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异界卖盲盒 > 第十七章 战前准备
    “这是…什么?”

    缇娜怔怔地看着盒子中的药剂以及脑海中的讯息,一时间有些转不过弯来。

    这时,其身上的堕化纹路一阵抽动,让她禁不住发出一声闷哼,双膝一软,手也提不起力气,眼看就要连盒子带身体栽倒在地。

    “小心。”

    顾宁直接伸手扶住她肩膀,左手托住盒子并将之放在地上,抓起药剂瓶身,递给缇娜:“喝下它,如字面意思,它能够快速稳定你濒临崩溃的理智。”

    她深深地看了顾宁一眼,接着毫不犹豫地拔开瓶塞,将药剂一股脑灌了下去。

    冰凉的药水落入口中,一股辛辣刺激的味道瞬间从味蕾上炸裂,猝不及防的缇娜浑身一哆嗦,话都说不出来。

    这味道……还真是如上面的介绍一样,让人“神清气爽”……

    不过很快,【应急理智顶液】开始发挥作用,一直作痛的大脑在药剂的刺激下逐渐得到舒缓,身上若隐若现的侵蚀纹路也不再闪光,慢慢隐藏进皮肤中。

    看到药剂生效,一旁的顾宁也算是暂且松了口气,慢慢松开扶着缇娜肩膀的右手,看着对方的呼吸逐渐恢复平稳。

    不过顾宁确实也没想到缇娜的运气这么好,虽然他偷偷用了店主特权修改了普通盲盒的种类并定性为“圣光/理智”相关系列,但是能一下子抽到最有价值的普通品质的盲盒,只能说明缇娜是命不该绝。

    而作为罗德岛医疗部门为博士特制的理智恢复合剂,在游戏中的效果是一口气为博士恢复100点理智,要知道那可是将战场转换为棋子战斗的超级猛人,不会有人真以为博士天天都是戳着基建小人养着兔子(?)吃干饭的吧?

    唔,好像确实不吃干饭,天天吃软饭……

    不过话又说回来,据传说这个【应急理智顶液】是罗德岛医疗部门用源石磨出来的……应该不会产生比如说矿石病之类的副作用吧?这又不是代价系列,应该不会吧……

    这边顾宁在胡思乱想,那边缇娜已是神清气爽,只觉得自己从没有过如此轻松的时候,甚至感觉困扰她多年的腐化状态都在这一剂猛药之下烟消云散了。

    这自然是她的错觉,【应急理智顶液】最多也只能帮助服用者恢复理智,但是对堕化并没有什么改良作用。但是一个人的理智变高之后,其对旧神气息的抵抗力就会随之变强,单从这一角度来看,倒也可以说【应急理智顶液】让缇娜的腐化程度变轻了。

    但治标不治本。

    顾宁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若有所思,接着开口打断了对方的惊喜:“好了,缇娜女士,现在并不是庆祝的时候。”

    缇娜也冷静下来,将药剂瓶放下,这时才注意到那个放药剂的盒子不知道什么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她也没有在意,直接问道:“你有什么想法吗?”

    “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试一试。”顾宁苦笑了一下,“不过首先,我得向你确认一下前提条件。”

    “你说。”

    “首先,你能保证拍卖台下面的传送阵能够正常使用么?”

    顾宁问道。

    “嗯,至少上次——差不多三个月前吧,我过来B-373的时候,这个传送法阵还在,不过因为我并没有超凡之力,无法激活法阵,只能从外部的法阵纹路上看到是还能运转的。不过现在拍卖台被《死灵之书》占领了,不知道法阵会不会在旧神气息的侵染下产生什么变化。”

    “ok。那么除了这个,还有其他能够逃离的方法吗?”

    缇娜思索了一下,摇了摇头:“我所了解的是,暂时没有了。按照我们培训时候‘集会’所说的来看,叠层空间基本上都是被其他空间夹在中间的小型空间,一旦传送法阵被封锁,那么就说明整个空间已经变成了一个被锁上的口袋,基本没有出去的办法。

    “而那个早期的法阵因为是探索时期使用的,专门考虑了空间被封锁的情况,因此在选材的时候着重使用了耐久性高、空间穿透力强的素材,B系列区域的传送法阵据说还是当年的空间之神亲自加装的时空引擎,效果能远超普通的传送法阵。”

    缇娜咬着红唇,将自己目前所知道的全部信息尽数告知给了顾宁。

    不知不觉间,她对这个看上去颇为年轻的少年产生不小的信任感。

    “这么说的话,‘集会’的人应该也知道这个法阵吧?在这种紧急情况下,他们不会针对这个法阵进行特殊封锁?”

    顾宁意识到了这一点,问道。

    缇娜愣了一下,思考了半天,有些颓然地说道:“我……我不知道,但是除了我好像没人说过有关于这个法阵的事情。当年所有加装了时空引擎的传送阵都拆除了,只有B-373这个好像因为是一位干部的原因,当时没有成功拆除;后来传送网络建好了,就再也没有人使用过这个法阵。”

    顾宁看着有些不安的缇娜,思考了好一会,问道:“你银卡中还有多少钱?”

    “啊?我……我看看,”缇娜被这个猝不及防的问题问的一愣,随即意识到对方要做什么,点了下银卡:“还留有两千多银币。”

    “那就还有两次抽取千元级盲盒的机会。”顾宁一咬牙,现在并不是考虑赚不赚钱的事情了,活着才有输出,要不是他不能将自己的钱交给缇娜再让她买盲盒,何必为了几千块的普通盲盒如此斤斤计较?

    他再次利用自己的店主权限,将下次盲盒抽取固定为“预言/占卜”相关的类别,接着深吸一口气,对着缇娜说道:“把卡给我,我直接给你两次抽取的机会。”

    “好……好的。”

    缇娜乖乖地说道,明明看上去是个三十多岁的人,在这个少年面前却莫名地感觉自己矮了一头。

    随着银光流转,两千银币自动划到顾宁的银卡中,他先取出了一个盲盒,接着借由特权将类别转为“隐匿/旧神”,又拿出了一个盲盒放在地上。

    这次不需要顾宁提醒,缇娜直接动手,将两个盒子开启。

    第一个盒子中,放着的是一张被翻过来的卡牌。背面为黑色,看上去平平无奇。

    而在第二个盒子中,摆放着一件布一样的披风,其貌不扬。

    缇娜正要取出这两样物品,却发现那张翻转过来的卡牌慢慢地浮起,接着自行翻转,露出了正面。

    其上面刻画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塔,一道巨大的闪电正中塔顶,将其击毁;有两个人从坍塌的塔顶上跌落,在半空中做着自由落体运动。

    在顾宁和缇娜都注意到上面所刻画的图像之时,这张卡忽然燃起火焰,直接在半空中焚烧干净,连一点灰烬都没有留下。

    “遭重了,这是‘正位’的‘塔’!”

    看到这一幕的顾宁,直接就骂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