能去解放区,就算有污点,你们这带枪反正,他还能拒绝?”

    “说的也是,听说那边现在连名声好些的土匪都愿意收编呢……”

    “咱还不如土匪呢!你知道啥是汉奸不?汉奸!死了都进不了祖坟的玩意啊……”

    孙铮看着几个胡子麻茬的老家伙愤青似的对喷,心里也是相当不是滋味。想了想,还是决定指点一下,毕竟这里面有舅舅一家。

    “这样,我呢,打算去给那个平田一郎庆生……这是啥眼神?我的意思呢,就是那一天,河源城里肯定挺忙活,你们就趁那天走,也别去国统区找晦气,直接就去解放区,路线就走这里……我来时趟过一遍,地是荒了,小路还在,小心点,从阳平东面那儿进山,找雪娟或者那个叫袁方的,就说是我让去的……”

    “那这两天咋弄?”

    “这两天你们自己小心点,别走漏了消息让人察觉,要万一真有人使坏,就报我名字,回头我杀他全家,不信了还!”

    听到这么霸气的保证,这帮人竟莫名的有了信心,一个个顿时精神倍增。

    孙铮对这种煽情的环境有些不适应,与外婆打个招呼就离开了县城。

    老太太心中万般不舍,也明白时局动荡,安全才是第一的道理,泪汪汪的告诫孙铮别再回来了,好好在外面逃个活命。

    山阳|县到河源|县不过五六十里,日军的网格控制下,官道维护的还算过的去。

    可惜这年头也没啥好的代步工具,孙铮只好甩活腿。算是体验民情,见证历史。

    两个县城之间的官道,原本应该充满熙熙攘攘的人流才对,可孙铮这一路走来,往往三五里连个鬼影子都瞧不见。

    偶尔能在路边的庄稼地里瞧见几个鬼鬼祟祟的模样,发现有人过路,便迅速钻入青纱帐消失。

    种地种的跟做贼一样,真是让人无力吐槽。

    黄昏时分,河源|县城出现在眼前。

    不比山阳那种小城,河源是个大城,城外有护城河,城墙有包砖,各个要紧地段都守着鬼子和伪军。

    随便扫一眼就发现至少两个机枪阵地,这防守力量,明显不是一个档次。

    孙铮发现鬼子的门禁并不怎么严,想混进去也不难。不过看看天色已晚,他想趁这机会看看鬼子夜间的防守情况,便掉了个方向,打算在附近找个村庄落脚。

    这一找差点把孙铮气死,河源|县城往南十几里的平原地段,竟然连一座有人烟的村落都没有了!

    那些原本的村落全被烧毁夷平,变成了死地。甚至有好几处村落里明显能看到尸骸,那些可怜人死前的遭遇一眼就能看清楚。

    气血贯顶的孙铮红着双眼,用空间的收取功能,将能见到的尸骸收聚到一起,在南河附近找个高地刨个坑,算是落土为安。

    挪来一块巨石,给大坟做标记。

    猛然间似乎有一道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气息从天灵盖直透重楼,瞬间就从丹田传向四肢百骸。

    那种过电的感觉从开始到结束只是短短一瞬,孙铮感觉到似乎有点不对劲,可仔细一检查又没能发现什么异样,只当是自己的错觉。

    他根本没发现,自己那双充血通红的眼睛,已经恢复黑白分明的清澈状态。

    就在废墟中寻了处地方,裹上军毯草草眯了一觉。

    一觉醒来,已经凌晨两点半,翻点东西填饱肚子,望一眼那颗巨石,孙铮悄然向县城方向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