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斩碎诸天 > 第三章 衣甲还乡
    李四海,前身的亲娘舅,族中排行老四,所以孙铮叫他四舅,实际是孙铮母亲唯一的同胞兄弟。

    李四海对前身倒是关爱有加,将他当亲儿子一样疼爱。尤其是孙铮老娘因病去世后,听说鬼子要来,为了给外甥逃个活路,变卖了部分家产,送孙铮去西安求学,这几年不时托人送钱……

    孙铮老爹被人坑死,夺了家产的事,李四海当然也知道。可这年头,身为一介屁民,能有啥法子?

    现在又碰到外甥杀鬼子,自己被俘虏的尴尬局面,李四海被外甥当面骂了一句“汉奸”,那见到外甥的喜悦瞬间就被熄灭。

    他意识到,自己这几年不见的小外甥,可是当着自己的面,砍死了整整一个小队的小鬼子!

    这是真正的杀神!

    孙铮见李四海满脸尴尬,登时气不打一处来:“四舅!你是我亲舅,我家的事你别说你不知道!你居然和邱大头一样,去做汉奸?你不怕祖宗的棺材板压不住吗?”

    这年头的人,对祖宗的回护,甚至还要超越子女,一听外甥骂祖宗,李四海也恼了。

    “怕!咋不怕?我也知道做汉奸丢人,死了都没脸进祖坟,可我能咋办?我要不做这个汉奸,一大家子老老小小咋办?你外婆为了给娃娃省一口吃的,生生三天水米不打牙,要不是发现的早,怕是都没了……我要不做这个汉奸,你亚娥姐都得被那些小地痞糟蹋了……蒋委员长几百万大军都挡不住鬼子,我能咋?”

    啧……

    听着李四海痛哭流涕的讲述,源自血脉的亲情悄然泛上孙铮心头。

    唉,这怕就是大多数沦陷区百姓的现状吧。或许在后人看来,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去做汉奸都是背叛,可在这个国不知民的时代,爱国情操什么的,根本就没意义。

    毕竟对大多数百姓来说,生活的意义,就是活着啊。

    换个角度想,或许这几年前身在西安花用的那些钱,都是他做汉奸赚来的!

    这狗日的世道!

    孙铮有点丧气,寻个地方坐下烤火,从缴获里翻出些行军口粮和罐头什么的,串几个架在火上烤。

    李四海讪讪的跟到火堆边,小心的问起孙铮近况。

    “我就怕邱大头赶尽杀绝,没敢给你送信。谁知道你还是跑回来了……不是说你在大学读历史吗?这咋还……对了,你这是当了国军还是当了八路?”

    孙铮摇摇头:“百无一用是书生!国家都要亡了,读书还有什么用?我也没参军,就是想杀小鬼子……算了,不提这个,把那帮家伙都喊过来。”

    很快,连同李四海一起,二十六名伪军都站在了火堆旁。之前或许还担心这杀神会不会连他们一起砍了,现在发现有熟人,还是亲戚,这下多少能松口气,大家都把希望寄到了李四海身上。

    孙铮一指那堆在一起的五十几个鬼子尸首:“去!每人砍两个小鬼子脑袋过来堆在这儿!”

    伪军面面面相觑,明白了,这是要纳投名状啊!

    得嘞,赶紧干活,很明显,这位爷是怕大家回去泄了底细,连累了李四海。

    看来,小命能保住了!

    至于砍小鬼子脑袋的事,这世道,为了活命,什么事不能做?!

    那帮伪军壮着胆子,互相监视着剁鬼子脑袋。孙铮悄悄向李四海打听这帮人的底细。

    在李四海指点下,孙铮将其中六个民愤较大的家伙挑了出来,他也不怎么客气,双刀一划,直接把那六人圈在场中,然后逼着其他人用刺刀挨个放血,这算彻底纳个投名状。以后这帮人就算是和李四海捆在一起了。

    将鬼子们的无头尸体和六个汉奸一起扔上卡车,四周架上柴,从几辆三轮摩托里倒出点油浇上,一把火红透半边天。

    李四海带着其他伪军,领回自己的武器,趁着夜色回去。

    至于怎么圆过这个谎,这种乱世里,保命手段自然不用别人教。

    一个小队的鬼子加六个汉奸,杀戮点才攒了不到八十,孙铮多少有点不满意。

    将缴获的物资收入空间,花了二十杀戮点,制作两把改版沙鹰。

    这是根据自己手形量身定制的改进版本,从版型,到射速、精度以及后座力方面,都有不同程度的优化。

    和所有的穿越者一样,孙铮也有火力不足恐惧症。因此,又特意多做了一批子弹和配套装备。

    收拾整齐,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慢条斯理的弄了早餐,饱饱的吃个痛快,太阳公公露出笑脸。

    凭着前身留下的记忆,向着阳平镇,孙铮踏上回家复仇之路。

    闹出被人认出的事情,孙铮就做了个滑雪头罩把脸挡起来,死侍那面具太前卫,不符合他的审美。

    小村距离阳平镇不到十里,后世不过几分钟车程,甩活腿得走一个多钟头。

    等孙铮晃悠悠来到阳平镇那粗狂的箭楼下时,田间地头,已经有许多农民开始了劳作。虽然是沦陷区,可日子还是得过,地里庄稼也照样得作务。

    这年头的人,对新生事物的接受能力远远比不上现代。孙铮这古怪的扮相,一路走回阳平镇,被沿途不少人看在眼里,只是摸不清他的底细,倒也没人愿意多事。

    到了镇前箭楼,被守在箭楼下的几个伪军拦下。这扮相,怎么看也不像好人,也不像国军或者八路,倒更像是哪里跑来闯江湖的卖艺人。

    “站住!哪儿来的?良民证拿出来!”

    一个伪军习惯性武器诈唬,孙铮翻手抽出双刀,闪身抢步,双手齐挥,两名伪军登时了帐,无头尸体挣扎着倒地抽搐,那滚落在地的人头,两脸的不可思议。

    “杀人啦!”一声尖啸,伴随着无数声的喊叫,小小的阳关镇顿时鸡飞狗跳。

    阳平镇是日占区,镇上驻扎了一队伪军,日军并没有派士兵入驻。

    小鬼子在沦陷区的统治始终保持着占城不占乡的宗旨,毕竟中国地方太大,要是连这种地方都要驻军,那几个破岛上的人全送来都不够用。

    阳关镇外的围墙只是寻常的夯土厚墙,防个牲畜土匪什么的还凑合,在热武器面前基本没用。

    镇上唯一的武装力量,就是邱大头带领的五十来号伪军。

    孙铮这么大鸣大放的正面硬杠,是因为前身的老爹被邱大头害了命,又夺了家产。

    这个打小生活的小镇,对孙铮来说,简直就是个心魔,他要借这机会,打响名头,同时消除掉前身那点怨念。

    几个军服歪歪扭扭的伪军匆匆跑出街头,其中几个连枪都拿不稳,路上还掉了几次。

    孙铮没心情耍嘴,直接双刀招呼,只要敢露面,上去就是一刀两断。

    砰!砰!

    就在孙铮砍翻迎面跑来的几个伪军时,远远的,几个蹲在民房隐蔽处的家伙,冲他放了枪,其中一枪正中胸口,打的他一个趔趄,子弹没能击穿胸口护甲,但那巨大的动能还是疼的让他猛吸几口凉气。

    双刀一翻,干净利落的入鞘,双手同时从腿袋抽出沙鹰。

    砰!砰!两声枪响,对面两人同时被爆头,虽然只是在沿途热了热手,但这准头,确实颇有几分死侍当年的风范。

    反正这次出手没有顾忌,只要发现有冒头的伪军,甩手就是一枪,百来米走过,原本潜伏在四周的伪军彻底胆寒,再没人敢出来找死,也不知是哪个发一声喊,顿时做了鸟兽散。

    阳平镇东街,一座高门大户前,孙铮换了弹夹,一脚将大门踹开,门后两个枪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枪干翻。

    站在原本属于自己的院子中央,孙铮冲着堂屋大吼一声。

    “邱大头!滚出来受死!”

    半分钟没动静。

    “再不出来,老子就扔手榴弹了!”

    这下有了反应。

    “好汉,别动手,我们出来了……”

    很快,一个穿着黑色绸衣的大头胖子战战兢兢出门,身后跟着四五个同样陪着小心的汉奸装扮小弟。

    “好汉,我们投降,我们投降……”邱大头很识相,直接将手里的枪扔在地上,身后小弟连忙跟着缴械。

    孙铮刚向前跨出一步,心头突然一个警觉,连忙做了个侧身闪避。与此同时,一声枪响,清楚的感觉到有粒子弹从脸旁划过。

    都不用思索,条件反射般抬手一枪,那藏在窗口的枪手直接被击中。

    就在枪响的同时,那几个做出缴械的小弟正在从地上拣枪,孙铮顺手几枪就给爆了头。只留下反应比较慢的邱大头,吓傻了一般,呆站在原地,张着嘴,一副死鱼相。

    嗝!足足过了半分钟,邱大头才有了反应,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一脸惊恐的看向孙铮。

    孙铮摆摆双枪:“别说我不给你机会,还有啥招?一起使出来吧!”

    邱大头哭丧着脸拱手求饶:“好汉爷!这真不是我的意思啊……没啦,真没啦!刚放枪那混球,我都不知道他今天在家,不然就一起喊出来了……”

    孙铮冷哼一声:“你那小舅子宋福来呢?叫出来挨刀!”

    邱大头一愣,那混蛋捅的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