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掌巫 > 第六十四章 谈心
    薛老太太却忽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她说道,“阿翎,你姐姐方才提及世子,”

    薛老太太似乎难以启齿,终于还是说道,“你是什么想法”

    这事情虽然没有过明路,但是却也从来没有刻意的遮掩过,薛家大抵都是知晓的,薛翎年纪虽然不大,心里也是有数的。

    薛老太太因为这个事,一直有些发愁。

    世子已经快十六岁了,阿翎三年守孝,世子就十九岁了,皇家子嗣,绝不会为了一门没有过明路的婚事守上三年。

    自从嫡子出世之后,薛老太太心里一直有数,这门婚事十有**只怕是黄了。

    这一次吊唁,女儿薛氏也和她委婉的说了一下,薛老太太闻言并不意外,只是心底到底是遗憾的。

    没过明路有没过明路的好处,那就是不需要大张旗鼓的退婚,只需要稍稍露出点意思来,就算结束了。

    但是这样的事,对于男子并无多少影响,对于女子却就不一定了。

    薛老太太想起来就忧心不已。

    薛翎看见薛老太太脸上的沉重之色,便知道祖母担忧着自己的婚事。

    便是前一世,她也是看的很透彻了,更别说这一世了。

    表兄是王府的世子,且不说会为了她等三年之久,只单单说如今薛家这形势,这门婚事对于江陵王毫无用处,故而一切都是她预料之中的。

    事实上,前一世,一年之后,表兄就迎娶一位贵女做世子妃。

    薛翎记得,自己出事之后,祖母曾和姑母商议过。

    然后,姑母问她,“阿翎,你还愿意嫁进王府吗这次事情闹得很大,若你愿意,我去求求王爷或许能保你一命。”

    薛翎摇了摇头,嫁,则为妻室,纳,则为妾室。

    表兄已有正妻,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怎可能为了保全自己,居于后宅,屈居妾位。

    她想也没想便直接的回绝,她自有她的骄傲,一个女子的骄傲。

    后来她知道,这次机会是世子苦苦求来的。

    但是她知道了之后,并没有半分的感激之情,反而觉得当年的有缘无份也是一种庆幸。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世子从来不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命运无情,有时候却格外的现实。

    你失去的那一些,要么不适合你,要么是你没有握在手里的能力。

    无论是哪一种,都没有什么好惋惜的。

    薛翎抬起头来,不答反问道,“祖母为何这样问”

    薛老太太看着她,心里忧心到了极点,却也不会与她谈论婚假之事,声音十分的沉重,话锋一转,说道,“阿翎,你习了薛家的祖传医术,如今阖家都已经知晓,你可知道接下来,你会面对什么你有仔仔细细的想过吗”

    薛老太太思虑已久,还是决定先探探的薛翎的看法,然后再想想看接下来如何帮着薛翎筹划。

    祖母问的这个问题,薛翎当然知道。

    祖传医术既然带了祖传二字,便只能代代相承,而她以女子之身,习了这巫术。

    那么,到了婚嫁之年,她便不能嫁入巫医世家,门当户对的婚姻就此与她断绝。

    她更不能嫁入平民之家。

    平民之家,难免会为了一己私心,让她行医,自立门户,这样也有可能让薛家的祖传医书旁落他姓之手,族中长老最是重利,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现在的薛翎除了两条路,要么嫁入达官显贵之家,要么留在薛家终老。

    第一条路,如今已经断绝。

    她和江陵王世子的事,虽然没有大张旗鼓的昭告天下,但是大约显贵之家还是略略知晓,如今这婚事告吹,自然也不会其他的显贵子弟上门提亲。

    薛翎看着薛老太太蹙着的眉头,便知道,薛老太太是想替她筹谋未来。

    只可惜,如今留给她的只有薛家终老这一条路。

    这也是她设计毁去医书的另一个缘由。

    没有了医书,她可以光明正大的言明自己习了薛家祖传之术。

    这样,摆在她面前的选择,会变得狭窄。

    无论是祖母还是母亲,顾忌到自己以后的命运,都会不遗余力的支持自己成为薛家的家主。

    是的,既然留给自己的只剩下在薛家终老这一条路。

    那么,她为何不站在最高点,过一些自由自在的日子呢

    许是前一世,苦已经尝够了,现在的她,不愿意在情绪上委屈自己,一点点也不可以。

    薛翎说道,“我自然是想过的,我会尽我所能,辅助哥哥们成为薛家的家主。”

    薛老太太摇了摇头,“我虽然没习巫医,却见过了不少,资质这种东西,就是一辈子也跨越不来的鸿沟,也许你个月钻透的术法,他们两人年也是难以领悟,或者换一句话说,就算是倾尽一生,他们一辈子也依旧是巫术平平,你也要这样将一辈子耗在薛家”

    薛翎看着祖母,道,“祖母的意思是”

    薛老太太却觉得分外艰难。

    薛寄宏和薛寄蔓资质偏差,所生的子女也是资质平平。

    他日薛源和薛昊成亲生子,还能指望能生出个绝世无双的子嗣来吗

    薛老太太思虑再三,终于问出了口,“阿翎,你可想过继承你父亲的遗志,传承薛家的医术”

    薛翎心里一跳,抬起头来,似乎有些不信祖母这么快就说出的这一句话。

    她怔了片刻,现在还不到时候,到底还是掩了情绪,摇了摇头,“祖母说笑了,薛家从未有过女子传承,再者,还有两个堂兄,如何也轮不到我。”

    薛老太太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不过短短一日,整个人似乎又苍老了几十岁,她说道,

    “其实,我也不希望你趟这趟浑水,阿翎,你大哥二哥资质一般也就算了,德言魄力都实属平平,你爹爹离府之前,曾和我商议过,这传承之人,叫他难以决断。”

    薛翎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你爹爹得知重病之后,就忧心忡忡,他曾和我说过一句话,说你资质犹在他之上,他也是欣喜不已,若是他能长长久久的活下去,在他的护佑之下,或许可以让你随心所欲的习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