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七章 进城探亲
    到底还是没能吃到鸡,郁闷的孙铮只能恨恨的翻出那头烤猪,凑在火堆上,用刷子蘸点调料一边翻转一边涂抹。

    看一眼脚边那两只死不瞑目的野鸭,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

    特么的!是哪个说的,叫花鸡鸭是穿越者自动觉醒技能来着?来,谁给演示一下这鸭毛怎么弄!

    还有谁说现代人肯定比古人技术好的?露营还特么想吃炒菜?来,直径一米的大黑锅了解一下!

    现代那些所谓厨艺,在这个时代,和啥都不会也没两样!

    材料买的现成的,厨具用的都是现代小型化的,调料也是加工好的……擦!回头一定好好深入仔细的研究一下厨艺,对着现成的材料发呆,这特么不是丢大吃货帝国的脸么!

    还好野猪个头大,再糟蹋不过浪费点材料,至少能吃。

    看一眼前方灯火黯然的山阳县城,孙铮心里多少有些烦闷。

    这一路走过来,原本的上好良田,已经有大半荒芜,星星点点的庄稼也藏在大片大片的野草丛中,偶尔还能在草丛中发现几具尸骸……

    这才几年功夫,小鬼子竟然把这么好的地方折腾成这模样了!真是该死!

    后世的人们都崇拜各种热血英雄,但这年头的人,就在这苦难中挣扎求生啊!

    想一想舅舅李四海那无奈的话,孙铮啃猪排的力气都小了许多。

    没和李雪娟回去,除了前身那股不杀宋福来死不罢休的怨念,也是没做好与她面对的准备。毕竟那是与前身关系最亲近,最容易发现自己变化的人。要怎么解释,才能让她接受现在这个全新的自己,这可是个大问题。

    前身在山阳县读过几年书,舅舅李四海家就在县城。只要那宋福来还在城里,找到他就只是个时间问题。

    原本还打算趁夜混进县城去,可是现在发现这环境变化太大,不说风险大增,打探消息也是个问题。

    索性就在野外混一夜算球。

    吃饱喝足,孙铮在夜色下练了一会双刀和双枪的配合动作。

    几天下来,他感觉自己对身体的掌控越来越熟练,而最初每杀一个人就会增加力量的情况,也已经稳定到某个状态不再变化,应该是到了瓶颈。

    找了个小山坡,用军毯一卷算是露营。将意念沉入空间,唤出光屏查看自己的详细情况。

    孙铮:凡人, 21岁。

    力量: 35

    敏捷: 35

    体质: 18

    智力: 12

    杀戮值:410

    也不知道这些属性数据是什么标准,反正孙铮觉得自己的力气大的不正常。

    这套空间打造的护甲,基本上是纯钢结构,起码有四五十斤,可是穿在身上,丝毫不影响行动。

    他觉得自己单手举五百斤很轻松,以后得找个时间仔细测量一下。

    看看时间,晚上八点半。

    现代社会夜生活还没开始,可这年头,人们基本已经睡下了。

    吃不饱穿不暖,还有鬼子威胁,闭上眼装死也算是一种幸福。

    闲的无聊,孙铮正好强化武器。

    在机械行业打拼好多年,平时又喜欢搞些兵器研究。现在又多了死侍的经验,脑海中的武器储备相当丰富。

    制作双刀和双枪,没费什么工夫。现在有了条件,想想自己以后还要在这乱世里闯点名堂,索性就搞点特色包装。

    孙铮曾看过许多所谓的专业资料,声称根据各种科学计算,刀的最佳形态,应该是东洋刀那种带点弧度的造型。

    可孙铮偏偏就最喜欢唐刀那种笔直形态。就算不符合所谓的动力学又怎么样,老子愿意!

    用空间反复尝试着给双刀升级,他发现刀的几种属性增加到某种程度之后,如果再升便会导致其他属性缩减,折腾几次找到了目前极限,等以后搜刮到更好的材料才能再次升级。

    升级后的双刀全长99.99公分,柄长26公分,刃宽33毫米,背厚6毫米,单刀净重3公斤。

    硬度65,韧度53,锋锐度33,耐久度100。

    这些所谓的参数指标,是孙铮凭着自己多年的机械专业知识,经过一些简单的测量后设定的。

    主神空间打造的兵器,所有部件一体成形,虽然各部材料、颜色、形态都不相同,却看不到加工痕迹。

    孙铮对这效果相当满意,随后又琢磨给自己搞个比较鲜明的标识,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生化危机里那只伞标最合适。除了个人爱好,关键是它最容易制作!

    顺便给自己做几套衣服。

    又给所有的东西,全都打上这个代表着死亡和灾难的黑白两色伞标。

    孙铮发现,主神空间似乎极度鼓励自己搜刮物资,无论是什么东西,只要在身边三四米内,一个念头就能收入空间。

    随后无论是想分解成各种元素,还是直接改造成自己需要的东西,只需要花些杀戮点就能轻松实现。

    这个功能简直太贴心了,只有一点不太方便,无论是改造东西还是察看自己属性,都需要安静下来用意念操作才行。

    好在,存取功能在战斗时也能随时使用。

    孙铮试着各种用空间配合的法子,让自己更换武器或者换弹夹的速度变的更快。

    为了方便,他给空间里那一大堆枪支都压好子弹上好膛。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多准备几只沙鹰弹夹。

    子弹这玩意,对别人来说很难得,可对他来说,完全不叫事。

    改造子弹口径,一个杀戮点就能改造整整一千发。

    搞定这些小玩意,念叨几句,干掉宋福来!杀小鬼子!攒够杀戮点,早点回家报仇!迷迷瞪瞪的进入梦乡。

    一觉醒来,小河边洗漱,活动身体,又吃了顿烤猪肉。

    寻思着总这样也不是办法,多少得吃点素,面条青菜什么的,不然营养不均衡。

    换了身这年头比较常见的学生装,孙铮踩着朝阳,向山阳县城走去。

    城门口站着几个拄枪扯淡的伪军,看到孙铮这身干净的学生装和那股子目中无人的气势,连问都没问任他进城。

    几年前在这里读过书,沿着熟悉的道路,没一会功夫就看到了李四海家。

    门口站着几个穿着伪军服色的人正在那儿交头接耳。

    那几个伪军看到有人接近,仔细一瞧,面色大变,一个个见鬼似的瞠目结舌。

    其中一人壮着胆子上前招呼:“孙孙孙孙孙少爷……您这是来看看看看看李头?他他他他他就在家里,我们几几几几几个也是刚来!”

    孙铮明白了,这几个家伙就是那晚和李四海一起见过自己的,也没在意,一招手:“站门口干啥?都进去说话!”

    当年读书时,就一直住在李四海家,李四海也确实是把他当儿子一样养,所以他也算是半个主人。

    李四海走出院门,看到孙铮,稍稍一愣,笑着招呼:“建功回来了,赶紧进来,早上你外婆还念叨呢……别搭理这几个混球,没皮没脸的,一到饭点就跑来蹭吃蹭喝!”

    就是说,这几个是自己人。

    孙铮把手里拎着的野鸭往墙边一扔:“谁能收拾这玩意?洗剥干净,加个菜!”顺手摸出两个大洋扔过去:“看看街上有啥现成的,买点回来!”

    早前答话的中年伪军接过大洋,笑着道:“怎么好意思花孙少爷的钱……大牛你去跑腿,黑子你手上活好,洗剥的活交给你!”

    孙铮自顾自往家里走,李四海往人群扔个眼神,跟着外甥进门。

    年近七十的外婆行动不太方便,坐在屋内光线并不明亮的火炕上,看到外孙进来,擦了半天眼才相信,老太太颤巍巍在炕头匣子里翻腾,摸出一颗硬糖塞进孙铮手里,一双手将孙铮从头往下摸个遍,嘴里不住的碎碎念,突然变脸用拳头往他背上捶。

    “……是我的宝儿,回来就好,平安就好……你个杀千刀的!跑回来干啥!鬼子闹的凶,你还往回跑!你来埋你爹,你没了谁埋你?!我的宝儿呀……”

    老太太情绪失控,一阵哭一阵笑,搞的孙铮很不是滋味,搂着老太太一阵劝。

    没一会,闻讯赶来的表姐李亚娥抱着儿子来救驾,老太太看到重孙子,赶紧收泪,又要摸糖给重孙子吃,摸半天发现最后一颗已经给了外孙。

    孙铮心里痛如刀绞,物资过剩时代长大的人,哪里见过这场面。

    摸出一把大洋来塞给外婆,老太太吓一跳,下意识就往被窝藏,孙铮借机起身逗小侄子,将那颗糖给他磨牙。

    李亚娥是李四海独女,比孙铮大半岁,几年前招赘了个长工做女婿。儿子才一岁半,还不会跑。算是给李家续上了香火,老太太很重视这个重孙子。

    可如今家道中落,多个孩子就多张口,还要当妈的照顾,反倒成了负担。

    舅妈牛氏不到五十,已经颇显老态,见了孙铮,开心的笑着把一双手在衣襟上搓了又搓,有些为难怎么待客。

    幸好李四海那几个跟班带回了食材,伙食一下丰盛起来。

    一家人很久不见荤腥,吃的很开心。尤其是老太太,喝着特意为她炖的肉汤,一时哭一时笑,又一阵阵的骂这个骂那个。只好让小重孙出面,绕着老太太嬉闹才解围。

    饭后李四海悄悄扯着几个跟班到后院说话,他很清楚孙铮这次进城,有正经事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