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极品男生到俺村 > 第九章 录音了
    “等派出所的人来了,挨家挨户搜,挖地三尺也得把东西找到!”王平冷笑道,“我看你能把东西藏到哪儿去?”

    其他人倒也冷静,唯有牛二宝神色紧张,额头上尽是汗珠。

    眼看习铭昊三人走远,快要看不见了,牛二宝突然站起来大声说:“慢着报……报报报警!我……我想起来了!”

    “你想起来啥了?”王平问。

    “昨……昨天晚上,我……我我我把……把那个把一些东东……东东东西放家里了,本……本本来想着,今天上……上……上班拿拿拿来的,后……后来就,就忘了。”牛二宝越着急越结巴,两句话憋得面红耳赤。

    “等派出所的人来了,你跟他们解释吧!”王平铁面无情,看也不看牛二宝一眼。

    “王……王主任,我……我我求求求您了,别……别……别让他们报……报……报报报警!”牛二宝噗通一声跪倒在王平面前。

    “去,把他们叫回来!”王平说。

    牛二宝听罢,“嗖”地一声就蹿去追习铭昊他们了,比兔子还快。

    不一会儿,四个人就又回来了。

    “王主任,咋回事儿呢?”贾丽霞问。

    “你问他!”王平指着牛二宝说。

    牛二宝就又结结巴巴地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不对呀!”贾丽霞说,“我记得电锤就是在哪儿放着呢,昨晚盖篷布的时候,我还专门瞅了瞅呢!”

    “你……你你肯定是……是记错了,你再……再那个再好好想想?”牛二宝又着急了,一边说一边冲贾丽霞挤眉弄眼地使眼色。

    “好了,都听习铭昊安排,干活去吧!”王平说罢,指着牛二宝说,“你留下。”

    “现在没有别人了,牛二宝,你给我说实话,咋回事儿?”王平问道。

    “王……王主任,我……我是一时糊……糊糊涂,我……我我我以后再也,再也不敢了!”牛二宝说。

    “说详细点,啥时候拿的?都拿了啥?东西在哪儿?”

    “半……半半夜来拿的,就……就是一个电……电锤,几……几个法……法法兰,在床床底下。”

    王平掏出手机,摁了几下,说:“说的好,我都录音了,去把东西拿来吧!”

    “王……王主任,您……您您录音干……干啥?”牛二宝又紧张起来了。

    “干啥?录音的意思就是,工地上再丢东西,我就直接去派出所报案,只要有这录音,你就跑不了!”王平说。

    “可……可是,我……”牛二宝都快哭了。

    “所以说,你要看好这里的东西,一根螺丝都别让它丢喽!”王平说完,不理哭丧着脸的牛二宝,径直往工地走去。

    山里人干活,不畏艰险,腰里系一根绳就敢把自己吊在悬崖峭壁上,看得习铭昊心惊肉跳,不停嘱咐他们注意安全!

    他们吃苦耐劳,技术工的技术水平也很高,只要分工明确,他们抬的抬,切的切,焊的焊,砌基座的砌基座,施工进度比习铭昊预想的快的多。

    贾丽霞还是喜欢有意无意地靠近习铭昊,可习铭昊刻意躲着她,不给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机会,贾丽霞看出来了,脸上不悦,却也没有过激言行。

    牛二宝白天干活十分卖力,有人给他红包,让他去阉猪骟牛,他都不去。

    下班之后,牛二宝总是最后一个离开,他把所有的工具和剩余的材料都认真清点,规整计数,生怕有一点闪失,一个月下来,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儿。

    快完工了,所有人都干劲十足,习铭昊和王平也十分高兴,他们交谈的时候,习铭昊说:“牛二宝找了我两次,态度很诚恳,说让我跟您说说,把录音删了,要不他睡不着觉。”

    “啥录音?”王平被问得一愣,随即想起来了,笑道,“我根本就没有录音,是吓唬他的,这小子犯浑,不整治整治他怎么行?”

    工程提前完工,阀门一开,水即能流到田间地头,调节水渠各处出水口的活动挡板,几千亩地就可以想浇哪里浇哪里。

    牛建设带领村民们举行了一场十分隆重的竣工仪式,他让习铭昊站在前面,给他带上了大红花,当着全村人的面表彰习铭昊。

    习铭昊很不习惯这样的形式,但他看到村干部满面春风,村民们兴高采烈的样子,他又不忍心扫大家的兴,便只能忍着。

    “大家放心,习铭昊同志花的钱,和各位师傅出的力,我都不会让大家白白付出的!”牛建设大声说道,“等村里核算好了,我就报上去,该给的工钱一分都不会少!”

    台下热烈鼓掌,牛建设又说道:“我在村委大院里准备了酒席,一来庆祝引水工程顺利竣工,二来代表村委和全体村民对习铭昊同志和各位师傅表示衷心的感谢!”

    “这酒席的规模和档次就和谁家娶媳妇或者过孩子满月是一样的,谁来谁喜庆!”台下响起笑声和议论声,牛建设继续说道,“大家放心,这酒席钱是我自己出的,可不是公款吃喝!”

    台下哄堂大笑,掌声雷动,气氛达到高潮。

    村里有一套举办酒席的家伙事儿,几个铁制大锅台和配套的大锅,十几张方桌和配套的板凳,盘碟碗筷等,谁家有红白喜事都借去用,现在这些东西就在村委大院排上了用场。

    会议结束后,大伙来到村委会大院,牛建设老婆、王平老婆等一帮妇女已经准备妥当,人一落座,就开始上菜了。

    习铭昊第一次参加农村的酒席,感觉氛围很好,最大的特点就是热闹。

    经过一个多月同心协力的劳作,王少兵、牛二宝等人和习铭昊已经很熟了,席间他们轮流给习铭昊敬酒,牛建设也不时跟习铭昊碰杯。

    习铭昊自知不胜酒力,可是架不住他们轮番劝酒,他不想驳了大家的兴致,喝了这个人的,那个人端来了就也得喝,一圈下来,习铭昊感觉眼前恍惚,头重脚轻,已站立不稳了。

    王平老婆推了推王平,让他去劝劝他们,别喝太多,可是王平看着他们正在兴头上,就没有动。

    习铭昊的手也渐渐不听使唤,手里的酒杯掉在地上,他弯腰去捡,腿一软,便一头栽倒在地上了。

    众人这才慌了神,王平老婆走过来搀扶习铭昊,并训斥他们:“走开!你们这帮毛头小子,只会给人灌酒,你们看看把这娃喝成啥了?”

    习铭昊躺在地上,像一摊泥一样,王平老婆扶不起来,好在这儿离他住的地方很近,贾丽霞过来帮忙,两个人才把他架到卧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