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极品男生到俺村 > 第七章 咋恁缺心眼
    到县城之后,找了一家旅馆,习铭昊没想到,人家过年期间不营业,说旅馆工作人员都要回家过年。

    换了几家旅馆都是如此,没有办法了,习铭昊只好到鸾州市寻找住处,终于在一家旅游酒店住下了。

    这是习铭昊有生以来最难熬的一个春节,以前的春节和妈妈一块儿过,虽然不够热闹,但却很温馨。去年的春节在学校过,没有回家过年的同学也有两三个,抱团取暖,也没有这么孤独。

    “以后逢年过节,我都会这么难熬吗?”习铭昊自问道,他这时候时常想象着有人会打电话联系自己,表示一下关心,舅舅也好,贾丽霞也好,哪怕是不相干的人,也是好的。

    一个人的时候,习铭昊想起最多的还是已故的母亲,其次便是贾丽霞了,习铭昊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起她。

    想她的一颦一笑,想她大大咧咧的性格和插科打诨的说话风格。

    想多了,习铭昊就发现一个问题,就是俩人虽然相识了半年,可习铭昊竟不知道她的身世。

    他不好意思问别人,只能问她,可是每当习铭昊说起,贾丽霞就岔开话题,顾左右而言他,而或插科打诨、装疯卖傻,从不正面回答。

    “也许是因为农村人思想保守,她对我还有戒心吧。”习铭昊想。

    夜深之时,习铭昊又想起了母亲,他突然想到,舅舅和母亲打电话吵架,就是为了那个人,母亲为了他和娘家闹翻,忍辱负重二十多年,而他,竟然派人害死了母亲!

    想到这儿,习铭昊的恨意又涌了上来,他决定明年春节去舅舅家,他要弄清楚那人的底细。

    “我把村里的引水灌溉工程弄好,也算是对得起他们了,两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习铭昊自语道。

    节后返回村里,习铭昊即找到牛建设,敦促他找镇里要钱,因为引水灌溉管道不加快施工,就跟不上春播灌溉使用了。

    牛建设满口答应,可是他去了镇里几次,都没有要到钱,垂头丧气地对习铭昊说:“镇里领导说了,按照规定,得等工程建成之后,镇里验收通过了,才给补贴。”

    “村里是拿不出钱了,几万块钱不是小数目,要不,这引水工程就先放放吧。”

    “修引水渠,村民们都忙碌了一冬了,如果春播不能投入使用,他们该多失望!”习铭昊说。

    “他们会理解的。”牛建设说,“再说,那引水渠又不是不修,缓缓嘛,不然能有什么办法?”

    回到住处,习铭昊想:“既然镇里要验收之后才给钱,那就让我先垫上吧。”

    习铭昊从小跟着母亲养成了省吃俭用的习惯,卖掉西阳市房子的钱,是他母亲的遗产,他更不可能挥霍,所以一直存着。

    反复计算之后,习铭昊觉得不定做预制管道,而是将钢管、法兰、阀门等买来,运到抱犊寨山下,现在制做更为划算。

    等管材运到村口的时候,习铭昊通知村民往村里运,村民们积极性空前地高,习铭昊在人群中间,有种前呼后拥的感觉。

    牛建设随后也来了,惊讶地问:“这哪儿来的?谁买的?”

    “我买的,您不是说,建成之后才能批下来钱吗?我怕耽误了春播灌溉,就自己先垫上了。”习铭昊说。

    贾丽霞一把拉住习铭昊的手腕,把他拉到一边,劈头盖脸就数落了起来:“你是不是傻呀?都说城里人肚里是蜂窝煤,黑心窍眼多,你这城里人咋恁缺心眼儿?”

    “我怎么了?”习铭昊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

    “你等着吧,早晚会后悔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贾丽霞感觉习铭昊不可理喻。

    “习铭昊同志高风亮节,大公无私,真是好样的!”牛建设大声说道,“咱们吃水不忘挖井人,得感谢咱村的大学生村官啊!”

    唯有贾丽霞和王平二人一言不发,其他人都围着习铭昊夸赞,不吝溢美之词。

    “大家把这些钢材拉到抱犊寨山下,路上注意安全,还有一车材料没有到,我得在这儿等一会儿。”习铭昊说。

    “还有东西?孩子,你花了多少钱?”王平问道。

    “三万多。”习铭昊说。

    王平深深看了习铭昊一眼,没有说话,转身张罗牛车拉材料了。

    第二车是法兰、螺丝、膨胀螺栓、焊条等物,还有焊机、手动切割机、电锤、篷布和电缆等物。

    东西悉数运到抱犊寨下,天已经快黑了,众人都累坏了。

    “咱村有焊工、管道装配工和能攀岩的人吗?”习铭昊大声问道,“给工钱的,如果有的话,你再外面挣多少钱,我就给多少钱!”

    这时候还在正月上旬,村里外出打工的人有很多还在家里,习铭昊认为,在村里招工人应该很容易。

    可他没想到,众人愣在那里,鸦鹊无声,有一个人想要站出来,但被他旁边的一个妇女拦住了。

    “没有就算了,明天我去别的地方招工人吧。”习铭昊失望地说道。

    “我干!”有一个小伙子站了出来,说,“我不要工钱!”

    这个年轻人习铭昊认识,他叫王少兵,正是村主任王平的儿子。

    “我刚才就想站出来的,可我怕影响别人挣钱,既然没有人愿意挣这钱,那就让我来干吧!”王少兵说,“我不挣钱,免费干!人家花钱是为咱们服务的,咱再问人家要钱,好意思吗?要脸吗?”

    “我也干,技术活儿我干不了,这钢管我还勉强能抬动!我也不要工钱!”贾丽霞说,“不想干的都出去发财吧!我看到浇地的时候,你好意思厚着脸皮觍着脸用这水!”

    又有几个人站了出来,王平说:“到时候镇上补贴的钱下来了,如果扣除材料钱还有剩余,就作为大家的工钱,我给大家记班,如果没有剩余,大家就没有工钱,都想好喽,谁不想干趁早说!”

    愿意干的人还不少,习铭昊让岁数大的人明天不要来,其他人来了之后再安排。

    天已经黑了,大家也都又累又饿,王平一声令下,都回家去了。

    贾丽霞磨磨蹭蹭地溜到最后,悄悄拽了一下习铭昊的衣袖,示意他慢点走。

    习铭昊顿觉心跳加速,但他不知贾丽霞是什么意思,突然想到材料上放着的焊机、切割机和电锤等工具怕雨淋,万一夜里下雨就麻烦了,就和贾丽霞二人用篷布将这些工具盖好。

    看所有人都走远了,贾丽霞慢慢靠近习铭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