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异界卖盲盒 > 第六七章 土崩瓦解
    【恶魔低语】这种植物,种族内的阶级划分十分清晰,最高层便是“母体”,所有的“子体”都会听从“母体”的命令。

    子体会分裂出新的子体,如若有足够的能量的话,单一“母体”所在的种族就会以指数级增加数量。

    城外的土匪便是以这种形式存在的,通常说来,土匪的“帮派”首领体内都寄生着该土匪帮的“最高母体”,其权利结构与【恶魔低语】的族内阶级相同。

    根据学者们的研究,最初制造出来的那只“母体”已经被其“子体”成功地消灭掉了,因此现在留存下来的这些都可以称之为新的母体,由于【恶魔低语】本身存在着相互的吞噬欲望,所以这些土匪帮派之间并不对付,不断有人想吞吃其他帮派首领的母体来进化自己体内的母体。

    被【恶魔低语】寄生的土匪会获得全新的超凡之力,其能力等级也会随着体内植株的进阶而提升;

    一般来讲,一个帮派首领,至少也是个白银巅峰的存在。

    意图袭击【路人】佣兵团的这些土匪来自于帮派——【豺狼帮】,这是帝都附近最为出名的一个土匪帮派,其首领【豺狼王】目前展露出来的实力达到了黄金阶,因此帝都一直都对其没有太大办法。

    好在【豺狼王】已经很久没有亲自出手了,流窜的小型土匪团体在面对作为帝都守军的【银色侍从】时也占不到太多便宜。所以才形成目前这种还算是平衡的局势。

    不过因为权利的更替,帝都的守军有意识地向城墙收缩了防线,【豺狼帮】的人在试探之后嗅到了其中的味道,逐渐变得放肆。

    至于说这些被消灭的土匪身体所变成的灰青色物质,便是【恶魔低语】新的温床。而当自己所寄生的人类死亡之后,他们的身体就会成为温养这种植株的源泉;

    换言之,在这些灰青色物质的培育下,原本的植株将会继续生长,甚至诞生出新的“子体”。

    “不管是第几次看到,这种东西都让人不寒而栗啊。”

    身处后方的顾宁感叹道。

    反物质炮齐射的效果非常明显,这群土匪原本一共有十多个人,光是这一发齐射就灭了两人,还有两个虽然没死但也失去了战斗力,近乎于干掉了其中的1/3;

    而剩下的2/3,虽然因为草药的作用而无所畏惧地冲了上来,却直接撞在了坦克一般冲锋过来的圣骑士身上,就像是鸡蛋装上了卡车,无不哀嚎着向四面倒飞除去。

    “?”

    那个隐藏在土匪群中的【投药人】看的是双眼瞪起,几近碎裂。他万万没想到这群吞药之后能达到青铜巅峰的土匪们,在这个白银阶的圣骑士面前竟然连一次冲锋都挡不住。

    就在他慌张地想其他的办法时,一句淡漠冰寒如深层井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找到你了。”

    圣骑士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神圣的长剑高高举起,闪电一样劈向了惊慌失措的【投药人】!

    他什么时候——!

    【投药人】脑海中闪烁出最后一个念头,铺天盖地的白色光芒便成为了视线中最后一抹颜色。

    而那些被撞击到一边的土匪们,突然发觉到脚下的草地有些异样。这群家伙低头一瞅,便看到一堆细碎的乳白色骨片,正在脚底下闪着妖艳的红色光芒。

    【白骨与毒素·蛇形骨刺】!

    无数的骨片在超凡魔力的催动下,以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延展成尖锐无比的骨刺,自下向上窜出,毒蛇一般在半空中扭转身体,对着残甲的破旧缝隙狠狠地钻了进去!

    呲!

    卡洛儿冷漠地收回了魔力,这一次,这些之前被砍碎的骷髅兵骨片终究是失去了活性,碎成了千万粉末;

    那些被刺穿而死、还在抽搐的土匪尸体,因为失去了支撑物栽倒在地,不多时也纷纷变成了灰青色的物质。

    “恶心的东西。”

    卡洛儿厌恶地看着这些蠕动的灰青色物质,灰色的魔力再度扫过;

    随着布满了腐朽与死亡气味的魔力将全部的灰青色植株杀死,这场突如其来的袭击便潦草地落下帷幕。

    而那边,随着铜锤势大力沉地一记重锤,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焦炭顺利完工,结束了自己被锤炼的一生。

    “呼……”

    多萝缇雅强忍着头痛,快速将【水晶塔】与【光子炮台】折跃了回去。她目前的灵能储量还不足以维持如此之多的星灵建筑存在,更不用说刚刚还开了【加速折跃】这一天命技,此刻灵能海已经濒临枯竭。

    萝雅妮斯浑身闪过蓝色光芒,回到了多萝缇雅的灵能海中,帮助自己的主人重新捋顺因为缺少灵能而蜷缩的灵能矩阵;她本人则在收回这些建筑之后脚步一软,下意识地就靠在了顾宁身上,双目失神,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极限灵能测试OK,不过看来这件事情以后还是少做为妙。炮台和德维特的陷阱配合起来倒是相当好用,很有必要加入到以后的常用构筑当中。”

    顾宁下意识揽过栽倒过来的少女,视线看着前方不断消失的星灵建筑,若有所思地说道。

    他低头看了怀里的少女一眼,见她不知何时已经闭上了双眼,身上再度浮现出来灵能矩阵的纹路,便知道多萝缇雅此刻应该是正在与体内的萝雅妮斯交流以快速回复灵能,有些宠溺地一笑。

    “啧,为什么有一种养大的女儿被人拐卖的错觉?”

    圣骑士远远地看着这一幕,嘀咕了一句。

    他已经将全身的圣光收回,但是脚底下的圣环还在持续,只是样式从【热诚】转回了【坚毅】。

    这自然是为了帮助了结剩余土匪的卡索抵御体内出血症状所开的。

    布莱特百无聊赖地一屁股坐在了岩石上,低头看着刚刚被自己一剑劈死的【投药人】,目光忽然被其腰带上的某件事物吸引住了。

    那是一枚湛蓝色的晶石,被镶嵌在了【投药人】的要带上。

    它看上去被珠宝师仔细地打磨了一番,正在莹莹地反射着璀璨的蓝色光芒。

    “阿宁,这玩意是不是多萝缇雅之前说的那个、她感应到的东西。”

    由于链接主人的灵能池已经干涸,布莱特便大声地向顾宁喊道。

    他的身后,灰色的云掩盖住了太阳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