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异界卖盲盒 > 第七一章 【圣光教堂】
    就在她闭上双眼的时候,篝火的另一旁,卡索和铜锤正在旁边商量着什么,卡索似乎是正在询问铜锤能不能帮他把大太刀再打磨得坚固一些。

    他今天发现在对抗这种皮糙肉厚的大型敌人的时候,太刀的锋锐度与尖锐度都有些不足,眼下也没有多余的超凡物品让他向顾宁购买新的【盲盒】,只好先拜托一下铜锤。

    两人争吵得倒是挺激烈的,看来今天的铜锤又是被需求折磨的可怜矮人。

    “你过来的时候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你是个圣骑士,又不是潜行者。”

    顾宁斜着眼睛看着旁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布莱特,一脸黑线。

    “嗐,就算是圣骑士有的时候也需要执行隐秘任务嘛,不要有那种固化的思维好不?好香啊,不行,我要饿死了,让我先尝一口!”

    布莱特拍着肚皮就往锅旁边探过去,接着就觉得后脑勺一凉。

    他机械地扭过脑袋,果不其然发现抵住自己后脑勺的是一根闪着寒光的骨矛,立刻露出了讪讪笑容:

    “好的好的,等开饭再吃,卡洛儿你可以收回去了。”

    “有那时间搞怪你不如准备一下【圣灵演讲】。”

    卡洛儿叹了口气。

    “感觉布莱特叔叔越来越不正经了,明明刚认识的时候还是一个威武庄严的大叔,现在已经完全沦为了搞笑角色了呀。”

    蒂芙尼笑嘻嘻的在旁边说道。

    布莱特当即吹胡子瞪眼睛:

    “靠,蒂芙尼,和你说多少次了,叫哥哥就行了!我还年轻着呢!”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能深刻地意识到,你们确实还是几年前的样子,一点变化都没有。”

    顾宁一边盛着汤,一边叹了口气。

    ——

    饭后。

    果不其然,圣骑士的演讲一如既往地……简短而直接。

    总而言之,还是那些没什么可说的话语,幸好很短暂,团员们也很习惯。

    而随着圣骑士简短的演讲落下,白色的光亮缓缓从其铠甲上浮现,向外扩散。

    被这道光亮扫过的人都在瞬间有种精神一振的感觉,耳畔若有若无的低语声慢慢随之散去。

    那种感觉就像是午夜睡觉时一直在耳边嗡嗡作响的蚊虫忽然消失一样爽快。

    顾宁抬起头,看到扩散的光越来越暗,随后在半空中固定、延展,最终,构筑玻璃一样的东西,不时微微闪过一丝光亮。

    而全部的“玻璃”,搭建出了一个极为精细的教堂模样。

    等等……这好像已经不是【圣灵演讲】了吧?进阶了?

    “【圣光教堂】

    圣骑士的【营地技能】,需要掌握【圣环】、【灵气】两脉的圣骑士才能完美施展,是【圣光庇护所】的进阶技能。

    通过【圣环】构筑根基、【灵气】搭建墙壁,在野外修筑出圣光的教堂,能够完全屏蔽掉旧神与邪神的声音。

    同时,【圣光教堂】会对邪秽产生感知,并立即告知给搭建者外界的情况。

    超凡者在身处【圣光教堂】的时候,将会更好地恢复自身的超凡能力,而且在睡梦之时会获得【光明之主】的庇护,不会陷入‘沉沦之梦’。”

    还真是进阶了……

    顾宁伸手触摸了一下恍若实质的教堂玻璃,手轻而易举地穿了过去,好似穿过一层空气,没有任何特殊的感觉。

    “将圣光打散之后填充到空气中,从而形成的只针对于‘精神’的壁垒吗?不对,好像还不止于此。”

    他自语道。

    “哈哈哈,你小子眼神还是一如既往地好,确实,这就是将圣光打散之后做出来的,不过,除了圣光之外,我还加了些其他的‘料’。”

    布莱特在一旁说道。

    “哦?让我猜猜……能够起到警示作用,你这是把‘惩戒意志’也塞了进去吧?”

    布莱特脸上的得意洋洋瞬间就凝固了,半晌才说道:“这合理吗?这你也能看出来?这眼神是真的好使,教练,我还有学这个的机会吗?”

    顾宁没好气地摆了摆手:“看多了就知道了,正常的【圣光教堂】我也不是没见过,基本没见过能起到警示作用的。你这应该是刚学会的吧?将‘惩戒意志’塞进去,说是简单,但要把意志打碎可太难做到了。你这是这回去长城的收获?”

    “嗐,是,确实是这回学到的新玩意,他们都是第一见。”圣骑士向周围惊奇的团员努了努嘴,说道:“不过我也不是很笃定这东西的警示作用,确实如你所说,‘意志’很不容易散开,警示效果有的时候很强有的时候很弱,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所以德维特大叔去做【悬绳陷阱】的时候你没有拦着他?”

    “是啊,双保险更安全一点、”

    “这可以是说创新技能了吧,不过推广的价值不大,也不是人人都像是你一样三系同修,没有‘惩戒意志’改良的意义就不大。不过作为你的专属【圣光教堂】还是挺不错的,而且……”

    顾宁仔细观摩着墙壁上流动的光,慢慢地笑了起来:

    “看上去,你这是已经摸到了‘领域’的边啊。”

    “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想把你的脑袋打开看看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布莱特开玩笑地说道,“明明只是一个不入流的超凡者,眼界却远超常人。没错,这个就是一条‘领域之路’,不过我个人是不太想走这条路。”

    “为什么?”

    “还能是什么原因,这条路又不是没人走过,我是不太想接着走以前走过的路。”

    布莱特看向教堂的顶端,悠悠地说道。

    “这条路有人走过?我还真没听说过还有哪位圣骑士是三修的。”

    顾宁一愣,问道。

    “唔我也是看典籍才知道的,是【光明教会】收藏的东西,那位圣骑士之后怎么样了我也不清楚。不过,这条路走下去,不出意外的话一定能走到黄金的末尾,足以将灵魂染色。”

    布莱特说道。

    他顿了顿,又接着补充道:“你也知道的,我向来是不喜欢——“

    “走别人走过的道路。”

    顾宁抢在他之前说出了这句话。

    布莱特笑了起来:“是的,这就是原因了。”

    “而且,我不想再犯相同的错误了。”

    他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顾宁是听见了这句话的,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神色,不过并没有追问下去。

    他认识布莱特很久了,也知道在这位圣骑士心中,一直有一件让他耿耿于怀的事情,但是主动问的时候布莱特却总是顾左右而言他。

    久而久之,他也就不再细问了。

    每个人都有秘密,朋友之间,更是要允许秘密的存在。

    不是每一件事情都需要讲述出来的,有些事情,当事人没走出去,其他人听了也白扯;与其刨根问底,不如等一等,等到对方愿意将这件事情讲述出来。

    这是顾宁一贯的、对待朋友的态度,而他所认可的朋友们,也以相同的态度来对待他。

    不过,在顾宁没有注意到的后面,卡洛儿捧着书,眼神却罕见的没有落在书上面,而是淡淡地看着仰望夜空的布莱特。

    “是啊,我们都不想重蹈覆辙。”

    她轻轻地应道,视线收回,再度读起了手中的书籍。

    一圈极淡的黑色波动从她的身上浮现,随后又迅速消失于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