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异界卖盲盒 > 第七三章“梦”
    这次入梦非常奇怪。

    顾宁只觉得自己脑袋昏昏沉沉,身体仿佛是漂浮起来,在半空晃动,恍若漂泊在温热的水中。

    但很快,周围温热的水变得滚烫,令他下意识的皱紧了眉头。

    然后,梦“醒”了。

    “哈……你醒了。”

    诡异中夹杂着一些戏谑的奇异腔调,在顾宁耳畔响起。

    他从昏沉中猛地一惊,脑袋就像是被人泼上了一盆冷水。

    “哟……反应变慢了,这也在你的计算之中吗?”

    这声音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异,声调像是在唱咏叹调,抑扬顿挫得不像是个正常人。

    谈不上难听,但落进顾宁的耳中,就让他下意识地绷紧了浑身的肌肉。

    顾宁缓了缓精神,下意识地扫试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是从一张红色的座椅上站起来的。

    面前是一个巨大的环形剧场,四下散落着无数高达座椅,通体以沉木打造,上面漆上了鲜艳若血的红色。

    唯有顾宁的背后,放着的是剧场中最小的、也是最适合他体型的座椅。

    这是……哪里?

    他在心底自言自语道,想要向前迈步,却发现自己的腿重过千钧,根本无法迈动。

    啪嚓!

    一声惊雷一样的声音忽然在他的面前炸开,让顾宁霎时间抬起头来,望向舞台的正中。

    咔嚓!

    就在他抬头之时,又是一道惊雷一般的声音从舞台上惊起,炽白色划满天际,一个闪电的符号慢慢收回。

    看来,刚刚就是这枚符号发出的声响。

    接着,又是那奇异的声音响起,整个舞台回荡着那高低不定的神秘腔调。

    那似乎不是任何人类能够发出来的声音,甚至可以说那并不是这一次元的生物能够理解的概念——

    这种声音,如果被【神秘学者】所捕捉,定然能使他欣喜若狂,就地落入“永久的安宁”。

    但顾宁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他只是呆呆地看着舞台的正中,看着那抬升起来的木板之上,呈现出来的地裂山崩。

    海水倒灌,天地翻覆,陨石散落,火山喷发……

    地狱一样的场景呈现在他的面前,虽然大多是木板上的绘画,却让顾宁冥冥之中有一种“这就是真实”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顶金色皇冠一样的东西高高地吊在舞台的最高处,紧接着,连接线啪的一声崩开,仿佛那顶金色皇冠有着千斤的重量。

    它狠狠地砸在了舞台上,炸的七零八落,脆弱得就像是一枚被高空丢下来的鸡蛋,身体碎成无数金色的粉末,被风吹起,向四面八方散落。

    只有地上留下的那个坑,证明了刚刚有东西砸下。

    “看到了吗?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顾宁最开始听到的那个声音,又一次出现在他的耳边,缓缓的说道,声音依旧奇异而高昂。

    他下意识地扭过头来,看向了声音所在的方向,却什么也没有见到。

    黑色的浓重烟雾将他的视线阻挡得严严实实,这时他才注意到,原来周围已经一个椅子都没有了,而自己不知何时坐在了身后那把最小的椅子上。

    “这个世界已经停留在这一时刻太久了,久到很多人,不想再让它这样继续下去了。”

    那个声音忽远忽近,始终没有让他找到具体的方向。

    你是谁?

    他本想这么说,却发现自己仅仅张开了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我?我只是一个喜欢看戏的人,当然,我更喜欢的是,自己的作品能成为戏曲,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那个声音说道。

    整个舞台骤然间四分五裂,散作无数黑色的粉末,在顾宁的身边疯狂地旋转着,然而却没有分毫的黑色粉末沾染在他的身上。

    “不过,就是看戏人,也不想让这样一个灵感所在之地毁灭。”

    随着话音落下,那些黑色粉末停止了转动,并逐渐凝聚成了一个人形。

    祂静静地站在顾宁的面前,身形并不算高大,看上去和顾宁的身高相似,身上披着黑色的兜帽长袍,掩盖住了自己的面容。

    从顾宁的角度看去,兜帽那里就是一片黑色,什么也注意不到。

    祂的手臂纤细而苍白,自然垂落在身体的两侧,其中一只手抱着一个书本,另一只手则握着一根老旧的羽毛笔,上面还滴着漆黑的油墨。

    “虽然并不想这么早就来和你见面,不过,看来其他人有些等不及了。也好,时机快要成熟,这里毕竟是他们最大的实验田之一。”

    “当然,‘你’也知道,我向来从来不玩众神的游戏,甚至就连我那些同类的游戏也很少参与,我还是更喜欢制定规则,而你总能给我展现出足以令我愉悦的灵感。”

    “所以为了应对接下来就要开展的庞大游戏,我觉得还是得提前和你见个面,哪怕这要带来全新的不确定性,但这正是我们最喜欢的,不是吗?异界来客……顾宁。”

    黑袍人声音从四面八方缓缓响起,接着面对着顾宁的祂,慢慢地伸出手,摘了下自己的兜帽。

    !

    顾宁在那一瞬间感觉自己的思维都被某一种莫大的恐惧所冻结,整个人像是被冰封了一样僵在原地,手指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瞳孔夸张地放大到了极限。

    那是生物面对高阶生物所产生的本能式反应。

    “这样应该就够了……”

    黑袍人将兜帽重新戴好,顺手将几根触须塞回到黑暗中。

    接着,他看向顾宁,语气不再是那种奇异的腔调,声音也变成了一个颓废中年的嗓音。

    “忘记了……你开启了盒子能认出我来,这样的话冲击力可能比我们之前预料的更强。还好我们之前也有所准备,不久之后,‘它’会帮助你缓解被冲击的感觉。”

    “暂时你还不能完美地记住这一切,但是没事,这仅仅是个开始。”

    “只是……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你的选择到底正不正确,不过‘交易’已经开始了,我既然得到了想要的,自然要履行需要做的事情。至于说你打开的那个盒子,究竟是潘多拉的魔盒,还是足以逆转的奇迹,就全看你接下来道路的选择了。”

    祂说道这里,稍稍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当然,我是不太希望你就此陨落的,那样我可要为自己好久没有灵感而发愁了。”

    “好了,这次见面就到这里吧,时间再久一点的话,那个恶心的家伙就要注意到我的身影了。”

    黑袍人声音终于落下,紧接着,所有的光亮都在瞬间被掐灭。

    顾宁只看到对方身上似乎闪过一丝黄色,便觉得自己的意识再度涣散,迷迷糊糊间,只听见对方又补了一句话:

    “不过既然都提前见面了,就把原来打算给你的东西开开吧。顺便给你个小消息,你们即将面对家伙,是一个多层叛徒。但说他是叛徒,又不算太准确,毕竟他也有自己效忠的人。”

    “可不要在第一阶段就让我失望啊,这毕竟许久之前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