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异界卖盲盒 > 第六章 黄袍赠礼
    萝雅妮斯其实是对顾宁撒了谎的,修复【灵能回路】固然是目前的主要工作,但更加重要事情是多萝缇雅正在精神层面上对抗着血神的精神侵蚀。

    这其实是血神的权柄之一,凡是沾染上【血祭】的智慧生灵,就会强制与血神在精神层面上进行对战。

    只不过因为这里是多萝缇雅的精神海,作为守方,她能够运用起自己的精神堡垒来抵御敌人的进攻。

    她的精神堡垒,便是这座庞大的星灵阵地。

    所以这场精神攻坚战看上去倒像是一种即时战略游戏。

    虽然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应对这场攻坚战上,但是多萝缇雅还是有少部分的意识在与萝雅妮斯进行着沟通,因此也知道顾宁刚刚就在自己的身旁。

    在萝雅妮斯想要告知顾宁精神入侵这件事情的那一刹那,多萝缇雅制止了她,并在顾宁离开之后将派往外界的全部心思收回,专心致志的对付起了面前这群黑色与红色交织的野蛮大军。

    “我这边的事情,由我来解决就好了。他那边有更要紧的事情,至少,我能处理好。”

    她低声轻轻地说道。

    “神又如何,从那时起,我就在为弑神做准备了。”

    随着话语落下,无数的湛蓝色光芒闪耀其间,一座座水晶塔拔地而起,圣堂武士们高喊卡拉的荣光,发动起无畏的冲锋。

    ——

    如多萝缇雅所说,走出房间的顾宁,其实并没有像萝雅妮斯面前表现得那么从容不迫。

    毕竟他们现在的处境相当危险。

    一方面,两个拥有足够战斗力的超凡者现在都是卧病在床的状态;另一方面,【兽窟】已经做出了对入侵者的反应。

    【总统先生】现在就躲在一片乱石之中,将龟壳塞进一块巨石的里面,单是从外表看,根本看不出来里面藏着一只乌龟。

    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因为透过窗户,顾宁就注意到有猪人的身影陆陆续续的出现,并明显带着目的性向四处搜索着。

    八成是那位发动了特殊法阵的猪人祭祀,下达了搜索入侵者的指令。

    兽窟据点的第1个节点就在大厅的正中,因此,想要回到城里补给,就必须夺取这一节点。这是攻略邪秽据点的要点之一,每夺得一个节点,就能展开独有的节点传送门,攻略的佣兵团可以借由这道传送门自由往返于节点与主城之间。

    但如果没有持有对应的节点之物,是无法使用这道传送系统的。

    在思考了一小会局势之后,顾宁意识到自己必须找到其他的队友,但是这又意味着他要带着蒂芙妮以及多萝缇雅面对于这些猪人巡逻者。

    他迟疑了一下,揉了揉发涩的双眼,接着取出了一个腐朽而老旧的奇异盒子。

    这盒子外表上有着木头纹理,但是摸起来却又不像是木制品;盖子上面歪歪曲曲的写着各种乱七八糟的奇怪文字,笔画凌乱,根本看不清写的究竟是什么;

    木盒的边边角角有着许多的凹陷和裂痕,看上去年头久远,整个盒子都散发出一股腐朽的味道。

    而在盒子的正中心,印着一个奇怪的印记,通体呈现出有别于棕色盒身的黄色;在印记正中心,刻着一本奇异书籍的浮雕,在灯光的照射下仿佛要挣脱开盒子飞上半空。

    【黄衣之印】。

    顾宁轻轻触摸着这道印记,这是他在发动【紧急折跃】之后,回到店铺之中后才注意到的东西,之前完全不存在于此。

    而这枚印记,直截了当地说明是谁给了他这个盒子。

    顾宁之前在营地的时候就和卡洛儿聊过长城的事情,而那时他就提到了在长城附近的邪秽港口中,找到了【黄衣之印】,印记上面那本书正是梦中那名旧神的标志性作品——《黄色文书》。

    尽管不如《死灵之书》出名,但《黄色文书》的力量不见得就比《死灵之书》弱,毕竟这本文书是由旧神亲自书写的,在境界上比单纯记录旧神历史的《死灵之书》不遑多让。

    不过顾宁也知道里面不可能装载着那本书,纵然这是那位神给自己留下来的所谓的赠礼,但是就算是给了顾宁怕是也根本无法利用上。

    顾宁迟疑了片刻,又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打开了这个盒子。

    一张黄色、写满了奇怪文字的纸张,静静地躺在盒子中央。

    与此同时,在顾宁的耳畔,悠远而绵长的腔调慢慢响起,世界仿佛上了BGM,问题是没到十二点啊。

    他晃了晃头,将脑袋中的奇怪想法甩开,伴随着歌谣声,捏起了这张老旧的纸张。

    “《黄色文书-残页(旧神抄本)》

    《黄色文书》是一本记载有无数如梦似幻般戏剧的书本,黑色封面上印着‘黄衣之印’。传说读到这本书的智慧生灵,会受到不知名存在的注视,如果这名智慧生灵有着独特的戏剧性,就会成为书本主人青睐的对象。

    但是大部分阅读过这本书的人都没有通过这一检定,并慢慢地开始在梦中见到那名不可名状的存在。祂会很遗憾地告知给阅读者,对方不具戏剧性,紧接着会按照自己的心情决定阅读者最后的命运。

    在已知的历史中,书本主人在心情好的时候会赋予这些失败者以特殊的灵感,但是这会折损对方的寿命;而在心情差的时候,书本主人会勒令失败者成为戏剧中的人物。

    据说,距离上一次让书本主人满意的人的出现,已经过了半个世纪。

    由于本物品为黄色文书的翻译版,因此较比最初版本力量有所缩减;又因为是残页,力量再度减弱。但由于本残篇是戏剧主人亲自抄写出来的,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有原本残篇的力量。

    可兑换具有唯一性的盲盒库存1,完美盲盒10,盲盒类别将会限定在‘旧神’、‘戏剧’、‘作品’与‘人偶’。

    ‘我的灵魂已无法歌唱

    我的歌像泪不再流淌

    只有干涸和沉默在那

    失落的卡尔克萨

    ——第一幕,第二场,《卡西露达之歌》(Cassilda'sSong)’”

    还真是……黄色文书啊。

    顾宁有点呆滞,特别是注意到下面写着能够兑换一个唯一性盲盒以及十个完美盲盒的时候,简直要热泪盈眶了。

    他这次出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攒这种东西啊!

    只不过,虽然得到黄色文书的残页让顾宁很开心,但是远水解决不了近渴,盒子中的东西并不能解决他现在的困境。

    顾宁心情复杂地将盒子合上,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