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异界卖盲盒 > 第二十九章 穿梭的晶石
    “OK,那么,交易成立。”

    顾宁伸出了手,脸上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神色。

    鬼面迟疑了片刻,伸出了她的手。

    白皙修长,适合弹琴,也适合握刀。

    出乎顾宁意料的,在握住的时候,他发现这位看上去人狠话不多的忍者,纤手柔软而温润。

    当然,为了防止那把打刀再度出鞘,顾宁的手一触即分。

    “那么,我们就可以谈一谈下个话题了。我这边比较想知道的是,常樱之地目前究竟什么情况?”

    顾宁问道。

    鬼面闭了一下眼睛,似乎是在整理脑海中繁复的思绪,随即缓缓说道:

    “十二年前,当时我只是个很普通的大二学生,正准备着从家中回到霓虹大学。”

    喂喂,怎么忽然就开启了回忆模式?

    顾宁在心头吐槽道,但脸上还是保持着那种洗耳恭听的模样。

    “就在我刚从家中出来不久,忽然注意到有一束奇怪的光线,在半空之中闪烁。我环视了一下四周,却发现其他人似乎都没有注意这一幕。而当我将视线转回的时候,便发现那束七彩的光线,是阳光照射在一枚奇怪的晶石折射出来的。”

    “那枚晶石很奇怪,就像一根羽毛一样缓缓地从空中落下。按照我自己的性格,本应该无动于衷才是,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促使着我伸出手,并看着这枚晶石精准地落在我的手心。”

    “周围的行人此刻就像是成为了背景板,眼神甚至没有停留在我身上一秒,没有任何人过来询问我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动作。那一刻我就意识到了,没有人注意到这枚晶石的存在,甚至连带着被晶石所吸引的我,都被他们下意识地忽略了。”

    “那枚晶石长什么样子?”

    顾宁插嘴问道。

    “五彩斑斓的模样,其中凝结着少许的泡泡,同样散发着绚烂的颜色。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后来进入了暗杀者联盟的典籍库,才知道,那是一块‘星之彩’的残骸。”

    鬼面说道。

    “又是‘星之彩’吗?”

    顾宁小声嘀咕了一句,接着问道:“在我的认知中,‘星之彩’是个相当危险的玩意,哪怕是它的残骸,也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够接触到的。所以你当时在碰触这玩意的时候,就已经被邪秽之气侵染了吧?”

    “我也不知道,”鬼面摇了摇头,“按照典籍所说的,那东西确实非常危险,但当时我就这样捧着它,心神像是中了魅惑,就只是痴痴地望着手里的这块晶石,想着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这么美,又为什么会在半空中落下。”

    “就在这一刹那,天空忽然裂开了一个口子,强大的空间之力甚至把周围的高楼大厦都吞掉了一半,大量的钢筋水泥在这一刻土崩瓦解,并被一股庞大无比的吸力吸入半空。但奇怪的是,那道吸力似乎只对我产生了作用,周围没有一个人对这种奇异的现象产生反应,只是任凭自己被骤然降临的建筑残骸砸烂。”

    “只有握着这枚晶石的我被这股强大的吸力吸到了半空,无人在意,就像是我突然不存在了一样,而在那一刻,我忽然感觉到自己被某种视线所盯住,全身战栗,汗毛竖起,就像是遇到了老虎的羚羊。我一动也不敢动,僵在了半空中,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被那个洞吞噬掉。”

    顾宁听着故事,手指无意识地敲打着桌面:“然后你就出现在了外面的世界?”

    “不,就在那个洞将要把我吞没的刹那,我忽然意识到,如果我就这样被这东西吃掉的话,那么,连我自身的存在都可能将被抹除。强烈的求生欲望让我奋力地挣扎,这稍稍缓解了我被吞没的速度,即使只是杯水车薪。”

    “就在这一刻,有一股强有力的力量,忽然笼罩在了半空之中,那是一道同样闪耀着七彩霞光的门扉。从它的中心释放出来的力量,让那股吸力与束缚在我身上的力量同时消失。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想将手里的这块晶石扔掉,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枚晶石已经消失不见。”

    鬼面似乎也回想到了那一天的情况,连声音都有些颤动。

    “那你没有感觉到手里少了个东西?”

    “没有,”鬼面说道,“甚至,当我发现那东西不在的时候,我的手上仍旧有着‘握有什么东西’的感觉。这本身就足以让我不寒而栗,紧接着,我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鬼面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奇异的表情,但因为被黑色布蒙住,所以顾宁并没有注意到:“至今,那道声音所说的话都清清楚楚地刻在我的脑海中:‘测试出现了问题,我需要重新排列计划。’

    ‘那她怎么办?’

    ‘她已经触摸到了界外之物,不能留在这里。嗯……等等,原来如此,这也是计划中的一环吗?呵……好吧,变量越多越好,这样打破僵局的手段才越来越多,嘁,这里禁止套娃。’

    然后,声音便消失了,而我则被那道灿金色的光芒所笼罩,就此失去了意识。等我再度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身处于东方海岸的沙滩上。”

    “紧接着,我发现自己获得了超凡的力量。”

    鬼面慢慢地将自己十二年前的经历一五一十地讲述了出来。

    她在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不管是语气、神态,都显得极为慎重,就连当时的心情都一并讲出,可想而知,这些事情在她心中占据了多大的地位。

    “所以按照你所说的,常樱之地本身是现代的霓虹国?”

    “对,我是后来才知道的,原来我之前生存了二十年的地方,其实在外界是名为常樱之地的神秘岛屿。”

    “嗯,有个问题,”顾宁忽然注意到一件事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常樱之地的应该不是很大,至少肯定是没有真正的霓虹四岛那般大小。而且,从小到大,你没有出过国吗?”

    鬼面深吸了一口气:“这件事情,我再出来之后当然有所考虑。实际上,我曾经去过煌国,也在学校的交换生活动中去鹰之国住过一个月,不管是飞机还是当地,我的所见所闻,并没有任何违和的地方。”

    “幻术吗?还是别的什么……”

    顾宁的思绪不断地延展,这种情况简直是闻所未闻,而在这样一个魔幻的世界,能够产生这种情况的能力不是说没有,但或多或少都有其局限性。

    换言之,如果真的能做到,那只可能是神明级的存在亲手布置的超凡之阵。

    这一点,和鬼面所说的那个神秘声音讲的东西,倒是契合上了。

    但是,目的是什么呢?

    这才是困扰顾宁的最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