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异界卖盲盒 > 第三一章 脱困
    战斗结束的很快,甚至没有产生半点的悬念。

    虽然说一个青铜阶顶端的精神强化型行尸很强,这一群行尸战斗力也不弱,但是在布莱特、卡索以及铜锤面前,其实相当不够看。

    卡索的职业【嗜血战狂】是很强的战斗型职业,只要他在战斗中,力量就会随着气血翻涌源源不断地涌上来,但代价是会随着杀戮,其理智会显著地下降;同时因为不断喷涌气血,体内的血逐渐减少,用游戏的话语说就是会逐渐失去生命。

    但是这个“代价”被布莱特补上了。

    【圣环·坚毅】让卡索的理智勉强维持在水平线上,至少能够分辨出敌我;【灵气·光明之愈】,又能够显著解决卡索身上气血不足的问题,让他成为了一个合格的DPS制造机。

    而职位为【大地矮人】铜锤,则是非常优秀的防御手,不管是炉火纯青的辅助类大地法术还是利用锤子发动的控制型武技,都让他成为了应对大量敌人的好手。

    第一波的天命技·【岩盔颤击】,是【大地矮人】职业的招牌技能,同时完成“加强自己防御+控制敌人攻势”的操作,在这种大型战场上有着极高的效率。

    毕竟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技能能够同时完成两件事情,节省下来的Timing在很多时候就决定了一个超凡者团队的命运。

    因此,在面对行尸潮的时候,布莱特和铜锤作为盾牌,死死牵制住了行尸潮的前进路线;卡索作为尖刀,一路杀到了各个进化行尸面前,缠绕着血气的大太刀只是一划,进化行尸的身体连带着核心就一分为二。

    而且三人对于行尸有着非常丰富战斗经验,彼此之间配合默契,随着卡索最后一招【血色十字斩】落下,隐藏在行尸潮中的那名精神进化型行尸身体分成四块,随着核心一起崩塌为一滩血肉。

    周围的行尸都在瞬间断裂了与尸潮主人的链接,趁此机会,布莱特猛然催动圣光,【圣环·坚毅】最大程度催动,其余的行尸纷纷挣扎着倒地,很快不再有动作,碎成了血肉,并在圣光之中逐渐化成了黑烟。

    “呼……”

    完成了斩杀的卡索本身并不轻松,他将血气收回体内,过于苍白的脸总算是回了一点血色,同时眼睛也不再充血。

    虽然被布莱特的【灵气·光明之愈】治疗过,但是造血速度还是不如释放血气的速度,只能说是延长了他的爆发期,该承受的代价还是要承受的。

    铜锤身上的岩石盔甲同样破破烂烂,刚刚他和一只体质强化型行尸来了场男人(?)之间的硬碰硬对战,最后以一锤子将对方的脑袋敲碎作为结尾,身上的伤口多数也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

    不过他的精神状态倒是比卡索好很多,毕竟不需要承受失血过多所带来的眩晕感,还有兴致从空间设备中取出酒坛子,一边喝一边拍着卡索的腰(他也只能够到对方的腰):“哈哈哈,畅快不,感觉卡索你现在对于血气的控制比之前强多了啊,是不是要进阶了?”

    卡索没好气地把他的手拍掉,将大太刀收回背上,言简意赅:“是,滚。”

    铜锤不以为意,吨吨吨喝了一大口酒,抹了下嘴:“你进阶了咱们佣兵团就有两个人白银阶的超凡者了,到时候下起【兽窟】来就更容易了,都是好事哈哈。”

    卡索皱着眉看了对方一眼,接着看向了正在闭目思考着什么的布莱特:“老大?”

    布莱特睁开眼睛:“痕迹被消除了,呵,应该是动用了某位旧神的东西才做到的。算了,按照对方的布局,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出来了,不着急。”

    他慢慢站起身来,“走吧,该回去了。”

    ——

    “结束了,他们往回走了。”

    就在同一时刻,正在翻书的卡洛儿将书合上,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说道。

    “这么……快?”

    缇娜有点不敢置信。

    “嗯,常规速度吧。阿宁,和你猜的一样,对方应该是没想到是我们来救你,在被布莱特追踪的时候动用了旧神遗物才脱开身。”

    顾宁点了点头,现在他确定自己是遭受了场无妄之灾了。对方的目的应该就是缇娜,实力应该不算差,但是没想到会是布莱特带队过来,所以早早就撤了。

    很果决的一个家伙,只不过说不定他也是被别人当枪耍了。

    算了,以后有的是时间算账。

    顾宁想到,接下来,那个布局了这么多的家伙,也该上场了。

    这么一想,帝都接下来估计是要风起云涌了。

    这样也好,水搅混了,才方便摸鱼。

    不过谁是渔翁谁是饵,可就不一定了。

    当然,想那么多也没什么用,趁着现在帝都的局势并没有到剑拔弩张的程度,积蓄自己的实力还是硬道理。

    不管是发展客户还是找到新的等价物,都需要时间去积累。

    ——

    “爸爸,多萝缇雅姐姐,传送门闪动了!”

    小萝莉清脆的声音响起,多萝缇雅将注意力从面前桌子上的小蛋糕上移开,看向了湖水般波动的蓝色传送门,左手托腮,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但是右手下意识地把叉子狠狠地插进了小蛋糕之中,小手颤抖,连带着蛋糕上的巧克力粉簌簌落下。

    一个铁塔般的壮汉正坐在传送门旁边的椅子上,此刻也将注意力从手中的精铁陷阱上移开,将目光投放到传送门上。

    很快,随着光芒闪现,布莱特一马当先走了出来,将迎接他的蒂芙妮举了个高高,接着在小萝莉愤怒的张牙舞爪中哈哈大笑着将其放下来。

    身后卡索和壮汉对视了一下,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壮汉也呵呵一笑,将陷阱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拍了拍卡索的肩膀。

    接着他将视线垂下,便看到铜锤抱着酒桶,见他看过来,便含糊不清地说道:“德维特,你要是敢拍老子就不给你打新的陷阱。”

    “老子才不想拍你,臭矮人。”

    德维特嗤之以鼻,看向矮人身后的顾宁。

    “德维特叔,好久不见。”

    顾宁笑呵呵地说道。

    “你小子也是惨,赶上个这么个事。”

    “嗐,运气不好,没办法。”

    “下次带点我给你准备的陷阱吧,你看这时候这不就有派上用场的机会了?”

    巨汉笑道。

    “别吧,你那些东西太沉了,我这小胳膊小腿可担不住啊。”顾宁苦笑道。

    “臭矮人没和你说吗,我俩根据你这个——叫啥来的,啊对,需求——特别改造了一下,做了些你差不多能用的小玩意,赶明儿我给你演示一下。”

    德维特瞪了喝酒的铜锤一眼,对方不甘示弱地瞪了回来。

    “诶?那我可得好好看看。”

    听到这么一句话,顾宁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