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成了机械先驱的学生 > 第九十一章 地沟里的集会(五更求订阅!)
    维克托所说的“反常”,奈夫自然也察觉到了。

    最近几天,每到夜半时分,附近的居民大都会提上瓦斯灯,极为默契的去往地沟区。

    奈夫已经在房中观察好几天了,他们表情严肃,安安静静,就像是去参加一项极为庄严的仪式一样。

    即便地沟区的夜晚很危险,但他们依然无所畏惧。

    “晚上去看看吧。”奈夫瞥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在心中默念道。

    此刻,他看了看被维克托分开的两摞书,目光定格在那本带有机械锁的日记本上。

    奈夫拿起日记本,稍稍犹豫了片刻后,最终将它与那本手稿放在了同一摞书当中。

    这些还需要的书籍,被他锁进了一个木匣子里,放到了床底,以后搬离的话,他会一直带在身边。

    至于其他的,则按照维克托的吩咐,全都烧掉了,一并烧掉的,还有一张奈夫三天前从中层广场带回来的报纸。

    在报纸最大的板块上,有一个十分醒目的长标题:

    “阴谋败露!皮尔特沃夫的未来守护者——杰斯,挫败万恶野心家维克托”。

    看着这些字迹在火焰中慢慢化成灰烬,奈夫只觉得有些可笑。

    真是,多么的荒诞,多么的讽刺啊。

    呵呵……

    黑铁区的夜晚来得很快,维克托简单的吃了一点晚饭后,就早早休息了。

    而奈夫则一直守候在自己房中的窗边,等到夜半,周围的居民陆陆续续出门的时候,他也戴上海克斯吸滤器,提了一盏瓦斯灯,混在人群中,往地沟区去了。

    虽说奈夫在城内穿行,多是借助锁盘轮轴在空中来回的,但从黑铁区到地沟区的这一段路程,他是实实在在徒步走过的,就是调查狼人沃里克的那次。

    只不过,上次引起他注意的是沿途炼金油管上的锋利爪痕,而这次,却是墙壁上的涂鸦。

    随处可见的涂鸦,应该是用黑色的煤炭涂画上去的,十分简单的形状,却又栩栩如生。

    蜘蛛。

    密密麻麻,爬满墙壁的蜘蛛。

    如果一个不知内情的正常人看到这些,一定会被当场吓坏。

    比如……小渣渣。

    “大佬,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啊,我有点密集恐惧症,看着实在瘆得慌!”小渣渣从领口处探出了一个绿色小脑袋,在向奈夫抱怨着。

    奈夫一边往前走,一边面无表情的低声道:“瘆得慌就呆在里面不要出来,今天晚上是秘密行动,你最好什么话都别说。”

    “好好好,大佬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小渣渣说着,慢慢又缩进了斗篷之内。

    这时,奈夫看见身旁有一个人从他那脏兮兮的袖子里掏出了块黑煤炭,然后为这些蜘蛛添加一位新成员。

    毫无疑问,这些涂鸦其实就是这群人留下的。

    而从他们的神情和零零碎碎的交谈中,奈夫似乎已经嗅到了某种教会组织的气味。

    “这和上次进化日的吊唁活动明显不同,但也不能过早下结论。”奈夫在心中暗道了一句,随后将斗篷的帽檐又往下扯了扯,让自己更加不起眼了。

    可是,奈夫仍然低估了这幕后主使者的组织能力。

    他被外围的那些守卫拦了下来,因为他没有“入场券”——一块刻有文字的长方形铁牌牌。

    奈夫打量了拦在他面前的这几个壮汉,从他们手里的武器和胳膊上的刺青来看,应该是地沟区的黑帮。

    当然,此时他们身上的刺青,已经被黑色的蜘蛛给覆盖了,衣服上也到处都是蜘蛛的涂鸦。

    奈夫今天没有带饮魔剑,长长的斗篷将他的机械躯体都遮掩了起来,所以看着就是一个瘦弱寻常的地沟少年。

    只是衣着更整洁一点,不像底层劳工家的孩子。

    “怎么了小子?迷路了吗?”

    其中一个手里揣着铁棍的黑帮佬一下子揽住了奈夫的脖子,接着又怪笑道:“这身衣料挺不错的,身上应该有几个钱吧,既然迷路了,那咱们就到那边详细谈谈吧。”

    奈夫瞥了一眼他脖子上挂着的那块铁牌牌,然后不懂声色的任由他拉着自己,往一处黑暗的角落而去,身后还另外跟了两个想蹭口汤喝的小混混。

    黑暗中传出几声轻轻的闷响,但很快淹没在了周围的噪杂声中,没有任何人察觉。

    等到奈夫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块铁牌牌。

    不过出于谨慎考虑,他还是混到了人群的另一侧,从远离那几个黑帮佬的一边混进了集会的广场内。

    奈夫一边往中心位置挤,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个广场比上次进化日吊唁的广场还要大,中间有一个圆形的喷泉雕塑,当然,早已经荒废掉了。

    主持台就在喷泉雕塑那——一座两米高的瓦砾土堆。

    从周围的建筑和广场的规模来看,这里以前肯定是一个繁华的街区中心,人流熙攘,商旗招展。

    只不过一切都毁于五十多年前的那场“大坍塌”,此刻踩在脚底下的泥沙就是最明显的证据。

    这里的人有很多,应该已经超过一千了,奈夫随着大流,找到一个远近适中的位置后,就席地坐了下来。

    可他不曾想,刚刚坐下来,自己的左边胳膊就被人用手指轻轻的戳了两下。

    奈夫很警惕的转过头来,看到的却是一张熟悉的脸。

    ……

    奈夫看着眼前这叫科妮的小个子,一时间愣住了,半晌没有说一句话。

    “果然是你!真是巧!”

    科妮还是原来的打扮,长长的旧白衫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戴着旧旧的海克斯吸滤器,几乎只露出了半张脸,但那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里,却满是惊喜。

    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相识的人,的确很巧。

    可奈夫现在根本没有心情管这些,他正在脑海里迅速的推演着此事可能会带来的后果。

    “你也是来听声音的吗?”科妮压低了嗓音,但仍旧掩盖不了眼中闪动的光芒。

    奈夫点了点头,继续观察着她的表情和周围的动静。

    关于“声音”这个词,他一路过来的时候已经听很多人说过了,其实这里的人都是来听“声音”的。

    奈夫一开始的确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来到这里,看见这样的情形,也大概能猜到了。

    这应该是一个布教的现场,“声音”指的是传教者所说的话,内容自然是教义,理想或者野心那一类的。

    只是,那个蜘蛛的图案,难道是这秘教的图腾吗?

    科妮见他点头,又往这边挪了一点点,两人靠的更近了一些。

    “喂,你来过几次了?我还是十天前来过一次,今天是第二次。”科妮看了看周围,神秘兮兮的说道。

    似乎,是在担心别人认出她是个不虔诚的教徒一样。

    奈夫听了这话,心里踏实了一些,答道:“嗯,我也是第二次过来,你一个人来的吗?”

    科妮摇了摇头,指向坐在前面的那几个年轻人,道:“我们自护队很多人都来了,不过,今天咱们黑铁区的组长没有来,我是和其他几个同伴一块过来的。”

    科妮正说着,坐在她前边的那个大个子回过头来,看着这边,愣了一下。

    这大个子明显就是上次的那个自护队成员,他对奈夫很友善的笑了笑后,又对科妮道:“科妮,今天带酒了吗?给我一瓶。”

    科妮打开大个子伸过来的手,道:“等会再说,还有,先给钱,后喝酒。”

    科妮的一句话把周围的几个自护队同伴全逗乐了,纷纷调侃那大个子“只喝酒,不给钱,还要欺负小孩子”。

    奈夫也就着这个机会,扫了一眼广场上几乎都已经坐下来的人群,然后压低了声音问科妮道:“这里的集会已经举行很久了吗?”

    “我也不是很清楚,平常有很多事情要忙,不是经常来,听他们说,好像是从大半个月之前开始的吧。”

    “才大半个月就有这样的规模了?”奈夫有些惊讶。

    “嗯,声音给我们指引了方向,我们不能像蝼蚁一样的活着!”科妮又小心翼翼的看了四周一眼,然后在奈夫耳畔悄悄的道:“其实这些都是自护队里的同伴说的,我上次来根本没怎么听,主要还是想看看能不能在这里多卖几瓶酒出去。”

    科妮说着,将面前的长衫掀开,露出抱在她怀里的一个金属的小背篓,拿出一小瓶酒,先是递了一瓶给前面的大个子后,又拿出一瓶递到奈夫跟前,道:“怎么样?要不要来一瓶?”

    奈夫摆了摆手,道:“不必了。”

    不过科妮却是直接将那瓶酒塞到了他的手中,笑嘻嘻的道:“这是送给你的,你救了我好几次呢。”

    奈夫看了看手里的酒,又看了看她,没再说什么。

    而在这时,那座瓦砾土堆的边沿,已经有几个手持武器的壮汉守护在了那里。

    看样子,传教似乎很快就要开始了,原本喧杂的人群也渐渐变得安静。

    不过,广场这边声音小了下来,入口处的争吵就能听得更清晰了,奈夫和科妮两个都不由得望向了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