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极品男生到俺村 > 第四章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难怪牛支书说,潜水泵抽不上来水,这么高,我看离心泵也够呛!”习铭昊对贾丽霞说。

    “这里叫五里坡,这儿的庄稼,三年能收一年就不错了,天一旱就绝收。”贾丽霞淡然说道,“一星期之内再不下雨,我就来这里放牛了。”

    “这里没有你家的地吗?”习铭昊很反感贾丽霞这么说,遂问道。

    “怎么没有?村里的八成责任田都在这儿,家家户户都有。”贾丽霞说,“可是再旱几天不下雨,这些庄稼就死透了,除了放牛还能做啥?”

    看着刚才走过的陡峭山路,习铭昊仿佛看到种地时,村民们十分吃力地将种子和肥料背上来,满怀希望播种的情景,他感觉一阵心酸。

    贾丽霞见习铭昊心疼这些庄稼,就笑道:“没有收成的年份十之七八,村民们都习惯了,庄稼不收年年种嘛!走啦!”

    “你以前种过地吗?”贾丽霞在前面走着问道。

    “没有,我家连栽花的地方都没有。”习铭昊跟在后面回答。

    “考考你,给你出一道题。”贾丽霞回过头问,“如果不再下雨的话,你说这些庄稼,哪一种会有一些收成?”

    “豆子吧?我觉得豆子比较耐旱。”习铭昊想了想说道。

    “真不明白,政府招你来有什么用?”贾丽霞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习铭昊。

    “难道是向日葵?”习铭昊不解,“这些向日葵还这么小,能长出仁儿吗?”

    贾丽霞没有理他,而是指着一株枯死的土豆秧说:“来,在这儿挖,这是我家的地!”

    习铭昊找来一截树枝,将枯秧下的土刨开,竟挖出一个拳头大的土豆。

    习铭昊恍然大悟,继续刨土,竟收获了大小不等五个土豆,他的心情好了许多,村民总算有了些收获,不至于颗粒无收了。

    “再扒几窝。”贾丽霞也动手,没一会儿功夫就刨了十多个土豆。

    “秧子一死,它就不会再长了,早扒晚扒都一样。”贾丽霞说,“如果不是干旱,土豆会长得大一些。”

    贾丽霞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塑料袋递给习铭昊,说:“装起来,拿好喽。”

    “把这些土豆拿到哪儿去?”习铭昊问。

    “中午吃啊!”贾丽霞说,“路还远着呢,咱很晚才能回来,中午不吃东西怎么行?”

    “这怎么吃?”习铭昊为难地说,“姐,生土豆有毒,里面有生物碱,这个晒绿了的还有龙葵素,吃了会中毒的!”

    “哎!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百无一用是书生,这话真没错!”贾丽霞无奈地摇了摇头,说,“让你拿你就拿着!”

    习铭昊拎着土豆跟在贾丽霞身后,边走边寻找水源和关注下面的河流。

    结果和习铭昊预料的一样,这座山既没有水源,又无法引水上山。

    “那就是抱犊寨,咱们要到寨上去。”贾丽霞指着远山最高处说道。

    习铭昊远看那山,雄伟挺拔,四周如削,山顶竟然也是平的,像一座高耸入云的城堡一般。

    又走了一截路程,习铭昊终于知道,为什么村民不修渠引水灌溉了,原来这一大片山地走到尽头,竟然又是下坡,这一片山顶耕地,没有和抱犊寨连为一体,中间有上百米宽,最深处有十多米的鸿沟。

    下面河沟里的水,便是从抱犊寨上流下来的,再走近些,习铭昊看到,一条瀑布从抱犊寨上飞流直下。

    二人已经快到抱犊寨山脚下了,此时日已偏西,抱犊寨竟与太阳平齐,看上去更为壮观。

    “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爬上去了!只是山势这么陡峭,怎么上去?”习铭昊问。

    “自古华山一条路,抱犊寨也是只有一条路呢,跟我走,你就能上去。”贾丽霞说。

    一阵偏北风吹过,瀑布被吹散,水雾飞扬,习铭昊竟看到了一道彩虹挂在天上。

    “好神奇!”习铭昊喜出望外,连忙拿出手机拍照。

    “这里只有晴天的这个时候,刮北风才能看到彩虹,你有眼福了!”贾丽霞说。

    风停之后,水雾消散,彩虹就消失了,二人到山脚下的时候,习铭昊又看到了神奇的一幕。

    远看很完整的一座山,竟然像是被人用刀切下来了一块儿一样,丈余宽的山体从上到下分开一条缝隙,缝隙内有一条狭窄的石道直通山顶,最窄处仅有一尺多宽,胖一点的人都无法上去。

    丈余宽的这边山体,从下面往上看,像一把利刃直指苍穹,石道两边的石壁都近乎垂直,且十分光滑。

    快爬到山顶的时候,石道便呈现出不规则的台阶,习铭昊发现,有人工开凿的痕迹。

    “有人在上面生活过吗?”习铭昊好奇地问,他幻象着在山顶上,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那是多么美妙的感觉!

    贾丽霞神秘一笑,说:“上去了你就知道。”

    登上山顶之后,还没来得及极目远眺,习铭昊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习铭昊看到,山顶除了残垣断壁、石碾石磨之外,竟然还有残破的炮台,锈迹斑斑的满清时期铁铸大炮,及破损的重机枪、山炮等物,地上也散落着很多弹壳和弹片。

    在山下看,感觉山顶面积不大,可是登上山顶之后,习铭昊估计得有数百亩之广!

    破败的房屋后面,有一个房屋那么大的山石,石头下面有一汪清泉,拳头粗的出水口不停往外冒水,山下看到的瀑布及河沟里的水,都是从这儿流下去的。

    百亩荒地长满了十分茂盛的杂草和旅生庄稼,油绿油绿的泛着光。

    在习铭昊目不暇接地左看右看的时候,贾丽霞已将土豆洗干净放在地上,并在上面生了火。

    不一会儿,习铭昊就闻到烤土豆的香气了,这时他才感觉到饥饿难耐。

    山下干旱,若在那里生火,很有可能会酿成森林火灾,可在这里则完全不用担心,周围全是水。

    山顶水草丰美,山下旱情严重,若非亲眼所见,习铭昊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姐,这里还打过仗啊?”习铭昊问。

    “当然,三打抱犊寨,多出名的事件!你不知道吗?”贾丽霞说,“都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我看你这个秀才是冒牌儿的吧?”

    “不知道,我只知道三打白骨精,姐,你给我说说呗。”习铭昊对这里的历史产生了兴趣。

    “你可以去问王保坤王老师,抱犊寨的历史,他可是很有研究的。”贾丽霞说,“你现在的任务是多找点干柴,要不土豆就烤不熟了。”

    “姐,都烤了这么久了,差不多了吧?”习铭昊说着,就要把火堆下面的土豆刨出来。

    贾丽霞一把把他的手打开,埋怨道:“不行!还不熟呢,你不是说生土豆有毒吗?还这么猴急猴急的?你没听说过,心急吃不了熟土豆吗?”

    “我只听说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习铭昊吞了口口水,嘟囔着去捡柴了。

    山顶不光有草,还有很多灌木小树,找些枯枝败叶很容易,当习铭昊抱着柴回来时,贾丽霞瞄着他,眯着眼似笑非笑地问:“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吗?你这么心急,想吃谁豆腐呀?”

    习铭昊看了她一眼,就连忙将眼神躲开了,他明明知道贾丽霞是在调侃自己,却不知该如何应对,但觉脸颊火辣辣的,不知如何是好。

    “哈哈哈哈!想不到还有你这样的大学生,你太可爱了,咱村又添一宝!”贾丽霞笑道,“往哪儿去?土豆熟了,来吃吧!”

    习铭昊在心里抗拒她这种说法,因为贾丽霞说过骟牛的牛二宝是活宝,现在又说他是宝,那意思就是说,自己也沦为她取笑的对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