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异界卖盲盒 > 第二十八章 常樱之谜(下)
    “我并不知道啊,这不是你刚刚自己透露出来的吗?”

    顾宁失笑道。

    他看到鬼面的身形停顿了一下,便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我只是推测你和常樱之地有关,仅此而已,是你自己问的我为什么会知道你来自常樱。”

    这当然是谎言。

    顾宁早在看到鬼面客户资料的那一刹那,就知道了她来自常樱之地。但他并不打算透露这一点,所以才会诱使对方主动将自己的来历说出来。

    如果不是看过客户资料的话,他也只会觉得眼前这位鬼面可能和常樱之地有关,却想不到对方正是来自那座神秘的岛屿。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常樱之地,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哼。”

    鬼面冷哼了一声:“也就是说,你只是对常樱有略微的了解,自身并不知道如何去往那里?”

    “那倒也不一定。”

    顾宁说道。

    “什么意思?”

    “你听讲的不够认真啊,我店铺的主要产品,是里面包罗万象的盲盒。现在的问题是常樱之地究竟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这些年来没有人从中出现,也没有人进入到其中?只有找到了问题所在,我才能针对性地告诉你选择哪种类型的盲盒。”

    “说起来,那里现在是公元几几年?”

    “……套话得太明显了。”

    鬼面冷冷地说道,但她随后又回答了这个问题。

    “如果‘那道屏障’并不会产生时间流速问题的话,现在,应该是公元2025年。”

    “‘那道屏障’?”

    “嗯,那道阻碍了我们出入的屏障。”

    “唔,事情变得有趣了起来。”顾宁换了一个坐姿,问道:“所以,你们是之前就知道存在一个存在?”

    鬼面皱了皱眉,并没有接话。

    “据我所知,常樱之地位于无尽之海上,由于那位沉睡在拉莱耶的上位旧神的影响,基本上不存在有来往的航路。所以就算是你们知道有屏障,也很难跨越无尽之海离开常樱之地。”

    顾宁侃侃而谈道:“而看你的样子,在离开之前,你应该是不清楚屏障会不会导致时间出现差异,也就是说这些年来,并没有外界的人进入到常樱之地中……或者说,是进入了,但是却没有出来过。”

    “而你应该就是少数——甚至我猜,可能是最近这段时间这种唯一离开了常樱之地的人。所以你才会在发现我知晓只有常樱之地的人才能理解的特殊情况。毕竟据我所知,这个世界上还不存在名为忍者的超凡职业,更不用说知道葛朗台这个名词以及JK制服这种服装。”

    “常樱之地的传说和我所了解的、名为霓虹的国度很是相似,当然我并不清楚你们是如何称呼自己的国度的,但是并不妨碍我进行这样的猜测:

    常樱之地,其实就是现代的霓虹,对吧?”

    他听到了鬼面急促的呼吸声,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虽然还有很多地方属于我的猜测,不过看你这个表现,我的猜测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你……”鬼面涩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除了常樱,还有别的地方也存在类似的地方吗?还是说,在隐秘世家中,记录过相关的情况?”

    “我吗?我只是来自于东方国度的一个商人罢了。只不过,我也曾有过在现代化世界中生活的经历罢了。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回到你的家乡?”

    顾宁说道,“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家人,应该还在常樱之地吧?”

    鬼面彻底陷入了沉默。

    顾宁举杯喝了一口茶水,略微地思考了一下,又说道:“既然你能走到这间店铺,就说明你心中是存在这种渴求的。否则,你连外面的大门都打不开。我店中的盲盒就是为这种渴求而存在的,你也应该看过缇娜签署的那份劳动合同了吧?如果真的想回去看看,完全可以在我这边试试手气。”

    顾宁的语气就像是诱惑小姑娘买糖果的怪人。

    “所以,为什么不做个交易呢?开诚布公地说,我对于常樱之地还是相当兴趣的,至于原因,一方面为了满足我那小小、微不足道的探索欲望;另一方面,我对常樱之地的情况确实相当在意,毕竟那个环境还是很让人怀念的。”

    顾宁慢悠悠的说道,同时,随手从口袋中取出了自己的手机,在鬼面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晃了一下。

    “这玩意,应该足够说明问题了吧?”

    他笑道。

    鬼面凝视了他一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她能断定,这个男人刚刚所说的话都是是真的。

    “既然是交易,那么,你的价码是?”

    她问道。

    “这些年来你应该也进行过不少尝试吧,让我来猜一猜,虽然我不知道你年纪的大小,不过既然你那么快的回复我关于时间的情况,想必记得相当仔细吧?这么看来,你离开常樱之地至少有5年的时光了。”

    不等鬼面回答,他就自顾自说道:“而促使一个人执意想回去的原因有很多,虽然概括一下,用思乡这个词就完全可以概括。有谁不想回家呢?”

    “哼。”

    鬼面没有回答,而是冷哼了一下。

    “你有你想要的东西,我也有我想知道的东西,这是一场很合适的交易,当然我并不会强求这件事情。不过,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这是你现在能够发现的最有可行性的途径了。我想,这些年来,你应该没见过另外一个像我这样了解常樱之地情况的人了吧?”

    顾宁继续铺设着他的锚。

    鬼面的一双妙目死死地盯着顾宁,身后被灯光照出的阴影不断扭曲着,宛如沸腾的墨水。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有半分钟,最后,影子归复平静。

    “你说的没错,这些年来,你是唯一一个能说到这种地步的人。”

    她的声音忽然一转,不再是那种明显的伪装声线,而是一种略略拖长的成熟声线。

    “我告诉你有关于常樱之地的情况,而你帮助我找到进入常樱之地的方法,这便是我们的交易?”

    “没错。”

    顾宁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是我疯了,还是因为这些年来第一次抓到稻草,以至于思维混乱。”

    鬼面闭上了眼睛,说道:“但你说服了我,这场交易,我接受了。”

    听到这句话,顾宁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微妙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