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异界卖盲盒 > 第十九章 火中取栗(下)
    没等缇娜回答,顾宁就直接将两个消息说出来了:“好消息是,那本书现在不在了;坏消息是,一个活人都没有,只能靠我们俩对付三只堕化者。”

    缇娜站起身,冷静地说道:“好,和我们之前料想的一样。所以你的计划是什么?”

    “很简单的计划,一会我会去吸引那三只堕化者的注意力,把它们从拍卖台附近吸引走;你穿上【隐身披风】,小心不要暴露出身形,去拍卖台下面找到你说的那个法阵。等你找到了,我会爆发全部内力冲过来激活法阵。

    “那三只堕化者都是初级体,‘异变’影响的范围不大,主要还是依靠视觉和听觉来寻找猎物的。所以只要你不发出声响,被其注意到的可能性就不大。

    “但是这不并意味着你就安全了。第一,【隐形披风】的持续时间有限,刚刚我用掉了6分钟,也就是说一会你只有不到20分钟来寻找法阵,这其中还包括你从这里移动到拍卖台的时间;

    “第二,尽管我没有看到那本书和那名刚刚进阶到第二阶段的堕化者,但是我不敢保证它们就真的离开了。所以,你要考虑清楚。”

    顾宁淡淡说道。

    缇娜的贝齿咬了咬红唇:“我有必须出去的理由。”

    顾宁点了点头:“巧了,我也是。”

    他活动了一下身体:“那么,开始吧。【气息遮蔽】的效果也要结束了,我们需要赶快行动。

    “正位的‘塔’,至少说明还有一线生机。”

    语毕,顾宁提起一口气,催动内力,《八步赶蝉》发动,冲向了拍卖厅。

    咔吧!

    听到声响的堕化者瞬间站起,由于速度过快,能明显听到骨头碰撞的声音。无须顾宁嘲讽,三名堕化者挥舞着骨刀,向顾宁冲来。

    看来《死灵之书(残本)》和那名进阶堕化者确实不在拍卖厅了。

    【启示】是这样告诉他的。

    来不及惊喜,顾宁眼神一凝,注意力前所未有的集中,身形在半空中猛然间下坠,躲过了离他最近的那名堕化者扫来的一刀。

    接着,他飞起一脚,正中一块石头上,内劲完全爆发,石头如同炮弹猛射向另一名堕化者,让其冲势一滞,不得不挥刀斩断这块石头。

    但是这时候最先那名堕化者已举起另一把骨刀,就要对着顾宁的腰腹重重砍去。

    【启示】发动,顾宁一记《八步赶蝉》中的鸣蝉发动,这一招是这门腿上功夫的唯一攻击招式,要点便是速度,在刚刚进阶的内力的加持下,鸣蝉后发先至,狠狠地踢在骨刀与肩膀的连接处,速度之快,甚至在半空中发出了鸣声。

    这正是鸣蝉之鸣的来历。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在【启示】的加持下这计鸣蝉直接命中了最为薄弱之处,将起到连接作用的骨头踢了个粉碎,同时将这名堕化者踢得倒退了三四步才稳住身形。

    “可行!”

    见到这一幕,顾宁总算是放下心来,突破到了Lv4的他已经可以踢碎堕化者的骨头,这件事情让他对拖住堕化者有了更大的信心。想想也是,纵然《死灵之书(残本)》再强大,也无法将之前半点超凡之力都没有的侍女在瞬间强化成Lv10,它们的堕化方向更多地是向攻击靠拢,防御倒是和Lv2-3的普通超凡者差不多。

    现在,就看缇娜那边了。

    他想到,这时,第三名离他最远的堕化者已经冲了过来。

    ——

    这边顾宁在尽全力拖住堕化者,那边缇娜也没浪费半点时间,在顾宁冲进的拍卖厅的时候便将【隐形披风】披在身上,小心且快速地向拍卖台走去。

    甚至在半路上,因为觉得卸下了鞋跟的高跟鞋声音也不小,索性将鞋子踢掉扔到一具尸体的身下,赤足向拍卖台小跑过去。

    还有16分钟。

    缇娜心急如焚,却不敢太过放肆,哪怕现在三名堕化者都被顾宁吸引住,离她最近的也有百米之远,但是对于没有一点超凡能力的她来讲,只要吸引到了堕化者的注意就是死路一条。

    要是……要是那份力量还在就好了……

    她小心翼翼地屏住气息,脑海中胡思乱想着。

    入口距离拍卖台大约有200米远,但缇娜硬是用了将近7分钟才走到拍卖台旁边。地面上的尸体与粘稠的血液在其中起到了相当大的阻碍作用,但是最大的问题是旧神气息对缇娜的影响。

    越是接近《死灵之书》曾经所在的地方,缇娜的脑海中,低语的声音就越大。

    “臣服吧……第二次向我臣服吧……缇娜……”

    她死死地咬住牙关,顶着这股令人疯狂的低语声向着拍卖台前进着,纤足被血水染红,她的手不知何时已经紧紧握住,不断地颤抖着。

    “这里才是你的归宿……缇娜,你已经臣服一次了,何必接着抵抗?我能看到你,哪怕我已经身死,但只要你再一次接触它,我就会出现……”

    “何必呢?坦然接受就好……你的同伴也要坚持不住了,没有人能在旧世界的笼子中脱离,而祂,能给我们带来永久的安宁……接受吧,接受吧,接受吧……”

    声音像是远在天边,又像是近在身前,一句句话宛如毒蛇吐信,从虚空中钻进缇娜的耳朵之中。

    眼前的世界逐渐朦胧,缇娜的身形开始摇晃,四周的景色慢慢变化,漆黑的天空下,自己好像再度回到了那个噩梦之中。

    以恶魔之血涂抹而成的法阵散着猩红色的光芒,半死不活的独角兽被绑在青铜之台上,喉咙上的伤口涓流不息地流淌着血液。

    无数头戴黑色兜帽的人影齐刷刷的站在台下,冷漠地盯着被绑在倒十字架上的自己。

    她们的背后,都有一个漆黑的山羊标志。

    随着一声哀鸣,独角兽终于死去,饱饮献血的法阵彻底激活,台下的所有人在那一瞬间褪下衣服,露出一具具不着寸缕的白皙身体,接着毫不犹豫地挥刀划破自己的喉咙。

    这熟悉的一幕刺激得缇娜几乎要尖叫出声,就在这时,一股令人精神振奋的味道让她猛然间惊醒,死死捂住自己张开的嘴。

    是【应急理智顶液】的效果。

    “泽斯托……你这混蛋!”

    她从喉咙中挤出了这句话,咬着牙,踏上了最后一节台阶。

    此刻,还剩13分钟。

    拍卖台,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