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异界卖盲盒 > 第三章 开门遇喜
    火星四溅。

    屠刀在十字盾上刮蹭着,发出刺耳的声音;这一记势大力沉的斩击,让久经沙场的圣骑士都暗自吃了一惊,双脚因反震之力而深陷脚下的泥地中,持盾的手不着痕迹地附上了圣光,以此来缓解反震之力所带来的阵痛。

    这头来袭猪人的脑袋上歪歪曲曲地戴着一个被血液染红的帽子,一张猪脸横七竖八的全是疤痕;顶出的猪鼻子上套着一个残缺的血红色环状物体,身上则披着破破烂烂的粗烂毛皮;

    毛皮只能起到有限的遮挡作用,露出了浓密而漆黑的鬃毛;它的右手——或者说是右蹄上被简单粗暴地“镶嵌”了一把巨大无比的屠刀,刀身沾满了暗红色的斑驳血渍,刀口此刻正死死地顶在布莱特的十字盾上,无数的火星向外激射而出。

    很强。

    布莱特暗暗吐出一口气,上一次侦察【兽窟】的时候,他并没有遇到这只庞大的猪人,而对方身上刚刚生长出来的新鲜血肉说明,这玩意存在于此世的时间并不久远。

    而这只庞大猪人身上环绕的血气,让布莱特立刻意识到术式的来源——“血神”的仪式阵。

    血神,是一位喜怒无常且暴肆成性的邪神,行事风格具有极为典型的特征。

    祂的信徒是战争和杀戮的狂热拥簇者,信奉力量和杀戮能解决一切问题,嗜血而凶残,并以此谋生。

    血神的战斗力极其强悍,在记录中,光是这位邪神就曾经枭首过多名正神;同时除了血神的名号之外,祂也是出了名的战争之神、屠杀之神。只不过由于“战争”这一神职由另一位正神所持有,血神只是靠“嗜血”分走了部分神权,因而不如血神这一名号来得更加贴切。

    而眼前的这位庞大猪人,很显然是血神信徒通过鲜血法阵献祭大量血肉所创造出来的造物,它已经完全地被嗜杀欲望所主宰,缠绕在身上的血之纹路将其改造成完美的杀戮机器,曾经所拥有的理智遭到完全剥夺,换来了可恐的力量与不断散发的血气。

    从布莱特的表情来看,顾宁意识到他应对得相当吃力。

    青铜顶峰——不对,在血神的术式下,它已经达到了白银阶!

    顾宁迅速判断出来了对方的超凡等级,也难怪布莱特会先一步用【圣洁庇护】冲上前去,目前整支小队也只有他能挡得住这样强大而有冲击力的招式,就连擅长防御的铜锤也做不到。

    而在这头猪人的身后,一枚血红色的晶石不知何时出现,漂浮在半空中,上面有无数血红色的纹路,呼吸一样闪动着奇异的红色光芒。

    这玩意是……节点?但不正常啊,第一个节点就放在大厅,这并不符合据点的常理啊。

    顾宁看向那枚血红色的晶石,脸上满是错愕,脑海中心思电转。

    所有的邪秽据点,都有节点存在,这些节点是邪秽赖以生存的东西,它们只有生活在节点周围,才有继续繁衍、壮大族群的可能。

    节点这种东西一旦被外人(通常是超凡者)攻克,所有与之绑定的邪秽生物就会因此失去力量,越是高级的节点这一现象越是明显,甚至某些重伤的个体还会因为节点被攻破而暴毙。

    因此,邪秽种族都会小心谨慎地将自己的节点放置在足够安全的地方,以免一个照面就被冒险者们找到攻破。

    但将如此关键的节点放在入口大厅,在这10多年来的生活中,顾宁也是头一回听说。

    等等,只有他们,其他的猪人在哪里?

    他心中想到,手上动作不停,将被这只屠夫的攻击特效所震慑的多萝缇雅揽到身旁。

    旁边的卡洛儿则一反常态地有些焦急,纤细的手指穿花蝴蝶一样在半空舞动,灰色的雾气不断凝结,构筑起庞大而繁复的奇异法阵;

    不多时,无数的白骨在地上激荡而起,在半空中组成了一个白骨囚网,向屠夫扑去;

    另一方面,卡索已经反手横起了手中的【鲜血渴望】,跃步冲上去劈向这头猪人的头部;

    铜锤则依靠自己矮小的身躯,从另一侧扫出手中大锤。

    超凡之力特有的奇异闪光交替闪现,那模样简直就像是一个团队一起下副本一样。

    吼!

    被多名超凡者攻击的庞大猪人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缠绕着血气的屠刀用力向前,将布莱特稍稍击退一步;它身上庞大的血气凝结成一把血红色的屠刀,紧接着被其用力甩向了半空中的白骨囚笼。

    啪!

    就像是篮球砸在乐高积木上,屠刀将白骨囚笼砸得七零八落。

    它在应对这两下攻击的时候,锤子已经带着呼呼的啸声砸在其肩膀上,但铜锤的表情相当严肃,没有半分得手的样子,这记攻击手感欠佳,感觉就像是砸在了厚厚的脂肪层上,造成的伤害相当有限。

    就在这时,另一头猪人的身影出现在黑暗处,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只见从刚刚屠夫窜出来的地方又出现了一头猪人,同样肥头大耳的面貌,但是身形相较屠夫可以说称得上是纤细;

    但它手中所握着那根由无数猪人头骨扭曲成杖头的奇异法杖,以及身上那件明显远远精致于屠夫身上所披毛皮的服饰,都彰显出来了它的身份。

    布莱特之前所探查的两名白银阶段的邪秽之一,猪人祭祀。

    “tmd,这怎么回事?”

    就连素来心态平稳的布莱特,此刻都禁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眼前这个景况让征战多年的他都相当吃惊。

    从没见过攻略邪秽据点时,对方首领级的存在接连出现的情况,这感觉就像是拿着武器刚出门的勇者,突然见到了整个游戏的幕后Boss一样。

    在后方瞧见猪人大祭司的顾宁,此刻也是头皮发麻,一时之间都没有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屠夫,杀了他们,你的进化就完成了!”

    古老而晦涩的上古兽人语从猪人祭祀的口中吟唱而出,而在盲盒店管理系统的帮助下,顾宁能够识别出世界上近乎于绝大部分的语言,因而立刻知道了对方这句话的含义。

    被称作屠夫的造物咆哮了一声,再度冲来,而震惊的布莱特迅速收拾好自己的心惊,立刻下达了命令:“B计划!”

    听到这句话,卡索毫不犹豫地开启了自己的压箱底技能,浑身的毛孔都开始往外喷洒出赤红色的鲜血,并迅速凝结成一副流动着的血之铠甲,双目变得赤红无比,手中的【鲜血渴望】夸张地向外扩散出血红色的刀芒,在挥动中发出凄厉的长嚎;

    铜锤直接催动血脉中的秘法,随着一声大吼,无数的岩石从地面涌出,凝结在他的身体上,让他最终成为了一具两米多高的庞然大物,手中的锤子也附着上了大量的锋锐石块,远望就像是一把石之钉锤,狠狠地砸向面前的屠夫;

    蒂芙尼一双棕色眼睛中,不知何时浮现出了野兽一般的瞳孔,柔顺的小巧耳朵也悄然之间高高竖起,指甲快速生长延展,身后浮现出一道淡淡的、难以辨认的虚影,而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则慢慢地从身后伸出,快速抖动着,一时之间闪成无数虚影;

    德维特一把甩出悬挂在腰间的口袋,紧接着单手抚在地面上,毫不在意手掌被地面粘稠的液体所腐蚀,大量的超凡之力从身体中涌动,并持续不断地传输到地下,无数盈盈的绿光浮现在地面上,快速催生出无数奇异的植物;

    卡洛儿则高声吟唱着一种晦涩难明的语言,甚至连顾宁都难以辨别这种语言的含义,清晰而强烈的法术波动充斥在半空中,灰色的魔力烟雾汇聚在法杖上,快速浓缩成极黑之色,光是看着都有一种心神震碎的感觉;

    布莱特的脚底再度换了一个圣环,他左手的长剑上迸发出极耀眼的圣光,右手的十字盾上则浮现出精妙的炽白纹路,“铛”得一声,他精准无比地用盾牌挡住屠夫的下一次斩击,身体在盾上纹路的辅助下没有产生任何硬直,右手的长剑毫不迟疑,狠狠的刺向了屠夫的心脏。

    那光芒在剑上延展着,最后化作了恍若实质的光之长矛,而握住剑柄的布莱特,此刻就像是握着这把长矛的矛柄。

    银光圣盾、辉煌长矛,而他脚底的圣环则是只有少数虔诚圣骑士能够掌握的技能,【光明之主的怜悯】。

    而由于解析空间的过程被强硬的打断,多萝缇雅的【灵能回路】陷入到了半报废的状态,她的精神也随之震荡,尽管有罗雅尼斯在精神海中拼命地稳住回路,双脚仍旧有些发软,只能倚靠在顾宁身旁,不过口中也并没闲着,慢速地吟唱出空间之神的赠语;

    就在这个时候,猪人大祭司忽然挥舞起法杖,巨大的岩石断裂之音在兽窟的四面八方响起,地面骤然间碎裂出无数的裂缝,并在轰鸣声迅速扩张;

    这又是在搞什么?这合理吗?

    顾宁心中大骂。

    地动山摇,岩石破碎,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便跌落在了洞窟的深处。

    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