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极品男生到俺村 > 第五章 姐觉得你越来越可爱
    “生气了?给你开个玩笑,你可不能那么小气!”贾丽霞边说边剥掉土豆外面烧焦的一层黑壳,递给习铭昊,然后将烧疼的指尖放到嘴边吹。

    习铭昊并没有生气,反而觉得此时的贾丽霞分外可爱。

    此时红日西坠,如镜泉水倒影着可爱的贾丽霞和蓝天白云及葱茏草木,仿佛茫茫天地间只有他们二人,这样的氛围给习铭昊的感觉十分奇妙,让他激动而又心生依恋。

    习铭昊咬了一口土豆,感觉面甜香软,十分可口,他确定自己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土豆。

    “难道是因为土豆是她烤的,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错觉?”习铭昊想,“莫非这就是恋爱的感觉?”

    习铭昊从小到大一直性格内向,孤僻寡言,不被女孩子们待见,所以从未谈过恋爱,现在有这种奇妙的感觉,令他心神痴醉,方寸大乱。

    土豆被两人吃完之后,习铭昊用清凉的泉水洗了把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分析,自己只是有感于这样的境遇而已,绝非爱上了眼前的这个女子,因他并非轻率之人,充其量只是对这女子有好感而已。

    “不可有非分之想,就当她是我的姐姐吧!”习铭昊对自己说,“我的未来不在这里,离开的时候,当从容坦然!”

    “喂,想什么呢?”贾丽霞问。

    “没什么,这儿的景好,土豆也好吃。”习铭昊淡淡一笑。

    “姐问你个问题,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

    “谈过恋爱吗?”

    “没有!”

    “城里的大学生,都毕业了还没谈过恋爱,我信你?”

    “你爱信不信。”

    “真无趣,你这性格,确实像没谈过恋爱。”贾丽霞说,“我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吧?”

    “不要。”习铭昊说,“我来这里可不是来搞对象的。”

    “你是看不起我们山里人吧!”贾丽霞没好气地说,“最看不惯你这种,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还自以为了不起的人!”

    “不是,我怎么会看不起山里人呢?”习铭昊说。

    “走啦!”贾丽霞说,“再不走,天黑就回不去了!”

    “姐,这上面种过庄稼吧?”习铭昊问,“如果在这上面种地,庄稼长势一定很好!”

    “当然,听老年人说,这里解放前就有人耕种,一直种到七九年。”贾丽霞说,“后来土地下放了,这里就没有人种了。”

    “为什么?这里应该比那些旱地种庄稼强吧?”习铭昊问。

    “这里种地,庄稼收了,你扛回去?”贾丽霞不知怎么就不高兴了。

    “那是什么?”习铭昊指着山脚下几根石头砌成柱子一样的建筑问道。

    “听老年人说,那是解放后,兴修水利那会儿,这里准备修建引水渡槽留下的,后来由于工程太大,就没有修成。”贾丽霞说,“天都快黑了,你还在这儿磨磨唧唧,问东问西的,你不是想让我陪你多待一会儿吧?”

    “我……”

    “还是诓我在这儿陪你过夜?”贾丽霞意味深长地斜眼看着习铭昊,就好像看穿了他的龌蹉心事一般。

    “我……我没有!”习铭昊面红耳赤,不知该如何申辩,只好带头快步向山下走去。

    “哈哈哈哈!太好玩了!”贾丽霞跟在后面,得意地大笑道,“小伙子,姐觉得你越来越可爱了!”

    一口气走到抱犊寨山下,习铭昊想起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考察水源,解决灌溉问题的。

    习铭昊走到能几根石柱下仔细观察,他发现这里建渡槽确实是引水灌溉的最佳方案,且工程量并不算太大。

    “可能是因为当时只能就地取材,没有钢筋混凝土材料,所以才无法实施吧!”习铭昊想。

    回来的一路上,习铭昊又认真目测估算了一下,更觉得引水方案切实可行。

    第二天,习铭昊就把自己的想法说给牛建设听,牛建设听了之后,并没有立即拍板同意。

    “引水灌溉,以前尝试了两次,都没有成功,其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交通不便,材料运输困难,所以导致工程量很大,实施起来不易,且那股水流量就那么大,水引过来,那么远的距离,沿途跑冒滴漏,等水引到地里,怕是已经没有水了。”

    牛建设说:“第二嘛,村里也没有钱搞这个引水灌溉工程,以前找过镇领导,没要来钱,后来就没有再提过。”

    “可我觉得,引水灌溉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一旦修成,可年年受益。”习铭昊说。

    “你说的没错,可以尝试一下,你有文化,可以写个材料,写好点儿,没准儿镇里看后能批下来钱。”牛建设说。

    “就算能修引水渠,今年也跟不上了,还得先抽水浇地才行。”牛建设说,“离心泵今天就能到,你也去现场看看,看怎么安装合适。”

    “好的!”习铭昊答道,贾丽霞说他没有用处,他还耿耿于怀呢,虽然他不打算永远在这里待下去,可他也不想让这里的人都觉得他是无用之人。

    下午离心泵就运来了,但由于半沟的路太窄,还陡,拉离心泵的三轮车上不来,王平就叫了一众村民,推着木架子车去拉。

    离心泵运到五里坡脚下,连木架子车都上不去了,只能人抬。

    “这水泵俩人抬不动,这路四个人又站不下,怎么办?”贾丽霞说。

    “牛……牛大……大大自有骟牛法,总……总会有……有有办法的!”牛二宝说道。

    “你真是三句话不离老本行,还骟牛呢?”贾丽霞调侃道,“又想吃牛粪了?那牛粪味道不错?”

    “哈哈哈哈……!”众人听了哄堂大笑。

    “你……你你……你再再再挤兑我,我……我我拍……拍拍……拍那个拍你!”牛二宝气得面红耳赤,一激动,说话就更不利索了。

    众人又笑。

    “来,来拍我一下试试!”贾丽霞挺着胸脯往牛二宝跟前凑。

    牛二宝立马就怂了,连忙躲避,嘴里说着:“好……好男不跟女斗,我……我不……不不跟你一……一般见识!”

    就连习铭昊也忍俊不禁,想道:“难怪贾丽霞说他是村里第一号活宝,跟他在一块儿干活还真是欢乐多!”

    王平背来一根长木杆,用绳子将水泵绑在木杆中间,人员前后均分,抬着木杆往前走。

    习铭昊观测之后,确定了安装水泵的最佳位置,并整理出一个平台,用以安放水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