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极品男生到俺村 > 第十一章 能一块儿走吗
    “这次采访,你一定得重视,好好准备一下,因为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牛建设让习铭昊配合采访,“往小了说,能提高大岭村的知名度,有利于下一步的扶贫工作;往大了说,是为全县的大学生村官和扶贫干部树立一根标杆,榜样的力量是很大的!这也是县扶贫办领导的意思,你明白吗?”

    既然是为了集体的利益和全县的扶贫工作,习铭昊便不好拒绝,只能按照牛建设的安排,配合采访。

    来的人很多,不光有尹山县电视台的记者和摄影师等人,还有报社记者,以及县扶贫办的领导。

    “董书记,没想到您亲自来了,这……,有失远迎!”牛建设一眼就认出了人群中的尹山县县委董书记,连忙上前打招呼。

    “我本来是要来村里看看的,知道他们今天要来,我就跟来凑个热闹。”董书记说,“你是支书牛建设,这小伙子就是大学生村官习铭昊吧?好!能为老百姓办实事儿的大学生村官很难得,能自己花钱为老百姓办事儿,就更为难能可贵!扶贫干部需要的就是你这种舍己为人、迎难而上的精神!走,去看看你的杰作。”

    董书记和牛建设、习铭昊等人亲切握手,然后跟着习铭昊往后沟走去。

    “董书记,到抱犊寨还有很远的路程,山路不好走,要不,您就在村委会休息休息吧!”牛建设说。

    “你小看我喽!走吧。”董书记说。

    登上五里坡,董书记查看了绿意盎然的农田和规整的引水渠,蹲下来抓了一把土说道:“这地该浇水了吧?可以现在放水试试吗?”

    五里坡的庄稼已完成除草和间苗,就等村里统一安排灌溉了,牛建设前几天得知县电视台要来人,就把放水灌溉安排到今天现场演示,现在董书记发话了,他就打手势让候在地里的村民做好准备,让习铭昊去开闸放水。

    不一会儿水就流过来了,王平控制着各个出水口,从西往东依次放水,村民们用锄头扒土引导着水流均匀流向自家耕地的每个角落。

    看了引水渠和灌溉过程,董书记意犹未尽,让习铭昊带他看看管路。

    习铭昊边走边给董书记介绍了管路的施工过程和为防堵防管路冻裂而安装的排污阀和抱犊寨顶上的进水阀。

    “好!这样设计安全高效还省钱耐用,能学以致用,把知识转化为生产力,好样的!”董书记对习铭昊很是赞赏。

    董书记还要到抱犊寨上看看,习铭昊注意到,他始终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全程跟拍的摄影机和照相机的拍摄角度上,董书记只是在认真了解情况,自己的形象和拍摄效果都不在意,这让习铭昊肃然起敬。

    “董书记,您可上不得!这路,我都上不去。”牛建设说。

    董书记到登上抱犊寨的缝隙处看了看,遗憾地说道:“那就不上了吧,万一摔喽,可是要给你们添麻烦的。”

    出了村,董书记和记者们就坐车离开了,他们要去下一个村子。

    “董书记挺厉害啊,往返十来里山路,摄影师都累成那样了,他竟然没事儿,一口气就走下来了!”贾丽霞说。

    “董书记是当兵出身,走这点路不算啥。”牛建设心情大好,回过头夸赞习铭昊,“你今天表现很好!董书记对你印象不错!以后咱村的扶贫项目审批和扶贫资金申请,少不得你出面,以后你说话可是比我管用喽!”

    尹山县电视台对习铭昊的事迹做了一个专题节目,鸾州日报也在扶贫专栏用了很大的篇幅来报导习铭昊和他的引水灌溉工程。

    这些媒体都给予习铭昊很高的赞誉,尤其是习铭昊自己花钱为村办事这方面,媒体评论习铭昊是优秀的基层党员干部,是大学生村官的楷模。

    习铭昊看到这些报导之后,感觉自己花的这点钱,自己弄的这个小小的工程不足以匹配自己得到的这么高的评价和如此广泛的关注。

    想到自己曾想过把自己花的钱要回来,习铭昊感觉心中有愧。

    “一个引水灌溉工程还不足以让大岭村脱贫,应该再为村里做点什么。”习铭昊对自己说。

    即将进入五月份,大岭村迎来了一年中最为舒爽的时节,可习铭昊却如坐针毡,他想为大岭村做点什么,可是不知该从何处入手。

    习铭昊很清楚,现在大岭村最需要的就是修路,这是脱贫致富的必要条件,可是修路不比引水,在大岭村这样的山沟沟里修路,是要花很多钱的。

    牛建设和习铭昊也将大岭村修路的想法向上级领导反映过了,可是上级领导说,乡村修路需要县交通局和镇政府统一协调规划,预算暂时还没有。

    王平知道习铭昊心里有压力,可不知道怎么帮他,正好牛建设从镇上回来告诉习铭昊:“镇初级中学要在五四青年节来抱犊寨举行纪念活动,人家想请你给学生们讲话。”

    “我?”习铭昊问。

    “嗯。”牛建设说,“他们每年都来,常年没有跟村里人联系,今年有你这个大名人了,他们才跟村里打招呼的,你准备一下,到时候跟孩子们讲两句。”

    “好的!”习铭昊很爽快地答应了,既然被人家当成了名人,不答应反而不好,再说这也难不倒习铭昊。

    “那么多学生,都走着去抱犊寨吗?”习铭昊问。

    “他们学校包的大巴车停在村口,山里的孩子,走十里八里路不算啥。”牛建设说。

    “今年学校让习铭昊演讲了,咱村委会是不是得有点表示,以尽地主之谊?”王平说,“孩子们走到抱犊寨,肯定是又渴又饿的,咱就让习铭昊去叭叭一通说,别的什么都没有,是不是不合适?”

    “也是,学校还给我反映情况了,说去年五四青年节有人趁机在抱犊寨下卖过期的垃圾食品。”牛建设说,“我查了一下,是牛二宝他老婆,今年咱得规范一下,不能让她去了。”

    “咱是不是免费给孩子们做一顿午饭?”王平问。

    “不行,那么多人,锅小了不够,大锅饭又不好吃,现在的孩子们嘴刁,做了他们也不吃。”牛建设说,“习铭昊刚从学校出来没多长时间,学生们想要什么,你肯定知道,到时候你看着办吧,花多少钱,我给你报销。”

    五四青年节清晨,火神庙镇中学的学生们就到了,他们排着长长的纵队,喊着口号往山上走,前面的人举着共青团团旗,抬着自己制作的花环。

    足有好几百人的火神庙镇中学生队伍上去之后,会河镇中学的学生们也来了,他们也跟在团旗后面,也排成长长的纵队往山上走。

    他们也捧着花环,唱着歌,雄赳赳气昂昂地往山上走。

    习铭昊发现,这些山里学生一个个生龙活虎,他们的眼睛一双双清澈明亮,比山顶草叶上的晨露还要纯净,这让习铭昊打心眼里喜欢他们。

    “您好!请问您是习铭昊习助理吗?”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站在习铭昊面前,嗓音甜美,“我是镇中学的语文老师,我叫丁文静。”

    “丁老师您好,我是习铭昊。”习铭昊说道。

    “能一块儿走吗?”丁文静看了习铭昊一眼,低头说,“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您。”

    “当然可以,我也准备随学生们一块儿上去呢!”习铭昊说,“请教可不敢当,你尽管问,我知无不言。”

    习铭昊对教书育人的老师们从来都是敬重的,眼前这女孩人如其名,举止文雅、性格恬静,顿时便使他心生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