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异界卖盲盒 > 第十五章《八步赶蝉》与【启示】
    堕化者,由没有撑过旧神侵蚀的人类转生而成,对“神秘”的承受能力越强、发出侵蚀的旧神力量层次越高,转换而成的堕化者就越强。

    而顾宁眼前这几个,虽然原本都并非超凡者,但是多多少少也能承受一定量的神秘知识,且接触的还是记载有旧日支配者首领信息的《死灵之书(残本)》,便直接从普通人堕化成了能够勉强威胁到青铜阶的存在。

    而注意到顾宁身上散发出光明之主的气息后,两名堕化者毫不犹豫地就向顾宁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拍卖会场与休息室其实只有一墙之隔,两名堕化者只是用骨刀简单一划,墙壁便被轻松地切开了一个口子。

    “早知道就换个叠层空间参加拍卖会了,这下好了,被瓮中捉鳖了。”

    眼见得墙壁倒塌,两名堕化者从中出现,顾宁心中暗骂道,思如电转,催动起内力发动了《八步赶蝉》,险之又险地躲开了一名堕化者的攻击。

    他一身修为有一大半都在这一轻功上,虽然名字很像是大众货,似乎每个主角都会一样,但在这个世界上《八步赶蝉》这门轻功足有C级的评价。

    这是顾宁过12岁生日的时候他老爸给他买来的生日礼物,说是咱们先练练轻功,只有保留逃跑的后路才能有机会说以后,顾宁对此深以为然,数门功法中就这门轻功修炼得最为认真,造诣也最深。

    因此在这关键时刻,这门轻功便派上了用场,加上顾宁所装备的【启示】,让他顺利地躲开了堕化者的攻击。

    啪!

    另一个堕化者的头颅毫无征兆地炸开,污血劈头盖脸地扑向顾宁,他顾不得骂人,右手从背包中掏出一把折叠雨伞,对着扑过来的血水按下了手柄上的开关。

    嘭!

    雨伞的开合速度很快,几乎是瞬间便张开伞面,刻在上面的驱邪法阵立刻发挥作用,一道半透明的白色护罩浮现在伞面上,将袭来的污浊血液尽数阻挡住。

    呲呲的声音响起,顾宁忙不迭地一甩,将伞面上的血水甩落,这玩意不仅具有腐蚀性,里面还沾染有大量的旧神气息,能不碰还是别碰。

    至于被他甩落的血水会不会沾染到其他会员的身上……这种紧急情况,谁会在意这个?反正都被旧神气息震慑住了,多一点少一点也无所谓。

    还好因为昨天的大雨,顾宁今日出门的时候随手带上了专门用于抵挡旧神气息的雨伞,此刻倒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派上了意想不到的用场。

    他将伞面收回,发现对面头颅爆炸的堕化者没有进一步行动,倒是有另一只堕化者举起骨刀向他所在的位置冲来,顾宁连忙施展出《八步赶蝉》中的“惊蝉”,身影向后退去,拉开距离。

    他打是肯定打不过的,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拖,靠着对方还没有堕化出敏捷型的变种,能拉远距离就拉远距离。

    被对方的骨刀碰一下可能就玩完了,顾宁可不想冒着这种风险。

    “大意了,还是准备不足,我真是日了狗了,谁能想到出门参加个拍卖会就能中个头彩?”

    顾宁侧身躲过一发骨刺,闪身到休息室的一块装饰用石头后面,调整了一下内息,立刻发动轻功躲到另一个地方。

    而那块石头已经被堕化者一刀劈成了两半。

    暗杀者联盟的半神到现在都没来,八成是路上遇到了什么意外,这要不是被设计出来的我特么当场就把这石头吃掉!

    顾宁愤愤地想到,趁着距离没被拉远,赶紧从腰间便携药盒中取下两枚药丸,一口吞下。

    《八步赶蝉》加【启示】的消耗并不小,以顾宁区区Lv3的实力,不嗑药的话用不了几分钟就能被榨干,哪怕现在嗑药会造成极大的药效浪费,顾宁也只能硬着头皮吃。

    这种紧要关头哪有时间心疼。

    他再次闪开一次进攻,余光中看到那名自毁头颅的堕化者不知何时从脖子中钻出来几根触手,一时间气的说不出来话。

    这是堕落加深的标志,说明这名堕化者原本就与旧世界有过接触,否则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以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完成二次堕化。正常的二次堕化应该是从身体的随机部位逐渐生成触手,最后取代该部分成为全新的器官,那时候二次堕化才算完成。但这丫直接爆了脑袋用触手取代,这要是之前没接触过旧世界,顾宁发誓他当场就把【总统先生】吃了。

    你搁这和我俩玩不破不立呢?

    就在这时,向顾宁冲来的那名堕化者忽然站住,吓得顾宁一哆嗦,赶紧举起雨伞。

    好在这一次对方不是要进行二次堕化,只是简单地停住,头颅机械地扫视了一圈,忽然转身冲进了拍卖场。

    那名完成了二次堕化的堕化者站起身来,同样转身离开,回到了拍卖场。

    顾宁脑袋上浮现出一圈问号,这又是在干嘛?欲擒故纵?不会吧,连堕化者也开始玩战术了?

    好在很快有个耳熟的声音给他做了解答:“这是【气息遮蔽】的效果,和同名的制式法阵不同,我刚刚用的是针对旧神气息特别改造的,更容易骗住旧神的信徒。它们离去应该是——嘶——应该是以为你脱离了这层空间。”

    声音是从他的身后传来的,顾宁回头一看,便见到缇娜·林赛达尔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后,半蹲在地,表情痛苦。

    她那一身红色的晚礼裙被撕开了数个口子,顺着缝隙能看到有灰色的纹路浮现在白嫩的肌肤上,随着呼吸不断有红黑色的光芒在上面流动。

    顾宁瞳孔一缩:“深度侵蚀,你……”

    缇娜闻言,有些惊讶地看了顾宁一眼,似是没想到对方竟然一眼便认出自己目前的状态,随即凄然地一笑:“是,但我发誓,这场异变与我无关。”

    顾宁既没有认同也没有质问,而是冷静说道:“你刚刚救了我,所以我不在意你是否与此事有关,当然,如果你能为我解释一下目前拍卖会的情况以及你自身的情况,我们接下来才能更好地合作。”

    他不着痕迹地运转内功,加快吸收刚刚吞下的药丸,补充着施展轻功的消耗。

    缇娜并没有注意到顾宁的动作——她现在正用尽全力去忍受身体传来的痛楚,在听到顾宁的话后,当即干脆利落地说道:“好,那我就长话短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