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极品男生到俺村 > 第八章 抱够了吗
    习铭昊不知道贾丽霞要干嘛,正在紧张的时候,没想到她突然伸手揪住了他耳朵,用力拧了一圈。

    “疼!疼疼疼!”习铭昊奋力挣脱,问道,“你干什么?”

    “干什么?我看你这么傻,气得慌!”贾丽霞说。

    “还是为了买材料的事啊?”习铭昊问。

    “就那些使劲儿夸你的人,你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的吗?”贾丽霞说,“他们心里已经笑掉大牙了!都笑你是傻冒儿呢!”

    “有些人会笑话我,我知道,但不至于都这样吧?”习铭昊说,“总有人是真心觉得我好的。”

    “就为了这个,你就自己掏腰包花几万块钱?”贾丽霞说,“我告诉你,你那钱肯定是收不回来的,就算上面有补贴,你也的折一多半!”

    “折就折了吧,既然花出去了,我就不后悔!”习铭昊说,“村民们得到了实惠,钱花得就值!”

    “姐,你怎么能揪我耳朵呢?在我们那儿,男人的耳朵,只有老妈和老婆才能揪。”见贾丽霞不吭声,习铭昊说道。

    “还疼不疼?我看看!”贾丽霞说着,用手机照着,靠近习铭昊的耳朵。

    贾丽霞吐气如兰,呼在习铭昊耳朵上痒痒的、麻麻的,令他一阵悸动,便一把将贾丽霞抱在怀里。

    贾丽霞身体一僵,便不动了,任由习铭昊抱着。

    习铭昊既不敢有进一步的动作,也不愿松手,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

    “抱够了吗?”贾丽霞说道。

    习铭昊听不出她究竟有没有生气,便连忙把手松开,贾丽霞没有说什么,只是用手撩了一下头发,径直往回走去。

    天太黑,习铭昊看不清贾丽霞的表情,只能默默跟在身后,他觉得很尴尬。

    “哎呦!”贾丽霞叫了一声,蹲下身子,习铭昊连忙打开手机上的手电,问道,“怎么了?”

    他看到贾丽霞满脸泪水,惊问道:“姐,是不是崴到脚了?疼吗?”

    “没事儿,只是踩到松果打滑了,走吧!”贾丽霞语气平静,不怒不喜,继续大步流星地往回走。

    “姐,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冒犯你了!”习铭昊愧疚地说道。

    贾丽霞突然停下脚步,猛然转身抱住习铭昊。

    这一回轮到习铭昊身体僵硬、不知所措了,抱了一会儿,贾丽霞在习铭昊脸颊上吻了一下,转身往回走。

    贾丽霞没有说话,习铭昊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便摸了摸贾丽霞沾到他脸上的泪水,快步跟上。

    贾丽霞头也不回,径直回家了,习铭昊则去了王平家,半年时间,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王平家吃饭,如果他不去,王平会给他送饭的。

    饭已做好,但等习铭昊回来才开饭。

    吃过饭之后,王平十分严肃地对习铭昊说:“你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王平把习铭昊带到房间,关上门。

    “王叔,什么事?”习铭昊心里有点忐忑。

    “你怎么回来这么晚?”王平问。

    “我……”习铭昊脸红了,支吾说道,“我怕下雨淋坏了机器,把它盖好才回来。”

    “你自己花钱买那些东西,是怎么想的?”王平问。

    “叔,实不相瞒,我来咱们村,只能在这里待两年时间,大家都那么抬举我,我总得为村里做点事儿,离开了才能不留遗憾!”习铭昊说。

    “这一次钱都已经花出去了,我也不说啥了,你心眼儿太实诚,有些话我不得不告诉你,从政的人,一定要公私分明!”王平说,“你花了自己的钱搞水利,本来是干好事儿,可是建成之后一旦上面不给钱,或者给少了,你是不是就吃亏了?”

    “就算不少给,到时候你拿了那钱,不明真相的人,或者别有用心的人断章取义,从中做文章,你不是又惹来了不必要的麻烦?”

    习铭昊点了点头。

    “还有一件事,你和那个贾丽霞是咋回事儿!”王平问。

    “我和她,没咋回事儿!”

    “以后离她远点儿!”

    “为什么?”

    “我不想看着你被她毁了!”

    “叔,不至于吧?”习铭昊疑惑道。

    “你要真想在这里找对象的话,叔给你介绍个没结婚的。”王平拍了拍习铭昊的肩膀说,“和已婚女人走得太近了,对你百害而无一利!”

    “贾丽霞她结婚了?”习铭昊十分吃惊。

    “你都来半年了,她没有告诉过你?”王平问,“她都有俩女儿了,你也不知道?”

    “不会吧!那她为什么……?”习铭昊不怀疑王平的话,可他心中充满了疑问,“她从来没有告诉过我,那为什么其他人也没对我说过?”

    “时间长了你就明白了!”王平说,“你是大学生,道理懂得多,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别的话我就不说了,早点回去歇着吧!”

    王平送习铭昊到门口,习铭昊回头冲王平深深鞠了一躬,说道:“叔,谢谢您!”

    见习铭昊走远了,王平老婆说:“你早就该劝劝他了,这么好的小伙子,别让那个狐媚子给祸害喽,现在说,怕是已经晚了!”

    “你胡说八道些啥呢!”王平瞪了他老婆一眼。

    回到住处,习铭昊心里很不舒服,他怪自己疏忽,因为他想起来自己刚来的时候,有一个妇女说了一个叫强子的人,当时他没在意。

    他想到贾丽霞隐瞒自己,她抱了他,又哭,他觉得自己好像要想明白了,可是又想不明白。

    第二天一早,习铭昊就到了工地,其他人还没到,篷布就被掀开了,他检查了一下东西,发现电锤没有了,法兰也少了十多个,螺丝也少了一些。

    习铭昊很生气,可是这里没有信号,也没办法联系别人。

    往回走过五里坡,习铭昊刚好碰到王平带领着村里的工人走来,习铭昊便将丢失东西的事告诉了他。

    “昨天夜里,有人拿了工地上的东西,现在交出来,我保证不为难他。”王平环顾众人,大声说道。

    “怎么丢……丢东西了?真……真真是牲口,让我……我我逮住他,我……我非骟了他不……不不可!”牛二宝义愤填膺地说道。

    其他人也议论纷纷,都在骂偷东西的人。

    “拿东西的人很可能就在咱们中间,因为村里其他人对材料和工具的放置不熟悉,黑灯瞎火的,没那么容易偷!”王平说,“东西找到之前,所有人都有嫌疑,所以大家不要擅自离开。”

    没有人吭声。

    “没有人承认是吧?”王平说道,“少冰,你去村口看着,凡是出村的人都要检查行李;贾丽霞,你去通知牛支书,把全村人集中起来;习铭昊,你去报警!”

    “我不能让一个贼败坏了全村人的名声,更不能让自己出钱为咱们办事的习铭昊寒了心!”王平大声说道,“这种行为是盗窃公共财产,抓到这个人,如果不判个三年五年,我王平的王字倒过来写!”

    王少兵、贾丽霞和习铭昊三个人往回走,其他人留在原地。

    “你们家的姓好,说话也可以轻巧,王字倒过来写,不还是王字吗?”贾丽霞对王少兵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