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时间静止的世界 > 119 额度用尽
    “喂喂,钱康乐!你不是这里的常客吗?你看看怎么走,我也找不回去了……”没办法,摇摇晃晃的肖凡只能找钱康乐帮忙。

    钱康乐却一脸傻笑,看来是酒精上头得厉害,“哈哈哈,跟我走嘛,我知道……”

    晃晃悠悠的钱康乐领着摇摇晃晃的肖凡,两个人琦岸会所里边绕来绕去,反正就是回不去他们的那个超大包!

    “你行不行啊?”肖凡绕得晕头转向的,“我还着急回去打下一把呢……”

    “行!怎么不行?!这不是到了吗?”钱康乐稀里糊涂的带着肖凡来到一个大包间的门前。

    他抬手一推,门却推不开,纹丝不动。

    “诶?搞什么?怎么里边还锁了?”钱康乐不高兴的嘟囔着,使劲拍了好几下。

    没有反应,没有人来开门,但门里边仿佛隐约传出一些强烈节奏的动感音乐。

    沉沉的鼓点声穿过门缝而来。

    钱康乐眼珠子一转,哈哈笑道:“我特么都听见里边声音了。肯定是里边的小姐姐故意的,想跟我们做个游戏!”

    “我吓吓她们……”钱康乐笑着退后两步,然后猛地向前冲,用身体的冲量撞向大包间的门。

    轰!

    你还别说,门竟然被他给撞开了。

    包间内的音乐音量骤然放大,内部闪烁的红黄蓝色各色灯光闪现出迷幻的氛围。

    只是,无论是包间内的陈设,还是里边传出的音乐,都不是他们的包间里那样。

    这是完全不同的。

    嗯?

    怎么回事?

    这就变样了?

    两个人本来就醉的不轻,见着这么多不一样的地方,还是没反应过来。

    除了觉得有点奇怪,再也没有多的想法。

    两个人步伐放缓,慢慢往里走。

    咚咚哒哒!

    一首新的音乐响起,音量更是逐渐放大,几乎到了震耳欲聋的境地。

    灯光的亮度也加大了很多,并开始不安分的狂躁流动。

    两人看清楚了,在大包间的中央,有一张巨型长桌。

    恐怕接近十米长,三米宽!

    要不是这是超大包间,这张巨型长桌铁定放不下。

    两个人更疑惑了。

    我们包间中央不是个圆沙发嘛?

    我们的十个小姐姐哪去了?

    刚疑惑没几秒钟,突然看见从房间中不知哪里的黑暗处,陆续走出来一行女郎。

    肖凡和钱康乐的眼睛当时就看直了。

    好亮、好白、好高、好刺眼!

    她们所有人脚踩恨天高细高跟鞋,身上披着薄纱,里边穿的竟是清一色的比基尼!

    三个、五个、十个……

    还没完,还有!

    越来越多的女郎!

    全都是一米八以上的身高!

    他们走到巨型长桌的旁边,脚踩一张椅子,大长腿两步就跨上去,站到了巨型长桌的桌面上。

    大包间中央房顶的灯光猛的一闪,出现一个奇怪的装置。

    这个装置正对巨型长桌的上方,里边慢慢伸出五根银白色的钢管,从房顶的这个装置中慢慢延长,一直插向下方的巨型桌面。

    尼玛!

    钱康乐看呆了,囔囔道:“啥玩意,挺先进……这场景,似曾相识啊……”

    说话间,五根钢管插到桌面上,咔嚓一声,跟桌面卡死。

    原来巨型桌面上预留了孔槽,正好适合这五根钢管插进去。

    动次打次,动词打次……

    音乐声更加浮躁而挑逗!

    两个人张大了嘴,惊讶的看见桌面上一共站上去了20个女郎!

    清一色的两米大长腿!

    他们三五成群,在巨型桌面上游走,手扶那5跟闪闪发亮的钢管,扭动出震撼的舞蹈!

    卧槽!

    肖凡和钱康乐都看懂了。

    这是超大规模钢管舞表演啊!

    这20个女郎本来就高,清一色模特身材,此刻站在巨型桌面上,更是为下边的观众提供了从下到上的绝佳视角!

    随着音乐节奏的推进,舞蹈表演逐渐达到了高潮!

    刷!

    女郎们身上披着的丝巾被抛到空中!

    在迷乱耀眼的灯光中,大包间中飞起了丝巾的舞蹈。

    灯光聚焦巨型长桌,这个群体舞蹈表演更加耀眼了!

    几乎要融成一片,全是白花花的那啥!

    即便是见多识广的钱康乐,也看呆了。

    肖凡更是无法幸免。

    两个人本来就是醉酒,晕晕乎乎的,突然之间撞进如此香艳和迷幻的巨型钢管舞表演现场,两个人都有些迷失自我了。

    不由自主的,两个人有点着了魔一样的往前走,越走越近……

    但谁知道,巨型长桌舞台上的表演,并没有到此结束。

    这表演还在走向更难以描述的深渊。

    飞快舞动的灯光扫过,钱康乐一个晃眼,发现有个什么东西飞了过来,下意识的伸手一抓。

    迷幻的香水味骤然浓烈,钱康乐拿起抓住的东西一看,傻眼了。

    这特么不是女郎身上穿的那啥么……

    两个人都震惊了。

    抬头一看。

    可不是么!

    更白了!白花花一片!

    两人感觉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太亮了!

    ……

    突然之间,身边传来有人暴喝声。

    “这特么谁啊!谁让你们进来的?!”

    音乐声音太大,肖凡和钱康乐都没有听清楚。

    但是,这暴喝声把音乐的氛围打断,两个人略微醒了一下神。

    这时,他们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到了巨型长桌旁边不远,灯光聚焦的中心区域。

    不得不承认,这个位置是欣赏舞台上表演的绝佳位置。

    但是,这里也已经被舞台的灯光照亮,让钱康乐和肖凡完全暴露出来。

    “装傻,还是特么聋子?!”

    “关音乐,停!都特么停!”又有一个人的怒骂声传来。

    音乐戛然而止。

    在巨型长桌上扭动的女郎们,甚至好几个挂在钢管上转圈的女郎们,也是受了惊吓,停止了舞蹈。

    但她们都没有搞清楚状况,也不好现在就下去。

    所以20个女郎全都站在巨型长桌上,看着下面发生了什么。

    三个光头大汉,手上清一色的带着刺青的猛男,从包间另一边的黑暗当中走出来。

    指着钱康乐和肖凡就骂:“说你们两个!哪里来的杂碎,这是给你们看的吗?!”

    肖凡愣住了。

    确实没想到这里还有别人。

    醉酒似乎稍微醒了几分。

    但是不多,毕竟他不是真正醉酒,而是红色药剂的副作用。

    因此,很不容易醒。

    钱康乐是真的醉酒,被这么一吆喝,真的是酒醒了大半。

    尼玛!

    这特么的,不是我们的超大包啊!

    钱康乐反应极快,瞬间摆上真挚的笑脸。

    “哈哈哈哈……你看这闹得,对不起对不起……”钱康乐点头哈腰的道歉,并同时上前一步,把还晕晕乎乎的肖凡挡在身后。

    变戏法一般,钱康乐飞速的掏出一包烟。

    刷刷的取出三根,客气的递到三个光头男面前。

    “喝多了,进错了门,兄弟,多多包涵……”

    啪!

    中间的光头男却举起手,猛的拍在钱康乐递烟过来的手臂上。

    瞬间,三根烟被打飞。

    钱康乐手臂上一个大红掌印,火辣辣的疼。

    “你!”

    肖凡看到钱康乐被欺负了,虽然脑子晕乎乎的,还没弄清楚具体状况,但也看不下去啊,当即就要冲上去理论。

    钱康乐猛的退后一步,张开双手挡住肖凡。

    低声道:“别乱来……”

    但是,三个光头男可全都看在眼里了。

    中间的光头男破口大骂。

    “草泥马!哪来的sb,败了雅兴!擦!”

    左右两边的光头男没有开口,却径直走上来,看样子是准备动手。

    “别别……一切好商量!”钱康乐反应挺快,伸出手挡在两个光头男胸前。

    “商量个屁!给我打!”中间的光头男却暴躁的大喝,当时就要翻脸。

    这时,门口及时传来琦岸大堂经理,罗德发的声音。

    “几位大哥,别生气,别生气!”罗德发一溜小跑的进来了,边跑边挥手,一头的汗。

    这位大堂经理心里边正在骂。

    特么的怎么这么点背!

    老子今天好不容易当一次班,就给我来这些破事!

    大家各玩各的的,让我们轻轻松松挣钱,我们也把你们服务得开开心心的,这样不好吗?

    别特么到处窜啊!

    这倒好,不但到处窜,怎么两个超大包的客人还碰到了一起?

    眼看着就要动手了?

    我特么……

    这真打起来了,我们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罗德发越想越恼火,但是没办法,有钱就是大爷,他可不好得罪。

    满头大汗的冲进来,点头哈腰的站在了钱康乐和三个光头男之间。

    罗德发一个劲的冲中间的关头男点头抱歉。

    “杨哥,杨哥,您听我说,千万别置气。今晚上是您陪着包老大出来放松嘛不是,您看,我们好不容易,千辛万苦准备的今天的特别表演……您这要是生气打架的,不是浪费了我们的心意吗?到时候包老大也不高兴啊是不是……”

    说完,罗德发扭头看了看站在巨型长桌上的二十个女郎,大声招呼着:“别都愣着了啊,动起来啊,这么干站着,不冷吗都?”

    此刻,因为音乐停了,那些本来跳舞跳得热度爆棚的女郎们反倒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但她们至少知道,今天的顾客不一般,是贵客,要不惜一切代价照顾好,所以没办法,女郎们也不敢下来,所以一直这么站在上面。

    不过,身上确实感觉凉飕飕的,只能两只胳膊在胸前抱起来。

    “还跳个屁!都被这两个傻逼搅了!”

    中间那个叫杨士的光头男大声叫嚣,一点不给罗德发面子,抬起手一把就把罗德发推开了。

    “哎哟!”

    罗德发没有站稳,小小身板哪里扛得住杨士这么一推,当场就仰面摔了一跤。

    钱康乐看了看眼前的情况,虽然心里边已经很不舒服了,但还是忍住了没有发作。

    他是常混各种场所的。

    见过的人也很多了。

    他很清楚,今天这几个人可不好糊弄。

    而且,杨士这个名字,他好像听说过。

    具体的记不清楚了,但隐约想起,杨士好像是嵘城一个什么公司的小头目,打架斗狠,很出名。

    特别是刚才还听见他们说了个包老大。

    钱康乐马上又多了个心眼。

    包老大,莫不是那个天鹰管理咨询公司的包兴?

    钱康乐心里有些打鼓。

    真特么今天要是搅了包兴的场子,他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交待。

    包兴的名头挺大,钱康乐也是听说过的。

    只不过,自家也没有跟包兴这边的势力打过交道,大家一直都还是井水不犯河水。

    “杨哥是吧?”钱康乐依然陪着笑,也不在意刚才被粗鲁推开,再度走上来,“今天是我和我兄弟有错在先,不该打扰几位的雅兴,更不该干扰几位欣赏艺术表演。这样,这是一些小钱,算是我们给几位大哥赔礼道歉。”

    钱康乐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手里边已经攥着厚厚的一叠钞票,全是崭新的百元大钞。

    一大叠攥在手里,估计有个万八千的。

    杨士鄙夷的看了看钱康乐,骂道:“你特么谁啊?这点钱打发要饭的啊?”

    这时,倒地的罗德发已经爬了起来,脸上撞肿了一块。

    虽然疼得龇牙咧嘴的,但却万万不敢发作。

    在加上自己职责所在,只能忍气吞声的再次靠过来,赔笑道:“那个……杨哥,您就给个面子。这位钱公子可是康乾矿业的家族继承人。康乾矿业可是大公司,有钱有面!您看,今天钱公子这么有诚意的道歉,您干吗不做个顺水人情。”

    罗德发本想做和事佬,所以搬出钱康乐家的康乾矿业来,想着没准钱能解决问题。

    谁知道,这却反而把杨士给惹毛了。

    杨士破口大骂,“草泥马!吓唬谁呢?康乾矿业又如何?有钱?老子也有钱!我说你个罗德发,我们今天来你这消费,你特么一直在这帮他说话,碍我们事,是嫌我们今天花钱花少了?”

    “怎么可能……”

    “滚开!”

    杨士大骂一声,再度把罗德发推开。

    逼到钱康乐面前,哗的一把夺过钱康乐手里的钱。

    “小子,有钱是吗?行啊,我看你多有钱!我告诉你,这点钱可不够赔!”

    说完,大手一挥,手里的好几千块钱钞票被抛到了空中。

    无数的钞票从大包间的空中如雪片般飘下,正好从超大长桌上面二十个女郎的身边飘过,并落到女郎们的脚边。

    女郎们一愣,但终于禁不住钱的诱惑,当即蹲下来,开始争抢着捡钱。

    舞台的灯光还在,将超大长桌照得异常明亮。

    而这些美丽妖艳的女郎在钞票飞舞的世界中捡钱的画面,真是一幅极有冲击力的诡异画面。

    后面的肖凡看在眼里,心中无比惊讶。

    突然间,他的视线猛的一下子清晰了!

    原本昏沉的的脑子也仿佛冲出水面,一下子清醒无比!

    诶?

    我这是……

    醒了?!

    肖凡心中大惊。

    脑子正在随心所欲的疯狂运转。

    红色药剂的副作用,终于过去了吗?

    而刚才“醉酒”时所经历的一切,也丝毫没有褪去,在脑海中仿佛放电影一样一一重现。

    原来如此!

    肖凡从头到尾过了一遍,终于搞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哎!

    真特么的,现在这情况,不好办呐!

    但无论如何,这个叫杨士的,怎么这么欺人太甚呐!

    幸好钱康乐一开始应付了一下。

    肖凡清醒了,自然也想起刚才钱康乐还算够朋友,主动挡在他面前,帮他扛事的举动。

    这让这个常常不靠谱的钱康乐,在肖凡的心中加分不少。

    平时不靠谱,关键时刻,似乎反而还比较靠谱!

    分得清轻重缓急,还不赖!

    杨士又走上前一步,脸上挂着挑衅的笑。

    伸手拍了几下钱康乐的脸,虽然用力并不大,但仍然清晰的听见“啪啪啪”的声音。

    这特么不是当众打人脸吗?

    肖凡脸色僵硬,心里边已经火山喷发。

    “钱公子?康乾矿业?哈哈,似乎确实还听说过……我说,钱公子,既然你老爸这么有钱,想必一定有能力解决你今天闯的祸呗?”杨士凑近钱康乐的脸,恶狠狠的说:“听好了,赶紧叫人送二十万,算是请我们喝酒,再把今晚上八万的消费给结了,我们可以不追究。”

    钱康乐脸色铁青,终于没有了笑容。

    二十万虽然挺多钱,但钱康乐还真的拿得出来。

    只是,刚才啪啪打他的脸,现在又这么明目张胆的敲诈勒索,即便是八面玲珑的钱康乐,也终于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搞笑了……”钱康乐竟然没有接杨士的茬,反而夸张的笑了起来。

    “嗯??”杨士的脸色极为难看。

    钱康乐笑得捂住了肚子,好久好久才揶揄的看着杨士,“哈哈哈哈,想钱想疯了?听说我家姓钱,所以讨饭讨到我这来了?哈哈哈……”

    “你特么……”

    杨士的眼色阴森可怕,感觉要杀人……

    “天哪……”罗德发怪叫了一声,跑了。

    杨士猛的抬手,冲着钱康乐的胸口就是猛的一推。

    还在大笑的钱康乐被推飞了起来,向后仰面倒下。

    肖凡赶紧张开双手,把钱康乐接住。

    放下钱康乐,肖凡终于走到前面。

    一点不惧,看着杨士等人道:“欺人太甚了吧?”

    杨士已经很不耐烦了,“说这么多废话!又冒出来个什么人。”

    “诶,杨哥,这个人不是……不是今天马拉松比赛的冠军吗?!叫做……叫肖凡!”左手边的光头男记性还不错,当即说道。

    看来今天白天刚看了赛事转播。

    杨士微微一愣,“肖凡……马拉松冠军?”

    随即一笑,“真特么稀奇,还碰上个冠军。不过嘛……冠军也跑不了,今天来搅了我们的局,不陪个几十万,别想回去!”

    “等等……”

    一个沙哑的声音,从杨士的背后传来。

    声音并不大,但杨士却反应很大,对后面这个声音是言听计从的样子。

    一说等等,杨士当即停下来,还侧过身,看后面的方向。

    后方的黑暗当中,又走出来三个人。

    肖凡瞥了一眼三人,微微一愣。

    中间那个人太有特点了,肖凡一下子就记下了,而且印象深刻。

    杨士这三个人,还有后面出来的三人中,除了中间那个人,都是身材健硕,一看就很能打那种。

    唯独中间那个人不一样,是一个身材干瘦的中年人,一双金鱼眼很是突出。

    虽然是身形最“弱小”的,但是肖凡直觉中觉得,这个人才是这些人的老大。

    包括那个杨士,不都是句句都听这个人的吗?

    这个人正是天鹰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包兴,江湖人称包老大。

    包兴走上前来,多看了好几眼肖凡。

    “你就是肖凡?”包兴上下打量着他,低声问:“认识李若颖李若澜两姐妹?”

    什么?!

    肖凡猛的一惊!

    这个人的嘴里怎么会说出李若颖和李若澜?!

    “我就是肖凡!为什么问她们?”肖凡皱了皱眉,奇怪的问。

    包兴脸上没有表情,眼中却是刺骨的冷,“想不到啊。还真是个毛头小子!车玉虎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信。啧啧,肖凡……挺惊喜啊,还特么是个马拉松冠军……”

    车玉虎?!

    肖凡更惊讶了。

    这个人竟然提到车玉虎?

    钱康乐有些紧张,预感到事情有些不妙了。

    他警惕的在肖凡耳边小声说:“这个人是包兴,天鹰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是个狠人。肖凡,你别惹他……”

    呵呵……

    肖凡心里倒是笑了。

    包兴?

    天鹰管理咨询?

    肖凡突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不久之前经历的好多事,看似分散,但实际上,在这一刻都连接起来了。

    山间公路上的路虎SUV,蜀州省人民医院的蒙面人袭击。

    这些针对李若澜李若颖两姐妹的袭击,肖凡一开始以为,都是车玉虎干的。

    他还通过端掉车玉虎及其手下的图特劳务派遣公司,完成了一次系统任务,获得了对应奖励。

    完成任务之后,肖凡还一度以为已经打掉了对于李若颖李若澜姐妹攻击的幕后指使。

    谁知道,原来车玉虎也是一个打工的呢。

    怪不得肖凡还觉得车玉虎的图特劳务派遣,与李若颖家族的开普勒投资,也看不出有啥过节呢。

    车玉虎针对李若颖李若澜,是有一些牵强的啊。

    现在明白了,原来是包兴所指使的。

    当包兴一口就说出了李若颖和李若澜的名字,又这么了解有关他的信息,肖凡就知道,这个才是幕后使坏的人啊!

    肖凡的脸色变得更冷了。

    原本以为只是因为闯了他们的包间,惹得这帮流氓不高兴。

    现在看来,远不止这些啊。

    肖凡突然间,心理已经起了变化。

    到了现在,就算包兴不准备敲诈勒索他们,肖凡也不准备放过他们了。

    刹那之间,情况急转。

    只是,包兴和杨士等人,还完全不知道……

    “想不到啊,还挺巧……”包兴笑着摇摇头,“我说,小子,你如果要怪,也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了。”

    钱康乐警惕的看着包兴等人,眉头已经紧紧锁起。

    他悄悄的掏出手机,准备报警。

    可马上就被发现,被人一把夺过来。

    Duang!

    砸地上摔碎了。

    “你们!”钱康乐愤怒了,但是他已经看到了现在的势力对比,忍下来了。

    想拉着肖凡赶紧退,钱康乐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

    可是,没有机会了。

    几个人已经将他们围了起来,没有了退路。

    包兴招呼杨士过来,在他的耳朵边嘀咕了几句。

    杨士瞥了肖凡一眼,露出一脸的狞笑。

    咔!

    包间的大门被反锁。

    几个人包围圈缩小,慢慢讲肖凡和钱康乐围在了中心。

    刷刷……

    有人弹开了明晃晃的弹簧刀。

    杨士:“傻小子,运气不好就只能怪自己了。”

    “啊哈哈哈”,其他几个人也疯狂的嘲笑。

    钱康乐面有苦相。

    他做梦也没想到,今天特么一个好好的庆祝,最后经发展成这样。

    关键是好死不死,招惹了包兴这个疯子。

    自己的手机还被碎了。

    这特么要怎么搞?!

    但肖凡与钱康乐不一样。

    他的神色镇静得可怕。

    看不出一点点的慌乱。

    就这表情,更是将杨士等人激的怒不可竭。

    “擦!还装什么装呢!老子今天就看看你怎么哭!”杨士骂到。

    肖凡面色冷若冰霜,却针锋相对的说:“我给你们一次机会,30秒之内,从这个房间消失!”

    嗯??

    杨士、包兴等人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看着肖凡,神色更是不可描述。

    特么吓得精神错乱了吧。

    死到临头了还要嘴硬?

    杨士举起刀子,“你特么是想死的更痛苦一些?”

    “啊哈哈哈哈……这笨蛋想什么呢?”

    “你以为小学生演戏呢,这也能想象得出来?”

    “你怎么不说你有魔法呢?把我们直接变没呗!”

    肖凡摇摇头,叹口气道:“我猜也是这样,你们还是抓不住这最后的机会,好吧……”

    刹那间,房间之内泛起神秘的空间波动。

    时间静止!

    这是肖凡的lv6时间静止再次使用,方圆5米半径内,一切都停止下来了。

    包兴这边有6个人,桌子上还有更多人,整整20个女郎。

    但是,这些人全都处在技能的作用范围之内。

    所有人都被静止了下来。

    肖凡心中有气,被包兴和杨士气得咬牙切齿。

    再加上包兴还主动交代,他就是之前指使车玉虎使坏害人的幕后之人。

    这特么全撞肖凡头上了。

    肖凡能轻易饶了他么?

    除了不会现场就要了他的命,肖凡没觉得有什么不能干的了。

    这要是在之前,可能肖凡就真的连命都不给他留了。

    就好像以前,自己在蜀州省人民医院的急诊大厅里那次一样。

    但这次还好,没有无辜群众的生命受威胁,肖凡不用做得这么极端。

    但是,他仍然要好好的教训一下包兴等人。

    肖凡管他什么章法不章法,对着包兴等人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拳打脚踢。

    有几个人手里拿着弹簧刀,也被肖凡全部没收。

    管他三七二十,肖凡对着几个人手上、背上、腿上就是一阵乱写乱画。

    几个人身上瞬间冒出血色。

    空间波动再次闪过。

    包间内骤然响起此起彼伏,惨绝人寰的嚎叫。

    “啊啊啊!”

    “哎哟喂……”

    “我的手……”

    “我的脚……”

    ……

    包兴这边的6个人,全部被肖凡拳打脚踢刀子割,给整到地上疼得打滚了。

    钱康乐站在肖凡身后,震惊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这……

    怎么搞的?

    老子又眼花了?

    谁都还没弄明白的时候,空间波动再起。

    肖凡还没有消气。

    刚才的5秒钟实在是太短了。

    于是,肖凡马上就再次施展了时间静止……

    又是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

    地上的包兴等6个人,有人胳膊断了,有人腿断了,有人被砍,一大片肉翻了出来……

    肖凡还真是很生气,打起人来毫不手软,只要不是要人命的动作,全使上了。

    5秒钟又过去了。

    “额……呜呜呜……”

    “哎哟,救命……”

    ……

    6个人横躺在地上,已经喊不出来了。

    有人奄奄一息,有人无声哭泣、痛苦不堪……

    可肖凡还是没消气。

    怎么办?

    继续!

    肖凡都打出了汗,但是,他毫不犹豫的再次使用了时间静止。

    又一阵丧心病狂的胖揍和切肉……

    【叮!检测到宿主多次数超短间隔使用技能。】

    【技能限制机制激活:从此以后,每小时内,最多只能使用3次时间静止技能!】

    额……

    肖凡打得快要放飞自我的时候,系统的站短消息终于把肖凡拉回了理智的世界。

    尼玛!

    肖凡暗暗骂了一句。

    这不已经3次了吗?

    这么说,这个小时的使用技能额度,用尽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