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六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侵华日军战斗力强不强?看看中日双方战损比例,根据指挥百团大战的彭大帅后来回忆,他自己亲率一支千人规模的队伍,围攻两百日军,却还是被其突围离去。

    彭总带的队伍,基本就代表八路军的顶级战力。

    五打一,没能围歼。

    排除地形等特殊因素,单说兵员素养和士兵装备,双方确实不在一个等级。

    正因为见识过日军的残酷,这些游击队员们才更加震惊孙铮的强悍。

    在他们看来,一支五十人的鬼子小队,起码也得一个营的力量才敢说能杠正面。

    可是就在今天,青天白日下,眼睁睁的看着,这么个黑衣黑甲的独行侠,就那么轻轻松松的全歼了!

    也有几个漏网之鱼,可毕竟有生力量已被消灭,鬼子也完全丧失了反击之力,这就是不折不扣的全歼!

    然而孙铮还是有点不尽兴,就在刚刚局势明朗之后,有几个鬼子竟然悄悄上马,逃跑了!

    不是说武士道精神永不言败吗?

    不是说皇军死不认输吗?

    特么的,临阵脱逃的都有?

    怂货!没骨气!

    孙铮发现那四匹马逃跑时,已经脱出沙鹰射程,捞起三八大盖,凭着感觉就是一枪。

    砰!末尾那匹马中枪,摔倒后将骑手压在身下乱哼哼。

    又一枪,另一个家伙在马背上一个趔趄,却还是忍住疼痛接着跑。

    第三枪就已经飘的完全没用了。

    “一群怂货!”孙铮气的破口大骂:“怂逼!懦夫!滚回东瀛吃奶吧!”

    砰!一弹袭来打在腿上,被护甲弹飞。孙铮很惊讶,阵地上的鬼子竟然还没死光,有三五个受伤的家伙,依旧执着的举着枪冲他比划,刚刚那一枪,也不知是哪个打的。

    “啧,你应该照着头打的嘛!多好的机会,都让你们给浪费了……”孙铮品评一句,理都没理这几个,反而用长枪先把被马压住那家伙给毙了。

    回头再看,那几个举着枪的家伙,并没有继续开火。

    哼着不知名小调,孙铮晃悠悠向那几个伤兵走来,一边走一边招呼:“喂!瞧准了,往这打!还等啥?低速活靶子,多好打?!”

    其中一名伤兵不知为啥,突然将枪抛掉,嘴里念叨着什么,猛然抽出刺刀扎向自己胸口,很快嘴里开始向外喷血沫,他的声音也渐渐失控,听着好像有喊妈妈的句子,真是……幼稚。

    其余几个伤兵,眼睁睁看着杀神接近,手里的枪早已举不起来,一个个浑身乱哆嗦,却依旧撑着不说投降之类的话。

    孙铮有点郁闷:“你们到底打不打?不打我打了啊!”

    摸出沙鹰,砰的一枪爆个头。其余两个依旧呆呆的看着,半点挣扎的意思都没有。

    刚要接着爆,后面一声大喊:“孙先生,别开枪!”

    却是那个眼镜男带着一帮游击队员匆匆跑来了,孙铮在人群后方发现了李雪娟,应该是赶来接应他们的大部队。

    “怎么?你们要抓俘虏?”孙铮想到那个政策:“带回去当大爷供着?”

    眼镜男有点不好意思:“不是不是,那什么……别浪费啊,子弹挺贵的!”说着话,手里长枪刺刀猛的一捅,那个鬼子残兵登时了帐。

    我操!闹了半天,不是要俘虏,是来抢人头的!

    这特么的,太不厚道了!

    这哪行?这是我的杀戮点!

    孙铮一脚飞出,踢在最后那个鬼子残兵头上,一声清脆的骨爆声,鬼子脑袋顿时扭成一个诡异角度。

    还好,总算抢回一个来。损失一个杀戮点,勉强能接受。

    哎?这个眼镜男,有点意思啊!

    身后那群游击队员不用吩咐,互相配合打扫战场,李雪娟看了孙铮几眼,还是没过来说话,跟着战友们一起忙活。

    孙铮好奇的问眼镜男:“这位……”

    “我姓袁!袁方。”

    “元芳?你怎么看……噢,我是说,你们不是讲什么优待俘虏吗?”

    袁方一推眼镜,笑的有点不好意思:“那得是俘虏才优待啊,这不是没能俘虏嘛!”

    孙铮竖个大拇指:“有道理!果然还是读书人有见识……”

    袁方笑道:“孙铮,孙少爷!我知道你,阳平镇孙老财家少爷,大学生!你才是真正的文化人,和你比起来,我这连高中都没上完的,可算不上读书人。小李可没少提起你,她还说你身体弱、胆子小,担心这兵荒马乱的你在外面被人欺负……哈哈!”

    袁方嘴里说话,手上可是一点没闲着,用刺刀挨个给鬼子补刀,还不忘记解释:“以前没经验,吃了不少亏。”

    孙铮亲眼见证了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动手能力,短短半个钟头,那些鬼子就被扒的只剩下兜档布,红白花花像脱毛猪一样摆在路边,能拿的东西,全被游击队员打包带走,连那匹死马也被几个壮汉抬着。过惯了苦日子,容不得浪费。

    直到踏上返程,李雪娟才在同伴们的笑声中,红着脸走向孙铮。

    袁方大笑:“不打搅你们小两口,注意别掉队啊。”

    李雪娟嗔怒:“袁老师!”瞪着他离开,这才扯着孙铮说话:“少爷你不是在西安读书吗?咋跑回来?啥时候回来的?你咋变的这么厉害?我刚刚瞧见鬼子的子弹打在你身上……你这是盔甲?”

    孙铮下意识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这几年过的好不好?”

    李雪娟眼睛一下就红了,闷声闷气道:“鬼子治下,能好得了吗?咱家本来还过得去,可鬼子一年比一年狠,啥都要收缴……老爷那么听话,还不是一样被他们害了……宋有福那个烂婆娘,早知道不是正经货……”

    等她絮絮叨叨说了一通,孙铮才接着问:“游击队这边,过的怎么样?”

    “日子过的很苦,可是同志们很团结,互相都很照顾。所以再苦也不觉得难过……倒是少爷你,在西安呆的好好的,为啥要跑回来?太平时日你回来奔丧还说得过去,可是打仗啊,能活着就不容易了,谁还能顾上死人?!老爷死都死了,你回来也救不活……”

    “能报仇啊!”孙铮笑了笑:“总不能让人白白欺负了!再说了,老抠那种人,死了就死了,反正他也没把我当儿子。可是你还活着呀,老子可以不要,媳妇不能不管啊!”

    呀……李雪娟一副见鬼的样子盯着孙铮,实在不敢相信他能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却又被他最后那句“媳妇不能不管”撩的心如火烧,短短几句话,如几道惊雷,劈的她晕头转向。

    哈哈!孙铮笑道:“既然你在这里过的不错,我也放心了。以后可长点心,别彪乎乎的再被人捉去了。有了这批缴获,你们手上也应该能宽松点了吧,这里有一封大洋,你拿着!”

    塞了一封大洋到她手里,又递了几张卷在一起的英镑美钞:“这是外国钱,你贴身收好,要紧时也能应个急。”

    懵懵懂懂的李雪娟意识到有些不妥,一把扯住孙铮:“少爷你要去哪?你不和我们一起回去?”

    孙铮摇摇头:“宋福来还没死,他就在县城,我怕再过几天,这家伙就跑的没影了。他不死,我睡不着觉!你先回去,我料理了这贼种,就来找你!”

    李雪娟都要哭了:“县城有鬼子呢,多危险?你还想跑去杀人!”

    孙铮一拍胸口:“你刚刚也看见了,少爷我神功护体、刀枪不入!那些鬼子在我眼里,就是一群绵羊,不,连绵羊都不如,是小鸡崽子!老虎会怕群狼,可老虎会不会怕小鸡崽子?别说他有几千个,就是几万个,那也是下酒的菜!好啦,安心回去,等我胜利的好消息吧!”

    “你是不是不想见我?还是外面有别的女人了?老爷说过,乡下人出去读书,见了大世面,心就野了……”

    孙铮哭笑不得:“你都胡想啥呐?这兵荒马乱的,哪还顾得上这个!再说了,这世上还有哪个女的能比得上你!”

    李雪娟哪里听过这种情话,心里顿时软成一团,却依旧不肯放他走:“你知道我在哪儿吗你就来找我!?”

    孙铮轻轻将她抱住,贴了贴脸:“放心,我要找你,肯定找得着!照顾好自己!”

    后退两步,孙铮笑着扬了扬手:“大吉大利,今晚吃鸡!”一扭头,大踏步向县城方向走去。

    不是他矫情,实在是没想好怎么面对这个理论上最了解前身的媳妇。

    一方面是融合了前身的记忆和情绪,对她有思念和牵挂。另一面,心里却还在纠结,人家想的是前身,可不是自己这穿越来的二手货。

    没办法,只好先冷处理,等自己完全转过弯再说。

    望着他的背景,李雪娟泪眼朦胧,低声呢喃:“你要好好的呀……”

    “咦?小李,怎么没留他?”

    袁方等人一直就在不远处看着,看到两人拥抱时,还偷笑了几声,可是孙铮竟然走了,难道有什么变故?赶紧过来打听打听。

    李雪娟摇摇头:“他还有事要去县城。走吧,我们回去。对了,袁老师,少爷刚刚留了一封银元,你收着吧!”

    袁方相当的不好意思:“这是他留给你的,怎么好……”

    李雪娟却没再解释,只是将银元递到他手中,一扭头,抹着泪踏上归程。另一只手里的小捆纸币越攥越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