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江湖谱之群雄降世 > 第5章父母往事
    “二位,小弟临来之前,受本门长老叶修叶长老所托,拜访其当年的两位弟子,因此先行一步,还请二位见谅。”

    且说三人行至镇中,各有心思,此行所为之事,三人势必会发生冲突。

    如今看似和平相处,一来是苗云东从中左右逢源,二来是初来驾到,并无丝毫线索,是以谁都不想做个出头之鸟,盲目树敌。

    哪怕是恩怨颇深的百里惊雷和刘沐风,即便二人互相之间,谁都看谁不顺眼,也没想要在这时出手。

    只是这时苗云东突然提出先行一步,两人心思转动之间,已然下定决心单独行动,因此异口同声道:

    “苗兄且去!”

    话音落下,两人目光相对,顿时一声冷哼。

    苗云东哈哈一笑,继而带着师弟纪无伦率先离去。

    而在其走后,其余二人更是难以相处,没有打起来已然是克制,因此各自带着自己手下相背离去。

    “苗师兄,我们真的要把这洗髓丹给那叶绍、蓝凤玲夫妇!”

    “要知道这洗髓丹乃是黄级高级丹药,哪怕是对先天高手都有奇效,就如此白白便宜了外人,叶长老也是的,不过是两个弃徒,竟然还挂念至今,要我说还不如留给师兄呢!”

    纪无伦一双眼珠提溜直转,而在手掌之中把玩着一个玉瓶,想来其中便是其所谓的洗髓丹了。

    苗云东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叶师兄二人虽然被赶出门派,但是毕竟是叶长老从小养大,视若亲子,有所牵挂也是应该的,再说了当年之事,本也怨不得他们二人……”

    “十二年前,叶师兄和蓝师姐上门为其子求药,叶长老苦无良药,亦是无能为力,二人因此无功而返。”

    “不过,叶长老却一直铭记于心,近日好不容易从药王谷弟子手中得到一枚洗髓丹,知我二人前来这青林镇,托我二人把洗髓丹带给叶师兄夫妇,怎能监守自盗,失了诚信。”

    纪无伦暗中撇了撇嘴,心中暗到了一声“伪君子”,脸上却不动声色,反而流露出一副深受感动的样子,恭维道。

    “师兄高义!”

    ......

    冬日西沉,落日的余晖洒在白雪之上,给满镇无暇带来丝丝流光溢彩。

    青林镇,叶家小院前,苗、纪二人卓然而立,望着眼前古朴的小院,心思各异。

    “师兄我去叫门!”

    纪无伦低语了一声,走上前去,右手砰砰的砸在门上。

    吱嘎一声,大门打开,露出一张冰冷绝伦的面容。

    纪无伦的右手倏然僵在半空,楞楞地打量着眼前的面容,眼中迸发出噬人般的光芒。

    就连那面带微笑的苗云东,俊美的脸上也流露出刹那的失神。

    好美的女子!

    两人心中同时感叹。

    “你们是什么人?”

    女子眉头一皱,声音依旧清冷。

    她向来如此的,便如一朵冰山上的雪莲,对谁都不假颜色,除了那人。

    “咳咳……”

    苗云东轻咳一声,身子微微一正,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不动声色地把纪无伦挡在身后,轻笑道:

    “这位姑娘,在下苗云东,乃九江剑派内门弟子,奉本门叶长老之命,前来拜见叶绍叶师兄。”

    女子眼眉轻挑,微不可查,继而淡淡道:“他呢?”

    纪无伦心中一喜,连忙跳将出来,刚要开口,只听见苗云东淡淡道:

    “这是我师弟纪无伦,听他名字就知道了,向来说话语无伦次,姑娘不必理会,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纪无伦:“......”

    “叶雪!”

    女子樱唇轻启,心中对两人已然有所了解。

    一个伪君子,一个真小人!

    她心思流转之间,把两人引向客厅。

    叶绍她自然是知道的,自家公子的父亲!

    只是叶绍以前有什么来历,出身如何,莫说是她,即便是叶秋都不了解。

    她只知道早在自己来叶家之前,叶绍夫妇就已出门为公子求医,从此再无音讯。

    此二人若真是老爷的师弟,那么......

    “姑娘难道是叶师兄的女儿?”

    苗云东神态自若,笑容可掬,却总在不经意之间把纪无伦挡在身后。

    “不是!”

    “哦?”

    苗云东笑的更加开心,暗道不是更好。

    还欲再问,只听叶雪淡淡道:

    “二位先在客厅稍坐,我去请我家少爷。”

    说完,转身离去。

    “啊?”

    两人环顾四周,已然走进了一处厅堂。

    眼见佳人离去,苗云东目光流转,笑问道:“师弟啊!平日里师兄待你如何?”

    纪无伦眼光闪烁,悄悄打量了一眼苗云东,不知何时他已经坐了下来,正神情自若的爱抚着他的长剑,一抹冷汗悄然落下。

    “呵呵……师兄待我自然是极好的!”

    “恩,那就好,既然如此,师弟该晓得如何行事!”

    “师弟明白!”

    “师弟还是如此善解人意,师兄看好你,放心,等回到门派我必禀明师尊收你为正式弟子。”

    “谢谢师兄”

    纪无论干笑一声,两人师父是同一位长老,只不过一个是正式弟子,一个是记名弟子。

    他再一抬眼,只见师兄的长剑已经放在了茶几之上。

    ......

    “九江剑派?”

    叶家后院,叶秋坐在那里,双目微凝,心中念头繁杂。

    如果两人说言不假,父亲和母亲应该都是这九江剑派的弟子,只是不知当年何故离开门派?

    当年他们离家远去,是去了九江剑派?还是......

    又为何会一去不凡?

    前有云岚宗,又来了九江剑派,两者之间又有什么关联呢?

    “公子......”

    见叶秋眉头紧锁,沉默不语,叶雪上前一步,轻轻揉捏着他的肩膀,微微有些担心。

    叶秋眉头舒开,回过头去,拍了拍她洁白胜雪的柔夷,朗声道。

    “也罢!既然如此,我就先去见见这所谓的‘师叔’……”

    “是,公子!”

    “且慢!你就不要陪我去了,我自己一个人就好了。”

    “公子?”

    “我不喜欢你见那两人!”

    叶秋神色淡然,脚步不停的离去。

    叶雪有些疑惑,继而恍然大悟,流露出花儿一般的笑容。

    嘻嘻!原来公子吃醋了啊!

    “公子,你好可爱,人家爱死你了!”

    叶秋似是没听见,只是嘴角微微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