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极品男生到俺村 > 第十四章 英雄的魂
    “后面的路是不太好走的,要不,我背您去吧?”习铭昊问。

    “不!我要自己走上去!”老人倔强地说道。

    习铭昊没有问老人的身份,也没问他们去抱犊寨干什么,他担心的是,这么难走的路,真怕这老人家有什么闪失。

    到五里坡的上坡小路,凳子没法放平,老人坚持了一会儿,便迈不动步了,见他双腿打颤,拄拐杖的手在不停颤抖,气喘吁吁的样子,两个小伙子连忙上前搀扶。

    “哎!真是老了,想自己走去都不能了!”老人仰天长叹。

    “老人家,还是让我背您吧!”习铭昊说。

    “咱们三个换着背吧。”其中一个年轻人说。

    老人听罢,表情很痛苦,无奈地说:“好吧,要给老乡钱,现在给。”

    年轻人掏出一张一百元给习铭昊,习铭昊肯定是不会要的,两个小伙子又是使眼色又是劝,习铭昊看出来老人的态度,如果不接钱,老人是不会让他背的。

    见老人已经坚持不住,站立非常困难了,习铭昊就让小伙子换了一张十元钱,背起老人往山上走去。

    老人瘦骨嶙峋,身量很轻,习铭昊背上他走得很快,两个小伙子在后面扶住老人,怕习铭昊把他背摔了。

    越靠近抱犊寨,老人越激动,刚过五里坡,老人就说:“快把我放下来,快!”

    老人踉踉跄跄地向那几棵参天大树走去,并大声喊道:“老班长,大个儿,猴子,我来看你们来了!”

    “老班长,我恐怕是没几天光景了,以后就不能再来看您了!”老人老泪纵横,“我死后,不知道谁还会记得你们?”

    习铭昊终于明白了老人为什么要来这里,他听了老人的话,忍不住热泪盈眶。

    老人差点摔倒,习铭昊一个箭步冲上去将他扶住。

    “老班长,这是有人来看过你们呢!还有人记得你们!”老人看到树下的花环,又激动了。

    “有!”习铭昊说,“不光现在有,以后也有,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这些英雄的先烈们的!”

    “这几棵树长得好!当年呐,树身上全是打的窟窿,树枝树叶都打没了,可它们都没有死,长到现在,更壮了!”老人没有回习铭昊的话,而是淌着混浊的眼泪自顾自说道,“可老班长他们都死了,什么都没有留下,连个碑都没有!”

    “有!在这里牺牲的烈士,遗骸都迁入县烈士陵园了,那里有纪念碑。”习铭昊对老人说道。

    “那不一样!迁走的只是一把枯骨,他们的魂儿还在这里!”老人摇了摇头,说道,“老班长他们的魂儿啊,就在这树上,这寨上,我能感觉到,迁是迁不走的!”

    魂魄之说,习铭昊是从来不相信的,可老人的话,他却是听明白了一些,纪念烈士的人在烈士陵园里,怎么能够体会到英雄们在这里浴血奋战的伟大事迹?怎么能够感受到先烈们在这里用壮烈牺牲的代价换来胜利的光荣壮举?

    老人抚摸着大树粗糙的树皮,就像那时拂去战友身上冒着硝烟的尘土;他对着大树说话,就像对久别重逢的兄弟在敞开心扉交谈,回忆着当年,倾诉着过往。

    两个小伙子和习铭昊都站在旁边,他们一动不动,在认真聆听。

    “老班长,我的命是您救的,您想知道的,我都帮您看到了,现在这社会,人吃得饱穿得暖,您的血没有白流!”老人站起来说,“走了!以后恐怕不能来看你们了!我家的兔崽子啊,管我管得死死的,这不,派了俩小鬼软禁我,幸好被我成功策反,才能再来见你们一面。”

    “怎么回事儿?”习铭昊小声问那两个小伙子。

    “我们俩刚退伍,首长就把我们聘来照顾老爷子了,老爷子刚做完手术没多久,身体不好,首长不让他出远门。”小伙子说,“可是老爷子怕自己挺不过去,天天念叨着要再来看一看老战友。”

    “首长去执行任务之前特意交代,不让老爷子出远门,可是首长一走,他就绝食,连水都不喝。”另一个小伙子说,“我们联系首长也联系不上,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就答应老爷子,帮他从疗养院逃了出来。”

    “你说说那兔崽子,是不是他小时候我管的严了,揍他揍得多了,现在他这么报复我?看看老战友都不让我来?”老人现在心情很好,看上去像是年轻了很多,他挥了挥手说,“不再说了,这回真走了!真走了!”

    两个小伙子连忙上前搀扶着老人往回走,老人依依不舍,不停回头看那几棵树。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对腿脚不好的老年人来说更是如此,下五里坡的时候,老人一步路也走不了。

    两个小伙子虽然有劲儿,可是背上老人之后,他们也走不了山路,只能让习铭昊一路背到山下。

    一直把老人送到村口车站,老人坚持要给习铭昊钱,习铭昊坚决不要,老人让他身边的小伙子记了习铭昊的名字才肯罢休。

    刚送老人上车,便有人骑着电动车在习铭昊面前停下,习铭昊一看,原来是在抱犊寨下邀请过他的那个火神庙中学的老师。

    “看来今天运气不错,还能在路上碰到习大明星。”她将长发拢到耳后问道,“来车站送人吗?老家来人了?”

    “是送人了,你这是放学回家吗?”习铭昊问。

    “不是回家,是专门来找你的。”这个漂亮的女老师看着习铭昊笑道,“想请你客串一下,给我的学生们讲一堂课。”

    “你就饶了我吧,我哪会讲课?”习铭昊说。

    “是吗?”老师有点不高兴了,“我见你给会河镇中学丁老师的学生讲课,讲的很好呢,怎么到我这儿就不会了?”

    “习大明星这么厚此薄彼,可与你的光辉形象不符啊!”她冷笑着逼近习铭昊,“给个痛快话,去还是不去?你要是不去,我就跟我的学生们说,习铭昊现在是大明星,请不动了!”

    “去!我去还不行吗?”习铭昊无奈地说,“我哪是什么明星?你别再这样埋汰我行吗?”

    “这还差不多。”女老师递给习铭昊一张纸条说,“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到了打我电话。”

    说罢,她跨上电动车,回头莞尔一笑,说:“我回家了,再见!”

    女老师还没有走,一个邮递员骑着大摩托迎面过来,停在习铭昊面前,看了看他,说道:“你就是习铭昊吧?真巧,这儿有你一封信。”说罢,从邮包里取出一个很厚的信封递给习铭昊。

    习铭昊看了一眼信封笑了,女老师见状起疑,又转身凑过来看,并问道:“信封里是什么?鼓鼓囊囊的这么厚?”

    当她看清楚信封上的字后,顿时便不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