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极品男生到俺村 > 第十章 可怜的娃
    王平老婆把湿毛巾递给贾丽霞,说:“你给他擦把脸,我去给他煮一碗醒酒汤。”说罢便离开了。

    牛建设和王平等人见习铭昊醉了,都进来看他,屋里站得满满当当。

    习铭昊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感觉天旋地转,突然觉得额头一凉,顿时清醒了许多,他睁开眼,竟看到母亲站在床边,用毛巾给自己擦脸。

    习铭昊晕得眼睛都很难聚焦,但他看清楚了母亲眼中的心疼、责备和满满的爱!

    一碗苹果粉汤很快就做好了,王平老婆端着碗走到门口,看到习铭昊猛然起身,紧紧抱住贾丽霞,歇斯底里地哭喊道:“妈!我终于又见到您了!我好想您!”说罢大哭起来。

    习铭昊将脸埋在贾丽霞胸口,哭得撕心裂肺,室内众人都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贾丽霞也呆呆地站在那里,任由习铭昊抱着,泪水湿透了她的衣裳。

    见习铭昊哭得那么伤心,贾丽霞也不禁流下眼泪。

    过了好一会儿,习铭昊不哭了,贾丽霞感觉习铭昊抱着自己的胳膊渐渐没了力道,原来他睡着了,贾丽霞扶着他躺好。

    “倒底还是个孩子,喝醉了想妈。”王平老婆说。

    “也没听他说过他的家人,建设,能联系上他妈吗?让他们有空了来看看孩子。”王平说道。

    牛建设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不对吧,他的组织关系不是已经转过来了吗?他的个人资料上就没有家人的联系方式?”王平问牛建设。

    “他没有家人了,这孩子从小没有爹,他妈也在两年前过世了。”牛建设背过脸说,“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身世,所以我就没有说过。”

    “好可怜的娃!”王平老婆和贾丽霞都忍不住抹泪。

    “都出去吧,让他好好睡一觉。”牛建设说。

    贾丽霞用毛巾擦了擦习铭昊脸上的泪,正准备随大伙儿离开,习铭昊“哇!”地一口吐了出来,脏兮兮的污物吐得床上、枕头上和他自己身上全是。

    贾丽霞把习铭昊吐出来的污物清理干净,又打了一盆水,帮他仔细擦了一遍才离开。

    牛建设说,自己才喝了两杯酒,血压就上来了,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能陪大家尽兴了,就让他老婆扶着回家了。

    外面天已经黑了,两箱老村长酒也喝完了,年轻人还意犹未尽,在院子里扯起灯泡,有胆大的借着酒劲儿从牛建设床底下找到几瓶杜康酒,又喝了起来,“魁五首,六六六”划起拳来。

    “你们有完没完了?都给我回家!”王平轻易不发火,发起火来还是很有震慑力的,“少冰,把灯泡给我撤喽!”

    年轻人不敢反驳,都悻悻离去。

    王少兵也走路打晃,王平就拉着他回家去了。

    几个妇女把锅碗瓢盆收拾干净,贾丽霞和王平老婆把剩饭剩菜盖好便和其他人一块儿回家去了。

    贾丽霞却没有走,她磨蹭到最后,看别人都走了,就溜进习铭昊的房间。

    打开灯,贾丽霞见习铭昊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醒来,他表情哀伤,呼吸均匀,偶尔抽涕一下,像哭闹之后沉睡的婴孩一般。

    贾丽霞用手碰了碰他的脸,他微微側了一下脸,依然没有醒,贾丽霞俯下身子,在习铭昊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关灯离开了。

    贾丽霞从习铭昊卧室出来之后,直接回家了,没有看到村委会大院里那棵大核桃树后面走出一个人影,一直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

    从树后面出来的人是王平老婆,她见贾丽霞回家之后,才放心回去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牛建设隔三差五往镇上跑,确实很上心,虽然没有要出来钱,但没有人会有怨言,因为他们知道,要钱是不会那么容易的!

    这一次,牛建设陪着镇政府的一个工作人员来到村里,这人拿着数码相机到五里坡,对着引水渠和引水管拍了一通就走了,可村里的人盼了好久,也没有下文。

    又是一个干旱的春季,今年有了引水渠,春播就没有耽误,五里坡上的土豆和玉米都种上了,牛建设还没有要来钱。

    月度党员会议之后,牛建设把习铭昊留在办公室,对他说:“你花的钱,怕是给你要不回来了。”

    “没关系!”习铭昊说,“我本来也没有打算收回那钱。”

    “最近一次去,镇里是批下了一万五,我没要。”牛建设说,“一万五连工钱都不够,不挤事。”

    “要不这样,你写个材料,我帮你递上去。”牛建设说,“写得好一点,得让领导看了,不多给咱点儿钱都不好意思。”

    “这……该怎么写?”习铭昊为难了。

    “你只要突出两点就可以了,第一点就是邀功,你自己花钱为咱村兴修水利,这是实事儿,你得写出来,让领导知道你的扶贫成绩。”牛建设说,“第二点就是阐明咱们村目前面临的困难,说白了,就是得花钱,有了前面的成绩,再要钱就容易多了。”

    “这……我怕写不好。”习铭昊不善自吹自擂,邀功的事,他也做不来。

    “其实这也不光是为你,主要还是为了咱们村,你知道全县像咱村这样的贫困村有多少吗?每年的扶贫经费就那么多,都盯着呢,如果咱自己不争取,好处啥时候也轮不到咱!”牛建设拍了拍习铭昊的肩膀说,“也不为难你了,写这种东西,王保坤在行,我让他写。”

    没过几天,牛建设就兴冲冲地叫来习铭昊,对他说:“你准备一下,最近几天,县电视台的记者和县扶贫办的人会来咱们村,他们会采访你。”

    “采访我?”习铭昊问,“为什么采访我?”

    “扶贫办的领导找我谈过话,他们说,不论是上面派下来的扶贫干部,还是大学生村官,有一些人根本没有把贫困山区的扶贫工作放在心上,他们只是来增加个阅历,给自己镀一层金而已!”

    “大部分人还是愿意做好扶贫工作的,可是他们中间有很多人没有迎难而上的勇气,还有一些人不知该怎么做,结果费钱费力,老百姓也没有得到实惠。”牛建设说,“县扶贫办的领导说,你作为全县第一批招聘的大学生村官,一上任就解决了咱村的灌溉问题,还是自己掏钱,可谓有勇有谋,德才兼备!可把你树立为全县大学生村官的榜样,要大力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