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异界卖盲盒 > 第四八章【星之彩】的固化物
    【星之彩】吗?

    顾宁陷入了沉思。

    虽然多萝缇雅的语气有些漫不经心,但对象倘若是【星之彩】的话,可以想象其中的凶险绝非语气那样平淡。

    哪怕面对的只是【星之彩】的遗留物。

    “只有你自己吗?布莱特他们不知道这件事情?”

    他问道,语气中有少许的不满。

    多萝缇雅不知为何忽然有些紧张,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是,发现的监管机构刚开始只是将其当成了普通异变,因为那些变异的村民只是身体上发生了堕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信奉旧神的小村落在祭祀的时候失败了导致受到了旧神的惩罚一样。

    布莱特大哥他们当时正在准备其他的事情,营地中只有我一个,监管机构找过来的时候说是只是非常普通的堕化事件,我是之后在清理的时候发现的里面有【星之彩】的痕迹。“

    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也知道,踏入空间之路后我会受到那位存在的注视,虽然需要承受远高于其他职业之路的侵蚀,但在同时也能获得许多‘神秘’的知识,所以在看到七彩之光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了【星之彩】存在的可能性,并立刻向监管机构发出了支援的命令。

    最后是我带着几个刚刚即将步入青铜的近战类超凡者解决的这次事件,所幸的是这只是【星之彩】的遗留物,里面也不包含有【星之彩】的胚胎……”

    “但是这块晶石是【星之彩】的固化物吧?”

    顾宁忽然打断道。

    “啊,是……”

    “【星之彩】的固化物,是它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为了保护自己而发动的特殊能力,将自身的一部分固态化用以防御。正常说来,只有袭击者具有远超【星之彩】的实力,才能在将固化物从【星之彩】的身上‘斩断’。这个切面看上去不是很光滑,但是光看棱角,像是硬生生从【星之彩】的身上砸下来的。

    能够具有这样的实力,当时【星之彩】面对的对手至少也是黄金阶的能力。”

    顾宁分析道:“按你所说,当地的居民将之供奉了很久。也就是说,【星之彩】一直没有将这部分身体收回去。这种生物是非常依赖身体的,很难想像一只成熟的【星之彩】会放弃……看这个光亮,那只【星之彩】也没有死亡。”

    他伸出手,内力运转,只见晶石上的色彩仿佛受到了某种无形之力的驱使,开始汇聚成一点,并不断地涌动。

    多萝缇雅惊异地看着这一幕:“这是……”

    “将超凡之力激活,按照一个特定的频率震荡,能够吸引【星之彩】。可能在这种生物看来,这种波动就像是有同族的讯息在传达一样。

    果然没有失活,就是不知道那只【星之彩】是否还在那片区域活动。还好你把它拿出来了,否则一旦那只【星之彩】恢复了战斗能力,首要目标就是找到自己的身躯。”

    顾宁将晶石从多萝缇雅的手中拿走,掂量了一下重量:“嗯,作为【超凡等价物】是足够用了。对了,这件事你和布莱特说了吗?他怎么讲?”

    “没……我回来的时候他们也刚刚从另一场冒险中归来,紧接着队长就去探索【兽窟】了,原来就是打算这段时间说的。”

    多萝缇雅说道。

    “唔,那我这边知道了。”

    顾宁点了点头,接着在多萝缇雅吃惊的目光中,将手中的晶石向上一抛。

    刷!

    一阵奇妙的空间波动被多萝缇雅明显地感知到,紧接着这颗正在闪耀着七彩光芒的晶石便消失于无形之中。

    咔嚓!咔嚓!咔嚓!

    某种石块崩裂的声音紧随其后,忽然一声难以被人识别的声音传出,类似于虫子振翅,但立刻就被什么东西所掐断。

    饶是如此,听到这个声音的顾宁和多萝缇雅情不自禁地头脑一震,恍惚间只觉得自己身处于一个巨大的干枯森林之中,无穷无尽的光亮飘散在半空中,在月光的照耀下有一种难以名状的美感,然而不断褪去绿色、逐渐腐朽的树木绿植却无声息地诉说着这其中的凶险。

    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或是染料来描绘的颜色,甚至在注视的刹那就摄人心魄,两人身体上甚至都有一种感同身受的“被吮吸感”,就像是色彩正吞噬着自己的身体。

    好在很快,幻想消失。

    多萝缇雅倒退两步,用手伏在一块深渊晶石柜台上,香汗淋漓,双目之间的浅蓝色菱形印记不知何时再度出现,在眼眸中星辰般闪烁着。

    顾宁表现得能比她强上一点,勉强维持着站立的姿势,但是身上同样汗如浆涌,那种被捕食的感觉似乎仍旧存在。

    那是一种被上位捕食者顶盯住而产生的天然恐惧感,让他的理智在一瞬间以一个惊人的速度下降。

    “该死,这只【星之彩】最次也达到了将灵魂染色的程度……Lv16打底……”

    这么一来,那个能将其身体打断的家伙,少说也是个Lv19以上的存在,甚至不排除对方已经试图掌握法则了。

    还好发现得早,现在晶石已经彻底投入到了盲盒店的转换器中,刚刚的幻想是【星之彩】的躯体在最后一刻表现的本能哀嚎而已,甚至在转换器的笼罩下,这份哀嚎已经被大规模地缩减了,正常来说一个黄金阶的【星之彩】的死前哀嚎,逼疯白银阶的超凡者是轻而易举的。

    顾宁思忖着,舒了口气,那边多萝缇雅也是稳住了自己的情绪,有些复杂地看着顾宁,口中说道:

    “……谢谢。”

    顾宁摆了摆手:“没事,一会出去的时候得提醒一下负责的监管机构,失去了身体一部分的【星之彩】固然是会躯体大伤,但是对方会不会因此暴怒失去控制我们都不清楚。这件事情还需要监管机构控制下那片区域。”

    他口中的监管机构其实就是这个世界中针对于超凡者的一个监督管控组织,是由人类的超凡者势力牵头共同运作的一个组织。

    这个组织一般不去关注人类的内部情况,主要的工作内容就是监管所有能够引发超凡情况的事件与地区。

    因此,其名为“枭”。

    按照顾宁的理解,就类似于“守夜人”这样的组织。

    顺便一提,长城守卫军的将军,一般在“枭”之中也担任这区域负责人一职,主要监管的地区就是“长城”一带,“国界”边境。

    “好了,汇报的事情出去再说。现在,你可以挑选一下属于你的盲盒了。虽然【星之彩】是个麻烦的生物,但品质上乘,能对应的种类还挺让人眼花缭乱的。”

    顾宁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