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异界卖盲盒 > 第四十章 【兽窟】的真实情况
    “其实也算不上是什么大事,‘国界’那边爆发了几次规模不小的污染事件,导致除了超凡者之外的人员都无法长时间在那边逗留。你也知道我们家之前雇佣的都是普通的商人,应对一般的污染事件没什么问题,面对这种级别的污染就显得力不从心了。所以他俩就连夜把我叫了过去帮忙打理。”

    顾宁摊了摊手,如是说道。

    “是这样啊。”卡洛儿饶有深意地看了顾宁一眼,“不过之前我去那附近办事的时候,也听说了些许传闻,据说里面有‘黄印’的痕迹?”

    顾宁有些惊讶:“姐,你之前去‘国界’那边了?布莱特之前倒是没跟我说过。”

    他正色道:“不过确实如你所说,‘长城守卫军’在巡逻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奇异的海港,里面居住着许多非常规意义上的鱼人,本来他们以为这是那位海洋之神暗中发展的一个旧神教会,但是在彻底摧毁渔村的时候发现镇长家中有一个保险箱。当时负责的攻坚队队长用圣光附魔过的冲击钻头把保险箱的外壳凿开,发现里面装的是刻有‘黄色印记’的陈旧纸张。”

    “海洋神的信徒与黄色印记纸张?”卡洛儿一愣:“等等,按照神秘学所说的,祂们不是……死仇吗?”

    “对,这就是困惑所在。众所周知,黄衣与海洋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状况下来讲,海洋的信徒是不可能会去搜集、更别说存储黄衣的信物,毕竟光是触碰都可能亵渎了拉莱耶之主,肉身崩坏成一团马赛克。

    “而那位爱好文学的黄衣旧神,也是出了名的对海洋不感兴趣的神袛,在祂眼中这种低劣的鱼人连触碰祂的纸张的资格都没有。‘长城守备军’中也有为数不少的【神秘学家】,对这种超越了常规的事也感到无比诧异。”

    顾宁说道。

    “如果是这样也不会爆发你说的污染事件吧?然后又发生了什么?”

    冷不丁的,一直坐在另一边的多洛缇雅忽然问道。

    “‘长城守卫军’就把纸张放进专用于旧神之物收纳的保险柜里了,但是没等到他们返回【长城】,这个保险柜就莫名其妙地燃烧起了黄色的火焰,并飞快地化为灰烬。那张印有黄色印记的纸张自然也消失不见了,紧接着那个地区就爆发了异变,现在已经被划分为禁区了。”

    顾宁讲述完,周围的人都沉默下来——除了圣骑士。他之前去【长城】述职的时候就已经了解了相关情况,此刻仍在地上躺着/

    卡洛儿听罢,沉下心思思考了一会儿,方才问道:“你之前说不是一起?其他的异变也是类似的?”

    顾宁摇了摇头:“都不太一样,其他的几个异变也让人摸不着头脑,其中有一起是旧神信徒跟邪神信徒爆发了莫名其妙的冲突,到最后两方势力的首脑都有点上头,纷纷玩起了献祭,竟然最后还让他们玩成功了,一个伪神神降体和某位旧神的分身当场打了起来,直接把那片区打成了S级。

    “更离谱的是,到现在我们都不清楚为什么双方会爆发如此之大的冲突,甚至不惜搞献祭也要消灭掉对方。”

    对这件事,顾宁也是一头雾水。在那个神降体和旧神分身纷纷被对方打爆之后,那片区域就充斥着浓郁的污染气息和高强度的旧神低语,像他这种等级的超凡者进去不到两秒钟可能就要被洗脑成为其中一方的傀儡了。

    哪怕是长城守备军中的武将,也不敢贸然进入这片禁区,最后只得按照将军的吩咐将此地围了起来,并告诫所有在国界线附近行动的智慧生物离这里远一点。

    “真不太平啊。”

    这时候,潜水的圣骑士终于冒泡,蔫蔫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有气无力地说道。

    “可不是,不过和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先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吧。”

    顾宁说道:“毕竟哪怕是你,目前也参与不到这种烈度的冲突之中。”

    “鬼才想参加到这种事情之中啊?你现在对我的误解是不是越来越深了?”

    布莱特很是不爽地说道。

    “得了吧,真发生在你面前,抬头冲锋的就是你。”

    顾宁毫不犹豫的揭穿道。

    “搞得就像是你会跑开一样。”

    布莱特翻了个白眼,拉过来一把椅子,坐了上去。

    “空谈这些也没什么意思,天塌下来自然有个子高的人先顶着,还是聊聊【兽窟】吧。”

    扯闲扯的差不多了,顾宁便将话题引到了【兽窟】上面。

    “虽然求生营地将评级设为了青铜阶的A级,不过毕竟是靠【烈度宝珠】测评的,多少有点不准,你实际上探索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顾宁问道。

    布莱特挠了挠头,其实本来他今天只想当条咸鱼躺着,在顾宁来之前已经把相关的信息都告知给了卡洛儿,却没想到会被顾宁的话语吸引住注意力,偷懒的想法宣告破灭,只得说道:“我自己看来和【烈度宝珠】测评的结果差不了太多,里面主要生活的是一个猪人部落,最高领导应该是一头猪人长老和一名猪人祭祀,信奉的应该是他们的祖先灵而非旧神或是邪灵。”

    祖先灵吗?那确实是比较好解决,至少不用担心对方最后召唤出某些奇奇怪怪的神明化身。

    顾宁思量着,供奉祖先灵的兽人算是相对简单的讨伐对象,特别是这种仍旧停留在野蛮时代的低劣猪人,一般说来都奉行着相当传统的行事风格,通常以长老和祭祀作为主要的统治阶级。

    接着,布莱特边将自己上次探查的结果一一和顾宁讲了一遍,这个【兽窟】主要由一名猪人长老统治,副手则是一名猪人祭祀,供奉的祖先灵是一名踏入黄金阶却在燃烧灵魂阶段失败而不幸暴毙的猪人祖先。

    长老本身有白银阶的实力,自身偏向于肉体强化,麾下有几队猪人战士,其中的佼佼者应该踏入青铜之路很久了;猪人祭祀则是青铜阶顶点的实力,擅长精神污染和部落巫术,按照常规资料应该还擅长特殊的辅助巫术,手底下有几名猪人鼓手,具体数量目前并不清楚。

    “这么一看这座【兽窟】还挺全面……”

    顾宁咋舌道。

    “人家好歹被评价为A级好不?你以为是曾经我们游历的时候经历的那些不入流的地方嘛?”

    布莱特毫不留情地鄙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