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江湖谱之群雄降世 > 第19章冷无宁
    “游戏该结束了”

    叶秋一声轻喃,手中长剑如龙般挥洒而出。

    “什么?”

    白三一声怒吼,刚猛的拳头还未挥出,只见眼前一道剑光闪过,再也没了气息。

    人群一片死寂,继而发出阵阵惊呼声。

    “该死的杂碎,你怎么敢杀死白三,你死定了,死定了!”

    白夜雨满脸暴怒,苍白的面孔扭曲的吓人,就像一头发疯的鬃狗一般龇牙咧嘴,向着叶秋咆哮个不停。

    叶秋脸色一沉,大踏步的向着白夜雨走去。

    啪、啪、啪。

    正在这时,只听见一阵掌声响起,掌声不缓不急,强劲有力,富有节奏。

    即便是在这嘈杂的人群之中,亦能够清晰可闻。

    就连白夜雨咆哮的声音也为之一顿,仿佛掌声蕴含着难言的魔力,让人禁不住屏气。

    叶秋脚步一顿,顺着掌声传来的方向望去。

    映入眼帘的是两个一脸煞气的男子,两人如同两尊杀神,手臂摇摆之间,便把人群推将开来,腾出一条两人宽的道路来。

    人群中有脾气暴躁着,想要反抗,被两人杀气腾腾的眼睛一瞪,顿时如同受惊的老鼠,匆忙逃窜而去。

    在两人身后只见一个长相妖冶的男子当先走来,来人一脸邪魅的笑容,顿时吸引无数女侠的目光。

    看其年龄,咋一看像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再望去又像是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竟让人难以形容。

    而在其身后跟随着几个黑衣黑袍之人,每个人全身都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叶秋瞳孔一缩,看向那人的眼中有些忌惮。叶雪也小脸一肃,走上前来,站到了叶秋身后,满怀戒备的看着来人。

    那人来到叶秋身前三米站定,身后之人顿时散了开来,拦在人群之前。

    只见那人饶有兴趣的把叶秋从头到脚都打量了一遍,方才淡淡说道:“小小年纪,杀戮便如此果断,是个好苗子,不过你就不怕时候被白家报复?”

    叶秋心中一紧,若无其事道:“阁下说笑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晚辈也只是无奈自保罢了”

    那人轻笑一声,也没多说,倏忽拍出一掌,只见一个青色手印凭空浮现。

    叶秋全身汗毛咋起,正要出手,却见那掌印忽然映在了正在发愣的白夜雨身上。

    白夜雨身子一歪,登时七孔流血,毙命当场。

    “内力外放,先天高手!”

    人群中有人大吼,继而空气一滞,所有人看向那人的目光都满怀敬畏。

    叶秋也是剑眉一挑,手中长剑轻握,看向那人的目光更加忌惮。

    他比其他人更能感受到眼前之人的恐怖,这人与白夜雨相距足有三丈之远,却能一掌令其毙命。

    功力之高,决非一般先天高手能够比拟的,至少堪比先天后期。

    那人也不管人群的惊讶,拍了拍手,微笑着对叶秋道:“你不介意,我帮你杀了他吧?”

    叶秋心中虽然疑惑此人的目的,脸上却不露声色,耸肩道:“当然不介意,我的目的只是杀死他,至于是死在谁手上,倒无所谓!

    何况阁下出手,还帮小子挡下了白家的报复,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那人讶然一笑,看向叶秋的目光更加满意。

    笑道:“我叫冷无宁,乃是邪心堂九江城分舵的舵主。”

    叶秋这下子是真的惊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人竟然是邪心堂的人,还是一舵之主。

    要知道自从半年前邪心堂重出江湖以来,这半年整个云岚府都处在混乱之中。

    邪心堂突然复出,云岚宗等派毫无准备,一开始被邪心堂杀的节节败退,损失惨重。

    直到三个月前才稳住阵脚,这些日子,双方有来有往,各有胜负。

    却不知堂堂邪心堂的舵主怎么会出现在这碎叶县?

    叶秋心中疑惑,却也没有多问,目前来看两人虽非敌人,但也不是什么朋友。

    对于邪心堂他倒是没有什么偏见,在他看来所谓正邪,不过是实力罢了。

    你强,你就是正,你弱,那就是邪!

    弱肉强食,就是九州大陆的至理名言。

    “跟我来吧!”

    冷无宁说了一句,便率先离去,也不管叶秋答应不答应。

    叶秋暗中翻了个白眼,略一思忖,便也跟了上去。

    “少爷……”叶雪有些担心,见叶秋摇头,也没再多说。

    咋眼之间,围观的人群一哄而散,只留下两具尸体,和早已吓呆的另一名白家护卫。

    不过他该庆幸,庆幸他的生命无论是叶秋还是冷无宁,谁都没放在眼力。

    ……

    “叶秋,青林镇叶家人,父母失踪!从小双腿残疾,不久前突然痊愈,疑似被你身边的老和尚治好。”

    神兵楼对面的酒楼上,整个三楼的客人都被清空。

    两个门神一般的男子守在楼梯口,冷无宁一脸玩味的看着叶秋,问道:“我说的没错吧?”

    叶秋瞳孔一缩,惊呼道:“你怎么……”

    继而想到了什么,惊疑不定道:“大秦遗孤的消息是你们邪心堂放出去的。”

    冷无宁轻咦了一声,没有想到叶秋的反应如此之快,仅凭一句话就推测出了来龙去脉。

    不由得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他赞赏的看了叶秋一眼,淡淡道:“没错,这个计划是本座亲自策划的……”

    随后摇了摇头,有些遗憾道:“可惜最终只来了几条小虾米,还被你给宰了!”

    叶秋干笑一声,继而心中一沉,想到了对方既然知道自己,那么叶雪的身份……

    冷无宁似是知道叶秋心中所想,轻笑一声。

    “我知你心中所想,不过你也不必担心,即便她是大秦遗孤,我也不放在心上!”

    叶秋呵呵一笑,显然不信。

    冷无宁也不在意,淡淡道:“如果是半年前,我或许对她大秦遗孤的身份还有几分兴趣。

    但是现在嘛……”

    他脸色一正,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偶然得到的消息,正色道:“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她不可能身怀什么大秦宝藏……”

    “为什么?”

    叶秋一愣,和叶雪对视了一眼,却不知道冷无宁为何如此笃定,是敷衍自己,还是对方真的确信叶雪对大秦宝藏毫不知情。

    冷无宁摇头道:“至于原因嘛!你不必知道,不过,你最好还是对她的身份进行保密。”

    叶秋想要询问,冷无宁明显不想多言,他遂也不再多问,只是心中却暗自记了下来。

    “对了,我这次找你的主要目的,是想要问你想不想加入我邪心堂?”

    冷无宁话音一转,说出了一句让叶秋始料不及的话。

    叶秋下意识的想要拒绝,突然脑海中的江湖谱一震,顿时迟疑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