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极品男生到俺村 > 第三章 牛建设
    “妈妈,您究竟是不是被人害死的?”习铭昊拿着母亲的照片,看着她慈祥的笑容问道,“妈妈,请您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鸡鸣声此起彼伏,东方已发白,习铭昊还毫无睡意,也没有想出头绪。

    天大亮的时候,晕晕沉沉的习铭昊起床在院子里洗漱,王平拿着饭盒来了。

    “俺家吃饭早,知道你跟不上饭点儿,给你带来了。”王平说着走进习铭昊的小屋,“放你桌子上了。”

    由于一夜没睡着,习铭昊早就饿了,他慌忙洗漱罢,回到屋内,将桌子上的饭盒打开,上面一层是两个煮鸡蛋和一些腌黄瓜条,下面是热乎乎的玉米糁粥。

    吃过饭,刷了饭盒,习铭昊进隔壁办公室,看到王平和贾丽霞都在那里。

    还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人大概有四十多岁,个儿不高,胖墩墩的,皮肤黝黑,身材和长相都像郭德纲。

    “脸色那么差,没睡好觉?”王平问道。

    “我换了新地方,通常睡不着,过一天就好了。”习铭昊揉了揉眼睛说道。

    “来,认识一下,这是咱村党支部书记牛建设。”王平给习铭昊介绍像郭德纲的那位。

    “牛支书您好,我是习铭昊。”习铭昊自我介绍。

    “好!城里来的大学生,果然是一表人才!”牛建设起身和习铭昊握手,说起话来眉目含笑,看起来和蔼可亲,“昨天去镇上开会,镇领导已经提到你了,尹山县招聘的第一批大学生村官没几个人,却让你来大岭村,可见领导对咱们村扶贫工作的重视。”

    “你有学问,咱们这地方,缺的正是你这样的人才!”牛建设说,“好好干,会有前途的!”

    “这话没错,很多大人物都是从基层干起,从农村走出去的呢!咱村是落后了一点,正是这样,才更容易出成绩嘛!”另一个拿着钢笔写字的人说道。

    此人带着眼镜,梳着偏分头,花白头发一丝不乱,样子像个老学究。

    “当然,咱村的扶贫工作还是有很多困难的,但是,做难事必有所得嘛,你能放弃城市的优越生活,把自己下放到山里来,足见觉悟之高,现在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老学究对习铭昊也很赞赏。

    习铭昊听他说话和其他人不一样,少了点方言的味道,属于土味儿普通话。

    “这是咱村的大知识分子,曾任镇中学校长的王保坤王老师。”王平给习铭昊介绍老学究。

    “王老师您好,王老师过奖了!”习铭昊起身和老学究王保坤握手。

    接下来是应镇党委要求,重新学习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的内容。

    牛建设说:“镇领导反复强调,要以更大的决心,更强的力度,更有效的举措,扎扎实实做好扶贫开发各项工作,不能拖国家到二零二零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后腿。”

    “现在的扶贫工作,从中央到地方都是动真格的,不是喊喊口号而已!”牛建设接着说,“还有六年多时间,一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快得很!咱村的项目,大家有什么看法?”

    “咱村的种植项目,今年眼见又没有收成了,看来不可行;养殖的项目,我看还不错,应该推广。”王平说。

    “我家牛都快没得吃了,咋推广?”贾丽霞问道,“牲口多了,吃啥?”

    众人低头不语,王平抓耳挠腮,牛建设翻看手里的笔记本,王保坤若有所思。

    “习铭昊,你是大学生,肯定比我们有见识,你怎么看?”牛建设抬头问道。

    “有道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你有啥好的想法,可以说说嘛!”王保坤也看着习铭昊。

    “我刚来,对村里的情况还不了解,我……”习铭昊被他们这么看着,感觉很不自在。

    “脸咋红了呢?你们看,这城里来的大学生,腼腆得像个小媳妇儿。”贾丽霞指着习铭昊笑道。

    习铭昊本来没觉得自己脸红,被她这么一说,还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咱村的工作是越来越不好干了!要是镇领导来村,看到庄稼枯了,核桃落了,我免不了又得挨骂。”牛建设皱着眉头从兜里摸出一个小瓶,倒出一粒药放到嘴里,一仰脖咽了下去。

    “原来那个潜水泵抽不上来水,我又买了一台离心泵,也不知道能不能浇五里坡那些地。”牛建设突然就精神萎靡,气色不佳了,他有气无力地说道,“王主任,离心泵明天能送来,你安排人帮忙抬抬,装上了试试。”

    “这没问题,建设,要不,送你去医院吧?”王平关切地问道。

    “不用,老毛病了,这几天有点起急上火,血压上来了,吃点药就没事了。”牛建设惨笑道。

    “那今天的会就到这儿吧?你也早点歇着。”王平问道。

    牛建设点了点头,王平说:“那就都散了吧。”

    “没事儿了安排个人带习铭昊走走看看,咱村扶贫的事,也跟他说说。”牛建设说,“县里的第一批大学生村官,上面还是很重视的,别到时候上面来人了,一问三不知。”

    “我带你去后村走走吧,咱村就没有我不熟悉的地方。”贾丽霞自告奋勇地说道。

    “咱村越往后走,地势越高,一路上坡,不知你这细皮嫩肉的大学生能不能走。”贾丽霞边走边说,“你连牛犊子都抱得动,应该没问题。”

    从会议室出来之后,贾丽霞回去换了一件杏黄色上衣,脚上也换了旅游鞋,习铭昊发现,她画了眼影,脸上也化了淡妆,看上去比昨天更明艳动人,习铭昊感觉她不像山里的女人。

    两个人顺路往后走,上了一个大坡之后,习铭昊感觉豁然开朗了,这里地势十分开阔,入眼竟有数千亩耕地,原来在下面感觉很高的山,山顶竟然几乎是平的,且面积很大。

    地里种着玉米、土豆、大豆和向日葵,习铭昊仔细一看,就皱起了眉头。

    玉米苗纤细矮小,叶子已经卷曲,且有将近三分之一已经枯黄了;大豆和向日葵的叶子皱皱巴巴地耷拉着,土豆苗也好不到哪儿去,整片庄稼毫无生机。

    习铭昊想:怪不得牛支书着急上火,旱情确实是非常严重,再不浇水,很可能会颗粒无收!

    习铭昊看了四周,发现唯一的水源就是下面的河沟,他找了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仔细瞅了瞅,估计河沟到这里,垂直距离也得有十好几米。